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人有傻福
安思源2019-06-25 14:213,440

  段子七赌着一口气又提审了一遍余薇薇,对于绿莲身上的伤,她声称当时有些混乱,也记不太清打没打过她了,并且表示自己本就是左撇子,只是后来特意纠正过,可能情急之下就习惯性地用了左手,而她也确实可以用左手写字、拿筷子。

  同时,卓文宗也测试过客栈里的其他人了,并没有发现任何左撇子……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余薇薇仍然是最有嫌疑的人。

  那之后,他又跟卓文宗在他家书房里看了许久的案件卷宗,翻来覆去,每一个字都没放过,仍旧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我觉得这事怎么看都像是余薇薇干的。”卓文宗放下了手里的卷宗,“我把这客栈里的每一个人都查了遍,就差没把人家祖坟给刨了,那些人虽说也都挺不待见绿莲的,可也都没到构成杀人动机的程度啊。”

  “那余薇薇有什么杀人动机呢?”段子七反问。

  “就一时冲动没控制住啊。”

  “这么说来,客栈里每个不待见她的人都有可能会一时冲动没控制住。”

  “可他们都不是左撇子啊。”

  “余薇薇可以经过特意纠正而使用右手,其他人自然也有这可能性。”想到这,段子七皱了皱眉,觉得他们今天有些失策了,“我们就这样跑去找他们测试,若是其中藏有真正的凶手定是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意图,想必会刻意隐瞒自己是左撇子的事实。”

  “可是那些人都只不过是余薇薇客栈里的帮工,她没道理替帮工顶罪吧?”

  段子七皱着眉头思忖了会,“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我知道哪里不对。”卓文宗忽然一本正经地道。

  “哦?”段子七来了兴致。

  “你整个人都不对啊!”卓文宗激动地嚷开了,“人证物证都齐活了,余薇薇本人也已经供认不讳了,你却因为绿莲的几句话就怀疑起自己的判断了?大人,那可是个傻子啊!傻到连案发前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啊!”

  “不,她不傻。”至少下午跟他分析案情的时候并不傻,甚至堪称逻辑清晰、条理分明。

  “是,余薇薇和客栈里那些人也都说了,她的痴傻是间歇性的,时好时坏,或许下午你刚巧撞上了她正常的时候……”卓文宗顿了顿,话锋倏地一转,“可即便如此,一个傻子正常起来能有多正常?客栈掌柜也说了,她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被卖到客栈来了,这些年也一直都在客栈里头打杂,怕是连字都识不得几个,你怎么还能把她的话当真呀?”

  “她识不识字我不清楚,但她恐怕学过医。”

  “哈!”卓文宗哼出一记有些夸张的笑声,讽刺道:“跟他们客栈里的厨子学的医吗?”

  段子七没好气地瞥了他眼,启唇道:“倘若她当真是我娘所说的那个故人的女儿,那么会点儿医术便也说得过去了。”

  “怎么说?”关于这件事,段子七先前也就随口提了一嘴,并没有跟卓文宗细说。

  “按照我娘的说法,那个宁绾是跟着一名游医私奔的,而这个绿莲若真是十三四的时候被卖去客栈,那兴许先前跟她爹学过些医术。”

  “这么说来,她的确有可能是那个宁绾的女儿?”

  段子七并没有给出正面回答,而是突然道:“你挑几个靠谱的人替我去一趟成都府浣花溪那一带。”

  “去那儿做什么?”卓文宗不明就里地问。

  “这些是宁绾寄给我娘的书信……”段子七将其中几张粉色的信笺挑拣了出来,“这几张用的是浣花笺,从落款的年月来看,当时浣花笺还未盛行,只有成都府浣花溪那一带的人才会用,我怀疑宁绾和那名游医私奔后就住在那附近,兴许还能打听到他们的消息。”

  “段夫人这些年都没派人去打听过吗?”

  “我娘是那种会在意对方用的是什么信纸的人吗?”

  “说的也是……”

  话音未落,书房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丫鬟的询问声——

  “绿莲小姐,您抱着盆花蹲在那儿做什么呀?”

  闻声,段子七眉目一紧,转眸与卓文宗相觑了眼,齐齐起身,打开了书房的门。

  很快他们便瞧见了绿莲,诚如那名丫鬟所言,她正蹲坐书房窗外,怀里抱着盆花,不大,但也不小,像是在偷听,可这盆花非但遮挡不了什么,反而让她更加引人注目。

  正当段子七和卓文宗困惑不解时,她又一次做出了惊人之举……

  她硬生生地把盆栽里那朵开得无比艳丽的花给折断了!然后!一片又一片地撕下花瓣往嘴里送!

  “这……”卓文宗转眸看向段子七,神情颇为纠结,“你确定她不傻?!”

