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以命相救
江里金鳞老又嫩2020-01-19 10:393,271

  电光火石间,一暗器朝着那砍刀飞去,猝不及防,砍刀应声而落。接踵而至的,是呛人口鼻的灰色烟雾。一时间,人群无不呼吸困难、鼻喉痒痛、眼睛难睁、咳嗽不止。

  连刽子手这座巨人也不能幸免。

  烟雾弥漫间,施清韫被人抱起,挤过人群,疯狂逃生。突然之间,不知是谁仓皇惊叫——

  死刑犯被劫啦,死刑犯被劫啦!

  那烟雾逐渐散去,身着翠玉色长袍、面戴银色面具的男子,正抱着死刑犯纵马驰骋。

  “追,追。”洪判官脸都歪了。

  官兵们蜂拥而出,近百人前堵后劫。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如此下去,不免功败垂成。江老怪见势不妙,腾空下马,拍了拍马屁股,那马受了刺激,疯狂向着前方奔驰。

  “欠你的命,还你!”

  明知道绝无可能,连再见都故意不说。

  江老怪被众官兵围在中间,手持长刀,面无惧色,抱着必死之心,只求拖延时间。看着马背上越来越远的施清韫,江老怪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长矛短枪,齐齐朝着江老怪袭来。

  死亡近在咫尺。

  突然,一群黑衣遮面人凭空而出,江老怪喜极而泣,是兄弟们。

  方六等将江老怪护在身后,齐心协力,杀出一条血路,在一阵熏人烟雾保护下,跨上早就准备好的骏马,疾驰而去。

  施清韫才意识到刀下逃生,在冤屈和求生的促使之下,她狠狠地拍了下马屁股,奔向朝着未知的前方。往后余生,绝不回头。

  *

  村口西边,十五岁的李源拎着包裹,正准备去往施府。这是他娘让他给二哥送去的新衣。

  他运道背,本想去施府谋一个好差事,不想,入府第一天,就把施府的丑千金给得罪了。李源心里很委屈,自己不过说了实话罢了,为何偏偏就错得离谱?本想将功赎罪,偏偏又错上加错。

  他初出茅庐,顿觉凌乱,这个世界与他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了。真的说成假的,假的说成真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的是,单凭说者的一张嘴。李源此番吃了大亏,便想着,以后得吃一堑长一智,再也不干因说错话而吃亏的蠢事。

  二哥在施府当门子。此番去,他寻思着,再跟二哥捣鼓捣鼓,等风波过去的时间再久些,再给他谋个什么职务。

  眼看着,就要出了村口,不想,却见一人趴在溪水边不省人事。虽不见那人相貌,但身上穿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囚服。

  李源年龄尚轻又胆小怕事,猛地吓得腿软,踟蹰不前。本想换条路走,但思前想后,毕竟是条人命。“你,你,你好,你还好吗?你是谁?”

  不是不理你,人家在昏迷!

  李源吞了口口水,给自己壮了壮胆子,将对方给翻了过来,登时大惊。

  “施府小姐?是你?”

  不是不理你,人家在昏迷!

  犹豫了三秒,李源将施清韫背起身,来到了村东口的一间废弃牛棚。

  村里早就不养牛了,牛棚已经荒弃了多年。李源找了一些干燥的稻草,让施清韫舒服地躺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施清韫终于醒来,看着破败残旧的墙壁,许久才意识到自己没死。终于放声大哭,恸哭不止。李源被吓了一跳,也不知怎么安慰。监狱前车之鉴,只觉得一个劲地夸肯定没错。

  “施小姐,你真好看……”

  施清韫顶着一头的稻草,和脸上那块硕大的胎记,听着他的夸奖,哭得更凶了。

  “施小姐,你别生气啊,你是要嫁给那个什么,世界上最俊秀的男子!”

  施清韫想起自己将即墨公子吓得半死的样子,再次放声大哭。

  李源更急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看着大哭不止的施清韫,索性破罐子破摔,坦白直言。

  “其实……你真的挺丑的,你看你这块胎记,特别特别的吓人!你别怪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被吓得魂飞魄散,当真是极具杀伤力!”

  施清韫本已哭累,听李源的肺腑之言,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哭得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

  李源觉得自己还是乖乖变哑巴好!

  待施清韫哭累了,李源将准备给二哥送去的衣服让施清韫换上,又将随身携带的粗麦馒头给她吃,没想到,刚吃一口,就被施清韫吐了出来。

  “难吃!”

