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安思源2019-06-25 14:212,515

  听闻自家儿子居然带了个姑娘回来,段母是相当开心的。

  可还没等她开心够……

  “段夫人,准确来说那是一具女尸,可是不知为何,这具女尸又活了……”

  卓文宗的话音还没落尽,段母就激动地直冲客房。

  紧闭的房门并没有阻挡住她的雄赳赳气昂昂,她抬起腿,猛地踹开了门。

  段子七正倚站在床边出神地打量着手里那枚玉佩,听闻动静后,他被拉回了神,转眸朝着门边看了过去,当看见自家娘亲涨得通红的脸色后,便猜到她大概已经从卓文宗那儿听说了事情的始末。

  往常他把工作带回家,他家这位娘亲就能念他许久,更别说今儿带回来的还是个死了数个时辰后又突然复活的人了……

  段母狠狠瞪了他眼,拔腿冲到床边,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

  她的肤色已经不像方才那么骇人,渐渐有了生气,甚至还泛着红润,眉目清秀,虽然盖着被子却还是能隐隐看到那纤秾合度的曲线……

  段母蓦地挪开目光,再次朝着自家儿子瞪了过去。

  见状,段子七只好无奈地解释道:“事发突然,我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先将她带回来从长计议,只是暂时的,待事情查清楚后我会尽快把她送走……”

  “送走?开什么玩笑!这姑娘可是大难不死之人,按常理来说,必有后福!我们应该好好把她留在府中才是!”

  “……留着干嘛?”这意料之外的反应让段子七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招财镇宅啊。”

  他总算明白了他这位娘亲在想什么,他扬了扬眉,反讽道:“是不是我娶了她更好?”

  “想什么呢,我的确是盼着你能赶紧成家,但也不至于随随便便逮着一个就按着你头逼你拜堂啊。我就是觉着这姑娘怪可怜的,听小宗说想杀她的多半就是客栈里的人,就算你让那个凶手伏法归案了,可谁知道客栈里还会不会有跟凶手交好的人,即便不敢再杀她,怕是也不会善待她的……”话说到一半,她突然顿住了话音,脸色微变,目光定定地落在了段子七手中的玉佩上,“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段子七垂眸瞥了眼那枚玉佩,他还是把绿莲脖子的那枚玉佩扯下来了,因为实在太可疑,考虑到可能跟案情有关,他不便多说,便打算先将玉佩收好,随口敷衍道:“没什么……”

  不料,段母忽然抢过了那枚玉佩,仔细端详了起来。

  他阻拦不及,想再次拿回,却发现他母亲的脸色格外凝重,不禁担忧地询问了起来,“怎么了?”

  “这玉佩……”段母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你从哪得来的?”

  他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照实说了,“从她脖子上扯下来的。”

  “这是绾绾的玉佩啊!”

  “……绾绾是谁?”

  “宁绾啊!”段母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所以说谁是宁绾?”

  “洛南县尉之女,你娘出阁前最好的闺中密友啊!”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县尉的女儿才不过总角之年吧?上巳节碰上的时候还管我叫叔叔呢。”

  “我说的是之前的县尉宁彦威。”段母将那枚玉佩翻至背面,递到段子七面前,展示给他看,“不会错的,你看这个,这图案是宁家的族徽。”

  “你接下来该不会是想说……”他指了指床上的女子,“这姑娘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闺中密友的女儿吧?”

  “很有可能啊!”

  段子七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您这位闺中密友该不会还跟您有过什么指腹为婚的约定吧?”

  “虽然没机会指腹,不过确实有过类似的约定呢。”

  “娘……”他无奈地叹了声,“您好歹也编个走心点的故事吧?随手拿块玉佩就说是你故人之物,随手指着个姑娘就说跟我有婚约,街市小摊上那些绘本都不敢这么画,真亏你能说得出口。”

  “事情就是这么巧,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给我解释下,宁县尉的后人为什么会沦为客栈的杂役?”

  “宁家那个败家子跑去经商,后来闯了祸被灭族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她怎么还活着?”还没等他娘亲开口,他就率先灭绝了她可能会说出口的理由,“别说什么宁县尉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送出府中、命其隐姓埋名,据我所知,宁县尉的嫡子嫡孙都没能逃过一死,要保留宁家血脉也不会送个女孩出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狗血的事啊。”段母白了他眼,继续道:“绾绾自小体弱多病,宁县尉为了她遍访名医,可惜每个大夫都说她这病治不好,怕是活不过二十岁,后来遇到了一个游医,没记错的话应该姓唐,那位唐大夫医术了得,绾绾在他的照顾下病情有了不少起色,后来两个人就看对眼了,只是宁县尉不知为何就是不同意他俩在一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绾绾就跟着那个男人私奔了,刚开始几年她还会时不时地给我写信,听说是生了个女儿,生下来的时候足足有九斤重,所以取名叫九金,可惜像她,身子也不怎么好。”

  段子七冷笑了声,道:“身子确实不怎么好,据闻,生性痴傻。”

  “痴…痴傻……”

  “嗯。”段子七点了点头,笑着问:“您确定您和那位宁绾姑娘有过指腹为婚的约定吗?”

  段母支吾了会,最终还是情义大过天地咬了咬牙,“她要真是宁绾的女儿,便是个傻子你也得娶!”

  “我是绝对不会娶个傻子的。”他直言不讳地道。

  “你怎么还搞起歧视来了啊!”

  “我不歧视傻子,我只是想要娶个自己喜欢的人,但我相信我绝不会喜欢上傻子。”

  “那不就是歧视嘛!”

  “您要坚持这么认为,那便当做是吧。”他不想浪费时间去争辩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算了,先不说这些,还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呢,倘若她真是绾绾的女儿,我还未必舍得让你这种不解风情的木头糟蹋呢,你要是不想管她,我收做义女便是了,将来定会替她找个好人家,只不过……绾绾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让女儿跑去客栈做杂役呢……”

  说着,段母又转眸看向了床上的女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主观给左右了,总觉得越看越像宁绾,她也因此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与宁绾之间的种种往事,一幕幕的,从总角之宴到出阁之喜,想着想着眼眶竟有些湿了……当年说过,等到白发苍苍时仍要漫谈彻夜的,不晓得还能实现吗……

  眼瞧着母亲眼中的唏嘘之色,段子七总算是相信了这一次他家娘亲没有玩他,确实是认真的。

  他张了张唇,本想再说些什么,卓文宗突然推门而入。

  察觉到房内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卓文宗欲言又止。

  “什么事?”段子七主动询问起他。

  “刘少尹来报,客栈老板娘余薇薇供认了所有罪行。”

继续阅读:我的仇你还没报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