第十四章:即墨公子是不是眼瞎?
江里金鳞老又嫩2019-06-13 11:133,350

  出战大捷。施清韫十分畅快,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卸了下来,只想早早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让他们也跟着高兴高兴。

  走过一块深潭的时候,却听到一阵椎心泣血的嚎嚎大哭。哭声震天,悲恸非常,令闻者无不心情忧伤,随着动容。施清韫闻声看去,只见一名中年妇人,正抱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泣不成声。那怀中年轻女子,脸色惨白,脸部浮肿,早已溺亡了。旁边还有一位中年男子,强烈的悲伤之下,目光呆滞,似已失了心神。

  施清韫的喜悦被一扫而空。

  施清韫上前询问,不出所料,那年轻女子正是中年男女的女儿。

  从那妇人断断续续的描述中,施清韫得知,那死去的年轻女子是即墨公子的超级粉丝。这两日为了能参加即墨公子的选美,整日绞尽脑汁地捯饬自己,但捯饬来捯饬去,却总觉得差强人意,于是,昨天夜里,还闹着要去香粉店再添加点脂粉。

  可是没想到,这一去竟是有去无回。老两口今日方才在这深潭边发现了女儿,可是女儿却再也见不到父母亲了。

  施清韫不知如何安慰,只将随身所带的几两银子赠与了他们。

  告别了那对可怜的伤心人之后,施清韫一直闷闷不乐、心不在焉。穿过另一条街道的时候,差点被官兵疾驰的骏马给撞倒。还来不及回过神来,一众官兵又驰马随之崩腾而去,看上去是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情?

  施清韫狐疑地走到了施府,见到自家小姐,两个守卫突然脸色可怕,失声尖叫。

  “鬼啊,鬼啊,鬼啊!”

  然后,就堂而皇之地将施清韫关在了门外。

  施清韫一脸错愕,又敲了敲门。几番解释之后,才让两个守卫确定了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施府小姐。两个守卫来不及解释,只让施清韫赶紧去看看老爷和夫人。

  施清韫一头雾水,大家这是怎么呢?还有,曼霜呢?

  一肚子问题来不及问,施清韫就朝着施大人和施夫人的院子狂奔而去。

  房间中气氛压抑,空气凝重。施夫人正虚弱地躺在床上,施大人正捶胸顿足,施清韫来不及思考,赶紧冲到母亲的病床前。

  见到女儿平安归来,施夫人惊讶之后放声大哭。年迈的施大人也像个孩子一样,与她们相拥而泣。施清韫不免自责,自己明明不愿让父母担心才没有告知,但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

  “女儿啊,看到活的你真好啊!”

  “娘,女儿没死过,没见过死的!”

  施清韫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明明就是出了一趟门,为何此番就变成了生死别离一般。

  “小姐,小姐,小姐!”

  人未至,声先到。曼霜跌跌撞撞地跑进房间,抱着施清韫嚎嚎大哭,连主仆尊卑都忘了。

  “小姐,你没死啊!”

  施清韫一脸生无可恋,能不能盼我点好?

  “我刚去了官府报官,官府门前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据悉,这两日内,已经有五名女子失踪了,还有两名女子的尸体被发现,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呢。”

  施清韫想起路上遇到的溺水女子和骑着骏马驰骋的官兵,突然恍然大悟。家里人,是怀疑自己也惨遭不测了?

  “这些女子究竟是被任何人所害?”

  曼霜摇了摇头:“有一个溺亡的,有个失足摔下山崖的,其他五人连尸首都没找到,怕也是凶多吉少。所以,并不知道这些究竟是巧合,还是被人故意为之!”

  施清韫想起途中所遇那对伤心欲绝的父母,不禁心生感慨,人生在世,最扎心的事,不过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吧!

  “对了女儿,你去哪里了?”

  事已至此,伤心无用。施清韫酝酿了一下情绪,准备跟父母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爹、娘,女儿今日去参加了即墨公子的选美大会了……”

  “没事,即墨公子看不上咱们,是他眼瞎,咱们清韫多好啊,爹娘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棉袄!”

  “不是啊爹,我晋级啦,而且直接被即墨公子点名参加决赛!”

  “干,即墨公子是不是眼瞎?”

  ……

  干,这肯定是亲爹亲娘吧!

  施清韫将自己用蝴蝶来遮盖胎记之事,以及在选美初试上所经历之事悉数告诉了爹娘。施大人和施夫人这才仔细端详起女儿,发现,戴上蝴蝶之后,施清韫果然美得清新脱俗、十分别致。忍不住啧啧称赞。

  “这蝴蝶真是神奇,竟然能有鬼斧神工之效!”

  “是啊,哎,老头子你说,我要是戴上这个蝴蝶,那即墨公子会不会多看我两眼?”

