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变态救丑八怪
江里金鳞老又嫩2019-06-13 11:132,973

  施清韫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蝴蝶妆竟然在明城别地开花了。

  大街上,目所能及处,女子的脸上,皆戴着各色各款的蝴蝶。放远望去,竟仿若是置身花海中一般,即使没有真正的花香,也有花香四溢的错觉。

  明城的时尚圈就是跟风!

  施清韫简直无语凝噎,本想决赛着用不同样式的蝴蝶再惊艳一次,这下惊艳变成了惊吓,施清韫都要抑郁了。也不去看选美大会的复赛了,趁人没人注意,灰溜溜地回到了施府。

  选美大会的复试很快出了结果,冤家路窄,脱颖而出者正是尚婉儿。

  干!

  *

  当夜,施清韫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曼霜此番是下定决心,就算施清韫把她的情郎请来,她都不会‘见色忘义’,临阵逃脱。

  当然,前提是她知道自家小姐肯定不会帮她去请。

  然而,施清韫还是成功地从曼霜的眼皮子底下逃脱了。

  毕竟,曼霜的眼皮子是闭着的。

  施清韫就是喜欢曼霜的‘不靠谱’。

  天刚下过绵绵细雨,天色氤氲中,施清韫顶着油布伞,独自走在青石板路上。走着走着,竟走到了之前的荷塘边。夜凉,又是淫雨霏霏,想必,今夜不会有小猫再来河边抓鱼了吧。

  她又想起那身着翠玉色长袍、面戴银色面具的男子,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过得好不好。

  当然,施清韫最为遗憾的是,她竟然不知道对方的庐山真面。万一真的是个宇宙无敌超级美男子,那么她岂不是把到嘴的肉白白放掉了?

  施清韫越想越郁闷!

  “干,怎么又遇到了她了?”

  不远处,江老怪捂住了阎三的嘴,将他拖到了草丛间,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才不会告诉他们,他是故意来此处的呢。可没想到,施清韫竟然真的在这里。

  此刻,江老怪一袭黑色的夜行衣,又恢复了土匪本匪。

  事已至此,只能含笑祝福。江老怪正准备离开,却见施清韫身后,另一名黑衣男子行动突然出现,并慢慢地朝着施清韫靠近,突然,那人朝着施清韫的背影伸出双手。

  干,他是想将施清韫推下河。

  “小心!”江老怪大声喊道,同时朝着那黑衣人扑去,然而,方六却从他的头上越过,并以江老怪为踩凳,朝着那不明的黑衣人狂追而去。

  不明所以的施清韫转过身,只发现在被才趴在地上的江老怪。

  三秒钟的沉默!

  “臭色狼,臭流氓,打死你,打死你!”施清韫拿着触手可及的小石子和碎泥土朝着江老怪砸去。“你趴在地上是不是想偷窥我的裙下风光?”

  “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江老怪正挣扎着爬起来,不想遮脸的面巾上都是泥土,江老怪下意识地将面巾给扯了下来。

  “哈?竟然是你?你这个死变态,臭变态?官府的人怎么还没抓到你?死变态,臭变态!”施清韫见正是江老怪,更加激动。

  本想来个英雄救美,一不小心就变死变态偷窥了。江老怪简直是比窦娥还冤!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你听我解释啊!我不是来搞破坏的,刚刚有人……”

  “你是不是想说,刚刚有人想偷袭我,你是来丑八怪救美的?”

  “我虽然文化不多,但好像是……英雄救美啊!”江老怪独自喃喃。

  “就你们两,绝对是矬男救丑女!拒绝反驳!”藏在灌木丛中的阎三嘿嘿笑着,愈发觉得爱情这玩意实在是有毒。江老怪已经走火入魔,毒火攻心了!

  “就你,还英雄?你可知道英雄两个字该怎么写吗?”

  “我想想啊,很久没有写字了,但记忆中,应该是会写的,请给我一首曲的时间好好想想!”

  江老怪边说着,边朝着施清韫靠近。这在当时的施清韫看来,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别过来啊,我会武功的,嘿,哈。猴子偷桃!哈!”施清韫对着空气一顿拳打脚踢,虚张声势。江老怪简直无语了,姑娘,猴子偷桃是什么梗?

  你倒是来偷啊?

