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好忙,竟然成了杀人犯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2,767

  细雨纷纷,寒风炸起。

  油布伞下,施清韫和即墨公子并肩而立,远远望去,真是良辰美景,才子佳人。

  施清韫刚受了风寒,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即墨公子轻轻搂住其腰,肌肤相亲的那一瞬,施清韫只觉浑身一苏,心脏乱跳。

  选美大会的决赛已经落下帷幕,因一方缺席,决赛并没有出现预期中那般激烈。但说到底,观众们也不是为看美女而来。

  见即墨公子还未离开,众人也迟迟不归。千年出一朵冰山雪莲,万年出一个即墨公子。不多看一眼,岂不是亏?

  “公子,接下来,我们去哪里?”施清韫的脸颊绯红一片,露出幸福的娇羞。

  “先去看小桥流水,花开花谢,再去看戏听曲,品茗赏玩,如何?”

  “好!”

  流连忘返的‘情敌’们见此,恨得牙痒痒,只恨自己不能将取而代之。

  有人气愤不过,朝着施清韫狠狠砸了几个臭鸡蛋和西红柿,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围剿。虽然对施清韫早已恨入骨髓,但在即墨公子面前,却装作爱屋及乌,做一名合格的亲妈粉。

  风势越来越大,竟然将油布伞吹翻了去。即墨公子正想拿回,却被一名疯狂的男粉丝眼疾手快抱在怀中,并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狂奔而去。

  伴随着一阵失心疯的疯狂大笑,那男粉丝转眼之间就没了踪影。

  虽说风大,但好歹是碎雨,即使落在身上,也并没有甚么紧要的。施清韫甚至觉得细雨绵绵,更添了情趣。她甜甜一笑,左眼角那只蓝色的蝴蝶栩栩如生,将这个小妮子衬托得灵动出尘。即使看过美女无数,即墨公子也不禁心神荡漾。

  “抢走伞没甚么要紧的,只是别抢了我的公子就好!”施清韫脸红低头,似乎为自己说出的话感到害臊。

  “公子是抢不走的,在声名上,我是属于大家的国民相公。但我的心,是属于你的!”

  即墨公子见风吹乱了施清韫的头发,便动手给她捋了捋头发,施清韫的脸颊更红了,像是娇艳欲滴的两颗樱桃,惹人垂怜。

  指尖触碰到脸颊的那刻,施清韫下意识地低下了头,恰巧,那只蝴蝶‘蹭到’了即墨公子的手,摇摇欲坠而施清韫却不自知。突然之间,又是狂风大作,本就‘摇摇欲坠’的蝴蝶,像是下一秒就要飞了起来。

  施清韫已然发觉,正准备将蝴蝶沾回原位,突然,青苔从施清韫的侧面冲了出来,猝不及防间,将施清韫狠狠推倒在地。赵语欣和曼霜等大惊失色,但已经太迟。青苔抢过蝴蝶,飞速离开。

  见施清韫被推倒在地,即墨公子十分气愤,正准备将其拉起。然而,在见到施清韫的脸的同时,伸出去的手,突然停顿在了半空中,神色惊恐,目眦尽裂,像是突然见到了什么可怖之物。人也是踉跄着往后退,一个不注意跌足在地,样子十分狼狈。

  施清韫欲上前搀扶,但即墨公子却像是躲避瘟疫一样,步步后退。

  看客们也被眼前这一幕弄得一头雾水,刚刚还甜到齁,怎么翻脸如翻书一般?待施清韫终于转过身来,看客们终于看出原委,那击败了选美大会所有佳丽的幸运儿,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丑八怪。

  一只翩跹飘走的蝴蝶,将施清韫鸡蛋大小的红色胎记淋漓尽显。而她那敏感又脆弱的自尊,也随之被踩在了脚下。

  之前对她说温润软语的男子,现在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施清韫的心沉入了冰底。任凭臭鸡蛋臭西红柿像是雨点一般朝着她砸来,也怔怔地愣在原地不为所动。很快,她便成了众矢之的,虽然不再是‘国民情敌’,但对大家造成的伤害却未曾减少半分。之前大家是‘爱屋及乌’,现在发现,她不但欺骗了自己,更欺骗了即墨公子,欺骗了大家的国民相公。