  “我看行!”

  施清韫觉得自己还是默默地走开为好!

  出乎意料的是,对于女儿晋级选美大会决赛一事。施大人和施夫人并没有预期中那么激动,反而显得忧心忡忡。

  原来,他们是担心站得高,摔得重;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与其决赛时被残忍踢出局,倒不如一开始就不给希望来得好!

  施清韫明白父母的心思,但她也始终记着那身着翠玉色长袍、面戴银色面具的恩人的话:感情是需要争取的,不拼到无能为力,别轻言放弃。不管是好看,或者丑,都有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啊!

  *

  安抚好父母之后,施清韫来到柴房,眼前场景将其吓了一跳。只见那只土黄色的猫,正舒服地躺在狗肚子上呼呼大睡,那猫爪子还放在狗身上不可描述的位置。施清韫都觉得臊得慌!

  果然是酒肉朋友,吃饱喝足,可以超越物种地相亲相爱。

  不过,怎么少了一只稍小点的猫?

  *

  江老怪很快追上了阎三等,与在村落等着他们回来的秀才、方六等人也汇合了。他们已经在明城耽误了太久,下一站的目的地是云城,为了寻找江老怪的妹妹江小虾。

  江小虾爱慕美色,总觉得自己姿色平庸,曾多次表示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最终,竟只留下纸条,独自离家。明城是大宁国国都,云城盛产美女,土匪们认为,江小虾一定在其中一地。既然不在明城,便一定在云城。

  他们先去了明城,顺便帮江老怪抢施府小姐做压寨夫人。毕竟,江老怪爱慕施府小姐的事,大家都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可是,期待的惊喜越大,受到的惊吓越大。那块鸡蛋大小的红色胎记,真是让人刻骨铭心!

  秀才是土匪窝里学问最多的人,方六拳脚了得,阎三足智多谋,江老怪勇敢无畏。整个土匪窝也是卧虎藏龙。

  没有抢到‘压寨夫人’,江老怪闷闷不乐,众人虽知他心思,但却无法理解。安慰也显得多余,整个土匪窝都沉浸在压抑的空气中。

  只是江老怪此番回来,为什么怀中还抱着个猫?

  “老大,这猫有点小,不够咱哥们一顿汤的啊!”

  “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牛寿对猫的提醒很不满意。

  “这猫要是长猪的模样就好了!”

  阎三说着,众人嘿嘿笑了起来。

  “谁说我要吃它了?”

  “难道你是特地给我们抓的?老大够体贴啊!”

  秀才拍了下牛寿的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江老怪没有跟大家解释,之所以要抱着猫,只是因为猫身上有施清韫的味道。他觉得除了秀才,谁也不会体会到自己的心情。而秀才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男孩,根本无法体会到他的心情。

  “老大……你抱着这只猫,是不是因为猫身上,有那个丑小姐的味道!”

  赵四咧着那香肠一样的大嘴,露出珍珠色的牙齿,笑得一脸淫荡。

  “干,你怎么知道?”江老怪大惊,自己的小心思小秘密竟然被一个无耻之徒看穿了,就好像自己心中的小美好,被强jian了一样!

  “嘿嘿,翠花楼有个头牌,没事总爱抱着一只猫……那人也跟那猫一样,那个柔软啊,那个水灵啊……老大,怎么样,咱要不去一趟翠花楼?”

  “滚!”

  “你就别刺激老大了,他的心上人就要嫁给国名相公了了!别把老大惹哭啊……”

  江老怪很奇怪,阎三在安慰自己的时候,为什么偷笑得那么明目张胆。

  “国名相公?”秀才疑惑,“国民相公是不是颜比宋玉、貌比潘安?”

  “世间竟有这么美好的小郎君?”彪形大汉方六的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江老怪忽然有点丧,阎三摸了摸他怀中的猫:“没事的,咱很丑,但很温柔!”

  秀才想起,江小虾之前曾说过,自己要嫁的人,必须是颜比宋玉、貌比潘安的,那么,江小虾会不会还在明城?

  “回明城!”

  “这个主意好,明城贪官奸佞多,我们好打家劫舍,除暴安良!”方六第一个赞成。

  “小虾很有可能在明城,如果那国民相公真的声名在外,小虾不会不知道的!”秀才继续解释。

  大家都看向江老怪,等着他做决断!一边是梦中情人,一边是亲妹妹,江老怪左右为难。不去的话,万一妹妹真的在选美大会的现场呢?去的话,难道给心爱的人做嫁衣不够,还要目送她与别的男子卿卿我我耳鬓厮磨吗?

  “走,回明城!”

  江老怪故作潇洒地走到前面,方六笑逐颜开地紧随其后。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变态救丑八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