  施清韫虽坐了几日大牢,但因情绪低落,胃口欠佳,所以并没进食。猛地吃上这从未尝过的人间粗粮,下意识地只想吐出来。

  见李源气愤不平,便尝试着又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一咬,又激发了饥饿感,又觉这粗粮竟有难以名状的美味,狠狠地咬了几口。

  “还是别吃了吧!”李源知她之前是锦衣玉食的官家小姐,吃不惯这乡野粗饭也情有可原,便欲拿回馒头。

  “好吃,好吃,真好吃!”施清韫努力地吃着,但在李源看来,却有点故意而为的勉强。

  “别吃了!”

  “我饿,我要吃!”

  “我给你抓鱼去!”

  施清韫立刻奉上手里的馒头!

  *

  天色将晚,微风拂面。

  李源是水边长大的孩子,不一会儿,就抓了几条鲜美的肥鱼。施清韫换上了李源准备送给二哥的衣服,蹲在牛棚外烤鱼。

  她将自己近日来的遭遇告知了李源,却不知该如何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李源虽然十五岁,但已经懂得明辨是非黑白,他相信施清韫绝非害人之人。

  施清韫感念其信任,有时候,大人的见多识广却往往蒙蔽了他们的眼睛。施清韫请他回施府给父母报个平安,但绝不能透露他人,尤其是曼霜那个大嘴巴!同时,关注案件的后续进展,施清韫担心祸及父母。

  “我之前那么对你,你还好心帮我。真真是好人,现如今,我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官府小姐,而成了一个颠沛流离的通缉犯,已经无以为报,不如……”

  李源吃惊不小,连连退后:“别,别,别,千万别!”

  “呃?别什么?”

  “别以身相许啊!”

  “相许你妹啊,你这个丑八怪!对不起,失礼了!”

  李源揉了揉被打的脑袋:脾气还是暴,还是毫无自知啊!

  “不如,我这鱼分你一只吃?”施清韫说着,将一条香气四溢的烤鱼递给李源。

  李源一脸生无可恋,拜托,鱼是我抓的,柴火是我找的,火是我升的。可不可以不要拿别人的东西再送给别人,还显得这么大人大量,不拘小节?

  *

  虽然施清韫身着他二哥的衣服,但眼角那块鸡蛋大小的红色胎记还是太过显眼,李源左想右想,灵机一动。用一块深色的布,直接遮住其眼睛,对外宣称其眼瞎,倒也不惹人注意。施清韫拍案叫绝,虽然牛棚人迹罕至,但以防万一总不会错。

  安顿好施清韫之后,李源便踏上了去施府的路。一路上,众人对‘连环杀人案’案犯在行刑之时被掳走之事皆议论纷纷,有说案件过于仓促,有说杀人者罪大恶极。李源也不敢多打听,快马加鞭,来到施府。

  因其二哥在施府,李源见到施大人和施夫人并不难。原本施大人不敢置信,但见李源说的情真意切,断不像是胡说八道,终于还是信了。而大宁国律法祸不及家人,施清韫虽然‘罪大恶极’,但皇上圣明,并没有连累其年迈的父母。

  李源得了消息匆匆回村,见施清韫正在水中抓鱼,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再想起她在数日之前还是官府千金,而今却变成通缉犯,真真是造化弄人。李源将所得消息告诉施清韫,并将其施夫人所绣的一个香囊给了交给施清韫。

  施清韫感动得欲哭无泪,她那孩童似的母亲,硬生生地将蝴蝶形状的香囊绣的像狗。

  睹目思人,施清韫不免伤感起来。得知父母并未受其牵连,便了无牵挂,当即决定远走高飞。

  去哪里?

  天大地大,何处是归途?曾经,她最大的夙愿是与即墨公子双宿双飞,现在看来已绝无可能。而今,她最大的心愿便是案件能够水落石出,可在短时间内,等于痴心妄想。施清韫瞪着一只眼睛想了半天,终于做出了决定。

  “去云城!”

  “好,跑得越远越好,不要回来了!”

  “不远!”

  “为何不是越远越好?”

  “祁神医可能在云城,我要去找他。”

  李源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没见你有病啊,难道是隐疾?”

  施清韫指了指自己被蒙住的左眼角:“我,眼,瞎!”

  *

  天色未明,前途未卜。次日一早,身着男装的施清韫踏上了去云城的征程。

  李源不知自己究竟为何帮助施清韫,或许是少年无知、或许是为人本能。送别施清韫之后,李源回到了施府。

  施夫人感念其对施清韫的帮助,给他谋了一个肥差,但李源以自己资历不足,经验尚浅拒绝了。只谋了个与自己年龄和能力相符合的看门一职,李源每日看着黎府的大门,期待有一天,那个左眼角有个鸡蛋大胎记的大小姐,能像小鹿一样,雀跃地出现在眼前。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死瞎子叫得就是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脸可耻但高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