  是可忍孰不可忍。众人情绪高涨,将触手可及的污秽之物尽皆砸向施清韫,臭鞋子、臭袜子也是满场飞。

  很快,施清韫便从一个清逸出尘的仙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赵语欣和曼霜心疼地将施清韫搂在怀中,但施清韫似乎还没从巨大的落差中回过神来,眼中一潭死水,竟像个死人一般,任由赵语欣和曼霜拖拽着向台下走去。

  但没走两步,却被孙如画和青苔等拦住了去路。

  “我孙如画诚不欺骗大家,现在一切皆有理有据!”孙如画义愤填膺地指着施清韫左眼角上的胎记,“你们看,这就是她杀人的原因!一个丑八怪,竟然爱慕貌比潘安的即墨公子,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她自知单凭容貌,绝对不会一举夺魁,而以‘蝴蝶妆’掩饰,又过于侥幸。于是,便想着杀人灭口,待将貌美女子尽数杀掉 ,她便有了更多的把握,能与即墨公子长相厮守,耳鬓厮磨。所以,不仅仅婉儿是为她所杀,明城近日来失踪的女子,皆为其所害!”

  “你含血喷人,我们家小姐连一只蚂蚁都不会踩,怎么会有去杀人?”曼霜将施清韫护在身后。

  “不是她还会是谁?还有谁有作案动机?这些枉死和失踪的妙龄少女,从关系网来看,毫无瓜葛,她们的共同点只有一个,就是全部都爱慕即墨公子。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她们全部都是你的情敌!你为了一己情欲,便大开杀戒,行畜生之所为!你简直枉为人!”

  “你……大家都爱慕即墨公子,从这一点来说,每个人相互之间都是情敌,那些被害人是清韫的情敌,可也是你的情敌,她,他,她,他们的情敌啊!”赵语欣指着戏台下的观众,情绪十分激动,连环炮下来,只觉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获胜的只有一个,就是这个丑八怪!”

  “你……”

  赵语欣不知该如何辩解,只觉得不管自己说什么,孙如画都有连珠炮一样的反驳在等着她。只呛得她哑口无言。

  “去衙门吧!”

  许久,施清韫终于缓缓开了口,“清者自清,去衙门!”

  从即墨公子身边走过的时候,施清韫自觉心中有愧,也不敢抬眼再见,只是低头福了福身子,道了一声‘抱歉’,便头也不回地去了衙门。

  她没有看到,即墨公子嫌弃她浑身酸臭,待她靠近的时候,将鼻子捂得严严实实,又狠狠地别过脸去。似乎多看一眼,都是生命不堪忍受的酷刑。

  *

  选美大会上所发生的波折,很快就不胫而走,成为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听着几个老娘们像是说书讲戏一样,眉飞色舞地说着施府小姐的种种不堪,江老怪将手中的青花瓷碗都给捏碎了。殷红的血顺着手指涓涓而出,阎三等人皆神色严肃,眼前的江老怪,与得知江小虾不辞而别之时一样吓人。

  “我要回明城,你们按计划去云城,若是找到小虾,带她回杏花村。若是找不到……你们也先回!小虾是我妹妹,我会慢慢找!”

  “老大……”阎三正准备说什么,却被江老怪给打断了。

  “你们不必劝我,也不比跟我一起,说起来,这也是我的私事!”

  “老大我想问,你不在的时候,我能当代理老大吗?”

  “你刚想说的就是这件事?”

  阎三的脸上是从没有过的认真,江老怪想自欺欺人当做没听见都不行。

  “妥!”

  “老大,我跟你去!”方六豁然站起,一脸决绝。

  “我去衙门,不会遇到即墨公子那个美男子!”

  “那算了!”方六颓然坐下。

  “不就是一个娘们吗?天下何处无芳草,她这下犯得是杀人罪,老大你值得吗?”

  “没有她,就没现在的我!哪怕要我还她一条命,也是值得的!”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三日后菜市口砍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