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安思源2019-06-25 14:212,534

  同样的问题,段子七也想不明白。

  待到卓文宗他们离开后,他转眸朝着绿莲看了过去,她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低着头,不敢正眼瞧他,那双灵眸溜溜地转着,时不时地偷瞄他的反应。

  他看得有些失神,但也只失神了片刻,很快便回过神来,不太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故意正起脸色,将语气粉饰得很刻板,“你早就想起来那晚发生的事了?”

  “没有。”她摇了摇头,“我至今还是没有想起来。”

  他困惑蹙眉,“那为什么会把陈维找来?”

  “虽然自己说这些话有些奇怪,但我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说辞了……”她抬起头,看着段子七,一本正经地道:“陈维觊觎我的美色很久了。”

  “……”这何止是奇怪,是连脸都不要了!

  “先前他还住在客栈里的时候,薇薇姐若是不在,他就会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不肯就范他就打我,但那会他毕竟和薇薇姐好着,也还没有公主撑腰,不至于太造次,他只会玩阴的,比如每回跟薇薇姐在房间里做那种事的时候,都会特意让我在房间外面候着,还总是逼着薇薇姐叫得大声点,我觉得那就是故意叫给我听的,因为他做完出来的时候总是喜欢问我‘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学到了吗?以后你可得好好叫给我听啊’这类的话……”

  “够了!”段子七忍不住打断了她,“没必要说得那么详细。”

  “哦,总之,他好像真的是挺厉害的吧……”

  “你怎么知道他很厉害?”段子七朝着她瞪了过去。

  视线很厉,吓得她舌头都打了结,“猜、猜的呀……”

  “姑娘家别瞎猜这种事,他厉不厉害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话锋一转,“继续说下去。”

  “嗯,再加上他也确实长得挺好看的……”

  “哪里好看了?一个大男人长得跟个娘们似的,这也叫好看?”

  “大人,您到底还想不想让我说下去了?”

  “……说吧。”

  “反正薇薇姐很喜欢他,就算知道他在外头还有不少女人,也听说过他跟三公主的风言风语,但薇薇姐还是甘之如饴,说着只要他还愿意留在客栈就够了,可是后来他还是搬走了,搬去了公主为他置办的大宅子里。那日下午,薇薇姐让我去收拾陈维的房间,整理出了不少他没带走的东西,薇薇姐应该是想给他送过去的,而且,那天薇薇姐打扮得很漂亮,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吗?除了去见他还会去见谁?我想来想去,能让薇薇姐甘心为其顶罪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了。”她顿了顿,说出了让她做出这种猜想的重点,“最重要的是,他是左撇子,而且以前经常打我。”

  “所以你就冒险玩了这么一出?”他挑眉问。

  “嗯。”她弱弱地点了点头。

  “你见到自己手腕上那些伤的时候就已经怀疑他了?”

  她继续点头。

  段子七沉了沉气,问:“为什么当时不直接把你的怀疑告诉我?”

  他问过,可是她说“你怎么什么都要问我,不如这个东都府尹让我来做吧”,明明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了确切的怀疑对象了,却眼睁睁看着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的查!

  对此,她给出的解释是……

  “我不相信你。”

  “……”直接得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他是公主的人,谁知道你会不会为了讨好公主反而急着推薇薇姐去做替死鬼。”

  “余薇薇不无辜,她这些年倒卖了那么多女孩,亲手将她们一个个推进火坑,纵使我判了她死罪,也不算冤枉。”

  “这些跟我没关系,我只知道她收留我、保护我、供我吃供我住,这天底下谁都能说她该死,唯独我不能,我更加不能让她因为我而死!”

  闻言,段子七倏地眯起眼眸,“你果然早就知道她做的那些事。”

  “……”绿莲轻轻震了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所以,你是为了不被卖掉才装傻的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还是不打算说实话吗?”他微微转过身,一步步朝着她逼近。

  “……”绿莲下意识地往后退。

  很快,她便退到了墙边,他仍在逼近,直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她甚至能够清楚感觉到他的鼻息。

  他猛地伸出手,她吓得缩了缩肩膀,片刻后才发现他没有想要打她,只是把掌心撑在了墙上,封堵住了她所有的退路。

  段子七眼眉低垂,直直地看着她那张微微张着的粉唇,“你有无数种方法能撬开你的嘴,要试试吗?”

  “你……”她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颤着声问:“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他眉梢轻轻挑了下,“一男一女,这种姿势,还能干什么?”

  “……我、我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跟陈维是一样的人!”

  “我还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她愤愤地瞪着他,同时思忖着该怎么逃。

  “不过你放心,我跟他不一样。”他缓缓靠近,唇瓣停留在了她耳边,轻声道:“我会等到你自愿。”

  “……”她僵直着不敢动弹,双唇微微颤抖着。

  没成想,他突然直起身,拉开了距离,面色冷峻地道:“别误会,我说的是自愿说出实情。”

  那种让绿莲觉得快要透不过气的窒息感顷刻淡去了,她缓缓地松了口气,脸颊上的红晕也逐渐褪去,可是空气里却仿佛还有一丝暧昧余味在流淌,她有些尴尬,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好在,外头忽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似乎是丫鬟们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发现她不见了,正在四下找她。

  段子七眉头紧皱着,看了眼屋外,又看了看她那一身宛若女鬼的打扮,蓦地擒住了她的手腕,转身举步,“跟我走。”

  “去、去哪?”她茫然地问。

  他没有回答,而是不悦地问:“你手怎么那么冰?”

  “我刚才还一直握着冰块……”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不是嘴里也含了冰块?”

  “……嗯。”她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刚才那一幕,他目不转睛看着她唇瓣的那一幕。

  他顿住脚步,转身看向她,“听好了,过了今晚你就是段府的二小姐,你的命不再是你一个人的,给我惜着点儿。”

  她有些意外,“你真打算让你娘认我做义女?你不怀疑我了吗?”

  “在我还没查清楚之前我不会急着下定论,更何况,事已至此,外头那场戏你必须得演下去,别让我娘下不来台。”

  “我明白了……”她想了想,又补充了句,就像是在做出保证一样,“我不会做伤害夫人的事。”

  “那我呢?”

  “啊?”

  “你会做伤害我的事吗?”

  她连连摇头,“当然不会。”

  “嗯。”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今晚的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从今天起,你就是唐九金,绿莲已经死了,知道吗?”

  “知道了……”

继续阅读:你知道自己长得多诱人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