  “……”段子七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确实,怎么看她都像个傻子。

  “啊……”那名丫鬟惊叫了声,连忙冲上前,试图想要拦着她,“绿莲小姐,这个不能吃,万一有毒怎么办……”

  可惜还是晚了,她已经把花瓣送进了嘴里,还津津有味地嚼了会,眼看着她做出吞咽的动作,丫鬟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甚至犹豫着该不该伸手帮她抠出来……

  “没事,只不过是普通的蝴蝶花而已,不仅没毒,还能丰胸。”段子七突然启唇。

  “丰、丰胸啊……”丫鬟松了口气,但却对“丰胸”的功效有了兴趣。

  “你要吃吗?”绿莲突然举起一片花瓣,很有分享精神地递给了她。

  “唔……”她犹豫了会,还是伸出了手。

  就在她接过花瓣想要往嘴里塞的时候,一旁飘来了他们家少爷幽幽的话音,“这花本身虽然没毒,但前些天陈伯刚给院子里的花施过肥。”

  “……”丫鬟眨着眼帘,不解地看着他,显然不太懂这些花花草草的事。

  于是,他又补充了句,“陈伯喜欢用羊粪做肥料。”

  “呀……”丫鬟轻喊了声,赶紧丢开了那片花瓣,脸上满是嫌弃。

  绿莲讷讷地看了她眼,秀眉轻轻蹙了下,似乎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姐姐不吃了吗?”她问。

  “不…不、不用了……”丫鬟连连摆手。

  绿莲听了很开心,嘴角一咧,扬起灿烂笑容,连忙把被丫鬟丢开的那片花瓣捡起来塞进嘴里,生怕被抢走似的。

  “哎呀,别…别……”见状,那名丫鬟想阻拦,当然最终还是没能拦住。

  “……”卓文宗都眼看了,他偏过头,捂住眼,再次确定这丫头绝对是个傻子没跑了。

  但段子七显然还没释疑,他蹲下身,细细地打量了绿莲片刻,突然问:“好吃吗?”

  “嗯!”绿莲重重地点头,有些不舍地看了眼手里的花瓣,又看了看他,最终还是牙一咬、心一狠,递了一瓣给他。

  “我不吃。”段子七推开她的手,又顺势将那朵花上的其他花瓣拔了下来,动作有些粗暴地一股脑塞进她嘴里,“你要是喜欢吃就多吃点吧。”

  “唔……唔…唔……”她扭头挣扎着,眼眶渐渐泛红了。

  见状,卓文宗看不下去了,“你干嘛呀?!”

  一旁的丫鬟也赶紧上前,把绿莲拉开,尽可能的让她远离段子七。

  绿莲抽泣着往丫鬟怀里躲,透着惊恐的目光一直死死黏在段子七身上。

  “没事没事了,不怕,少爷跟你闹着玩呐……”丫鬟帮她把乱了的头发拨好,耐着性子轻哄。

  “可…可是……”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道:“疼……他弄疼我了……”

  这一幕,看得卓文宗也有些不忍,转头指责起段子七,“看不出你居然还有这种恶趣味,欺负一个傻子跟欺负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同!”

  段子七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躲在丫鬟怀里的绿莲,这一幕让他有些动摇了。

  卓文宗说的没错,所谓傻子不过就是心智还停留在孩童时期,但即便是个三岁孩子也知道疼,绿莲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是世俗所说的傻子应该有的反应,这要是装的,那只能说她实在是装得太像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抬眸询问起那名丫鬟,“她怎么会跑这儿来?”

  “我给绿莲小姐的床榻熏香的时候把她吓着了,估摸着她从未见过那玩意,受了惊就跑出房了,她跑得快,我没追上,就差了人四下找,只是刚巧在这儿找到了她……”丫鬟抿了抿唇,忍不住又咕哝了句,“怕是绿莲小姐压根也不知道这儿是哪。”

  “嗯,带她回房吧。”段子七点了点头,随即又补充了句,“把她看紧了,别让她再靠近我的院子。”

  “知道了。”丫鬟不情不愿地应了声,小心翼翼地将绿莲扶了起来,临走时,还趁机偷偷白了段子七一眼。

  待那两道身影走远后,卓文宗忍不住问:“你们家陈伯当真喜欢用羊粪做肥料?”

  “药渣滓而已。”

  “我说呢……”卓文宗松了口气,他差点就无法直视段子七院子里那些花了,“所以你刚才是在试探绿莲吗?你怀疑她在装傻?”

  “我总有种感觉……”段子七视线一垂,怔怔地看着地上那盆依旧被摧残了的蝴蝶花,“她不简单。”

  “这不是废话吗?死而复生啊,这事搁哪朝哪代都不简单啊。”

  “是啊,她到底为什么会死而复生……”段子七自言自语般地低喃着。

  “可能是傻人有傻福?”

  “……”我看你才是傻人有傻福!

  也许是职业使然吧?总感觉这个绿莲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他忍不住想要探究。

继续阅读:他果然是捡来的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