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一不小心成‘国民情敌’
江里金鳞老又嫩2019-06-13 11:132,524

  决赛之日,人山人海。

  大家都是来看国民相公的。

  据悉,决赛不仅要评论美貌,更要考究德行。所有的题目,均由即墨公子亲自拷问,并也由他一人做评委。而观众们也可以通过这些问题,全方位地了解国民相公地喜恶。

  施清韫依旧戴着帷帽,一身白衣飘飘,更显得仙气出尘。初试时,她那一枚独特的‘蝴蝶妆’惊艳全场,更由此引发了明城的‘蝴蝶妆’潮。此番决赛,施清韫自恃观众们都在等着她再次艳压群芳,心理压力特别大。

  想必大家都会很期待自己出场吧!施清韫做了一个深呼吸,走上了戏台。

  “下去,下去,下去!”观众们齐声高呼,竟将施清韫吓得不轻。

  “我们要看的是即墨公子!”

  “即墨公子是属于大家的,不是属于一个人的!”

  “你们都没即墨公子美貌!”

  即墨公子见事态失控,走上前来,微微一笑,倾国倾城,顿时场面安静下来。

  “请大家安静一点儿,承蒙大家的喜欢,我即墨,不胜感激。但是比赛归比赛,我即墨既然已经有言在先,也希望大家督促我,成为一个言而有信之人。”

  接着,戏台下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之声。施清韫突然想起,之前的国丧都没这么丧。

  “不过大家不要担心,选美大会的获胜者,不过是可以近距离跟我相处罢了。至于能不能喜结良缘,又是别话。所以,我即墨还是属于大家的国民相公,我爱你们!”话音未落,一阵飞吻飘来,观众们一阵眩晕,幸福得飘飘然。

  “即墨,即墨,即墨,即墨!”

  “相公,相公,相公,相公!”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最后嫁给你的人一定是我!”

  即墨公子再次摆了摆手,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施清韫胆战心惊,手心直冒汗,她预想得到,待尚婉儿上场,见自己这一成不变的妆容,肯定会幸灾乐祸到过年。

  只是自己已经上场了两分钟,怎么还不见尚婉儿出场。

  接下来的等待异常漫长,施清韫突然意识到:尚婉儿临阵缺席了!

  观众们议论纷纷,这么重要的时刻,尚婉儿怎么无故缺席呢?要知道,比起施清韫,她尚婉儿是过五关斩六将,历经更多艰辛,才拿到决赛权的。既然得来不易,怎会轻易放弃呢?

  众人实在不明,连施清韫都十分费解。

  铛!

  一声响亮的铜锣声,宣告了施清韫不战而胜。

  看客中,江老怪的眼眶却湿润了。此时,他身着翠玉色长袍、面戴银色面具,阎三等人也均是一副平民打扮,与平日里的土匪样貌截然不同。毕竟,一群土匪集体行动,那架势,还是有点骇人。

  既希望施清韫获胜,又不希望她获胜,江老怪内心一直反复煎熬着,此番,终于尘埃落定了。他笑了笑,用她听不到的语调,道了一声:“祝你幸福!”

  既而转身离开,却被方六拽住了衣角。

  “当家的,那就是你喜欢的小娘们吗?我去帮你抢回来!”方六提刀就准备上戏台抢人,却被江老怪狠狠地抓住了。

  “是爷们就上,看着她与别人亲亲我我,你就甘心做龟孙子?只要老大你一句话,赴汤蹈火,我方六在所不辞!”方六一脸决绝,一副壮士断腕,视死如归的样子,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江老怪为方六的兄弟深受感动,别过头去,擦了几滴眼泪。

  “别拦我老大,我要抢人!”

  “她幸福就好!”

  “我咽不下这口气!”

  “管你何事?”

  “怎么不管事了?你跟那娘们在一起,那俊俏的兔儿爷不就是我的吗?我能不急吗?你看那兔儿爷生得多貌美,怎么能便宜了一臭娘们。”

  ……

  方六是被大家拖着现场的。遗憾的是,他们始终没有在人群中发现江小虾的身影。

  *

  施清韫一脸错愕,就,就,就这么,获胜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众目睽睽之下,即墨公子朝她伸出了手,那修长而优美的手指似乎在朝她发出爱的召唤,温柔似水的眼眸像是有道不尽的深情。施清韫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施清韫伸出手,去迎接梦中的国民相公。

  “她是杀人凶手”

  一声尖利的女声打破了这份如梦似幻的美好。尚婉儿的闺蜜——孙如画正气急败坏地走上戏台,朝着施清韫横眉冷对、怒目而视,丝毫不忌大家闺秀的矜持。

  “饭可以乱吃,玩笑可不能乱开!”施清韫素日里手无属鸡之力,更是连一只蚊子也不忍心伤害。杀人?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是你,就是你杀了婉儿!”

  什么?尚婉儿死了?施清韫倒吸一口凉气,全场皆是哗然!

  孙如画便将施清韫与尚婉儿发生的种种矛盾当众陈述,从香粉店、到初试到决赛,施清韫一直与尚婉儿针尖对麦芒。新仇旧恨,尚婉儿就等即墨公子的选美大会结束后一并结算。不想,尚婉儿昨夜竟然失踪了,恰巧是在选美大会决赛前夕。而尚婉儿的失踪,谁最为得益,这其中细委,不用想也知道了……

  而尚婉儿的贴身丫鬟,青苔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字字句句,说得有鼻子有眼。让人十分信服。

  国民相公的‘爱人’,就是国民公敌。‘情敌们’本就对施清韫抢了他们的梦中情人愤愤不平,见半路杀出这出戏,自然是乐见其倒霉。一个个群情激昂,似乎都亲眼见着了施清韫杀人。

  赵语欣和两个丫鬟见此着急上火,但敌人数量庞大,只能瞪眼干着急。

  一时间,众人提前准备的臭鸡蛋臭西红柿都有了用武之地,刷刷刷像是暗器一样朝着施清韫的方向飞来。

  突然,即墨公子顺手扯过一把油布伞,将施清韫揽在怀中。那一低头的温柔,似有万种风情,轻轻上扬的嘴角,和煦如三月的暖阳。那一刻,施清韫只想沉溺其间,直到永恒。

  “孙姑娘,单凭你综上所言,恐怕,难以断定尚小姐是被施清小姐所害!”

  国民相公这么快就维护起‘自己的女人’,果然是千载难逢的绝佳良人啊!自家的男神这么完美,众人暗暗感慨自己的好眼光。既然国民相公已经表态,

  舆论自然随波逐流了。大家纷纷指责孙如画空口白牙,诬陷诽谤。

  一阵臭鸡蛋臭西红柿雨又朝着孙如画纷纷砸来,孙如画可没有保护伞,被砸得落花流水,不甚狼狈。

  “事实清楚,人证俱在,不是她还能有谁?”青苔的头上顶着烂西红柿,像是血流不止,显得面容狰狞可怖。

  “哦?听说近日明城多有女子失踪或遭谋杀,难不成,均与施小姐有不共戴天之仇?”

  面对国民相公的有心袒护,孙如画知道,再争执下去,也落不到半点儿好处,只能忿忿不平地闭了嘴。青苔看着春风得意的施清韫,想起失踪不见的自家小姐,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好忙,竟然成了杀人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