  “你别紧张,我不是来抢你的,我是……哎呦!”

  江老怪突然脚下一滑,那颀长的身躯直直地朝着施清韫扑了过去。猝不及防地,施清韫吓得不轻,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下去。

  噗通!

  “救命啊,救命啊!”施清韫呛了两口水,在水里扑腾着。

  “我来救你!”江老怪不由分说地跳下了水。

  这下好了,施小姐肯定会相信我,是真的在救人,不是偷窥狂。江老怪正暗自窃喜着,噗通跳进了水里,一把将施清韫抱住了。

  施小姐的身子真柔软,施小姐身上真香,施小姐的腿真长,嗯?施小姐怎么这么重!?

  干,为什么两人抱在了一起,不是往岸边游去,而是越来越往下沉?

  “阎三,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水啊!救命啊!”

  江老怪一个激动,连自己不习水性都忘了。

  阎三正看得痛快,还想看个鸳鸯戏水呢,被江老怪这一提醒,也才想到江老怪根本不习水性。好戏看到一半竟然没了,真遗憾,阎三郁闷地骂了一句娘,跳进了水里。

  将两人拖上岸的时候,施清韫已经昏迷了。阎三撅着一张香肠似的大嘴,不由分说地朝施清韫的嘴巴上凑了上去。却被江老怪一把推了开去。

  “你干什么?”

  “给丑八怪做人工呼吸的重任就交给我吧老大,我不在乎这点牺牲!”

  “滚!”江老怪狠狠踢了一下阎三的大屁股!

  江老怪闭着眼睛,一脸陶醉地朝着施清韫吻了上去。

  “老大,是人工呼吸,不是亲嘴打啵!你要不会我来啊!”

  “滚!”

  几下人工呼吸之后,施清韫猛呛了几口水,终于醒了过来。然而,此时的江老怪和阎三已经躲在了附近的树林中。

  “老大,现在将她扛回去做压寨夫人,她一定跑不掉的!为什么要放弃这绝佳机会啊!你是不是傻啊?”

  江老怪瞪了阎三一眼,你说谁傻?

  “不是老大……我的意思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江老怪摇了摇头:“她如果不喜欢我,跟我在一起不幸福,我即使得到了她的人又如何?”

  阎三惊呆了,愣了三秒钟,突然欲言又止。

  “老大?你是不是……有隐疾?”

  “滚,你才有隐疾呢,你全家都有隐疾!”

  “我逛窑子的时候,只要把那些窑姐儿伺候得高兴了,她们就一个劲地说爱啊爱啊爱的,咦,肉麻死了?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江老怪默不作声,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样的感觉,嗯,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真的可以吗?”江老怪有点犹疑。

  阎三一脸的不可思议:“老大,这事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江老怪似乎才意识到,他在无意中透露了自己还是个雏这事。想要跟阎三再解释什么,但阎三已经悄摸摸地走远了。

  “小姐,小姐,小姐!”

  曼霜正和一群施府的人正打着灯笼寻来,江老怪确定施清韫的安全后,终于转身离开。

  若不能亲手给你幸福,那么,也要尽力给你幸福。

  见施清韫躺在地上,曼霜带着奔丧一样的心情朝她跑去。听着曼霜鬼哭狼嚎,施清韫那一刻感到简直比溺水还难受。

  “让我静一静!”

  “小姐你怎么了啊,你没事吧,小姐你怎么突然掉进水里了,小姐你冷不冷啊?小姐……”

  “让我静一静!”

  “小姐你饿了没有?小姐要不要请个大夫?小姐……”

  “滚!”

  曼霜终于闭嘴了,整个世界都美好了!

  冷雨夜,施清韫又落了水,更觉得周身不适。回府之后,喝了点驱寒药,头一痛,便沉沉地睡着了。

  醒来后还觉头痛,喝了点营养粥,方想起来:天,今儿个不是即墨公子选美大会的总决赛吗?

  赵语欣已经等候多时,说是要去给施清韫打气。但施清韫还没想好该如何装扮自己,一时之间,急得团团转。可时辰已将至,若是不能准时出场,便被视作自动放弃了。

  为避免看到尚婉儿嘲笑自己不战自败时幸灾乐祸的嘴脸,施清韫决定硬着头皮上场。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一不小心成‘国民情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