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自己长得多诱人吗
安思源2019-06-25 14:213,192

  段龙套只凭一句话就把那些到处找绿莲的丫鬟们给打发了——

  “小姐正在少爷那儿呢,外头宾客有些多,都是些达官显贵,万一冲撞了谁就不好了,少爷有些规矩得叮嘱她下,一会会带着小姐一块过去的。”

  既然是在少爷那儿,丫鬟们便也不着急了,夫人问起来也有交代了。

  于是,她们各忙各的去了,一些不用在席间伺候的也都跑去看热闹了。

  段子七就这么如入无人之境的把她带回了她的院子,里头一个人都没有,分外的安静,没人伺候,她光是衣裳就换了许久,这一层层的,累得她够呛。

  好半晌后,她有些费力地从里屋走了出来,段子七正悠闲地靠坐在窗棂上赏月。

  “咳……”她轻轻咳了声,惹来了他的侧目,“要不还是找个丫鬟来吧?”

  “你确定?”他扬着眉梢问。

  “再说只要我们不提陈维的事,她们也不会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在你房里,而你衣衫不整,你觉得她们会以为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那怎么办?我自己也没办法帮自己梳发髻呀。”她有些尴尬地拨弄了下那头披散着的头发。

  其实她发髻还是绾得挺好的,也会一些复杂的样式,从前也常帮薇薇姐梳,可是帮自己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弄些简单的样式倒是没什么问题,但那样的话会失了体面吧?跟她身上这件衣裳也不配。

  “坐下,我帮你弄。”段子七忽然道。

  “……”她蓦地瞪大双眸,惊恐地瞪着他,那表情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段子七走上前,不由分说地把她按坐在梳妆台前,见他真的准备动手了,她连忙道:“大、大人……你可千万要想清楚啊,我丢脸没什么,可这关系到段府的颜面啊!”

  “把嘴闭上,别影响我发挥。”

  “……”您这是打算怎么发挥啊?!

  很快,唐九金就发现了,他居然真的会梳发髻,并且手法还很娴熟!

  她惊诧地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他,眼眉低垂,神情专注,从她发间穿过的指尖宛若羽毛般轻柔,这一举一动实在是跟他的长相太不搭了……

  和陈维那种有些女气的俊美不同,段子七的脸部线条很硬朗,尤其是鼻梁和眼窝的轮廓,特别分明,再加上他不怎么笑,看起来也就愈发的冷硬,“温柔”这个词仿佛是绝不可能会出现在他身上的。

  这还是唐九金第一次仔细看他那张脸,那些丫鬟们说的没错,他确实生得好看,好看到她心头竟然轻轻动了下……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别这么盯着一个男人看,容易出事。”他的声音突然传来。

  她蓦然回神,笑着道:“我们马上就是兄妹了,我当然得好好看看自己哥哥长什么样。”

  “你这是在提醒我注意身份吗?”他抬了抬眸,直勾勾地看着镜子里的她,“我要真想对你做些什么,这层没有血缘的兄妹关系不会是阻碍,没准就连我娘都会乐见其成。”

  “你不会的。”她语气很肯定。

  “嗯?”他有些意外,又有些故意地道:“我们家妹妹看来是对自己有误解呀?你知道自己长得多诱人吗?”

  “我长得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喜欢的人了。”

  他轻震了下,眉宇间浮现出警惕,“你听说了什么?”

  “不是听到的,是看到的。”

  “……”段子七眯了眯眼眸,不解地看着她。

  她抬手漫不经心地摸了下快要梳完的发髻,启唇道:“大人手真巧呢,定是为那个女孩绾过不少次发髻吧?以大人的个性,要不是喜欢极了,哪会愿意屈尊降贵替对方绾髻。”

  “这不是正在帮你绾吗?”他抬了抬眸,问:“你是想说我喜欢你吗?”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大人帮我只是为了顾全夫人的颜面。”

  他没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埋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好一会后才再次启唇,“好了。”

  显然他并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九金也很识相,没再追问什么,兀自打量起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感叹,“大人比那些丫鬟绾得好多了呢,你是不知道,他们刚才往我头上插了一堆东西,沉得我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那还真是难为你了,在那种情况下居然还能设法摆脱她们去装鬼吓陈维。”

  “大人,你不讽刺我两句就不舒服是吗?”

  “是啊。”

  “……”九金默默地白了他眼,没再说话,忙着为自己化起了妆。

  一旁的段子七也很安静,默不作声地靠在梳妆台边,视线落在窗外,像是在想着什么。

  是在想那个女孩吗?她有些好奇,但转念一想,这似乎也不是她该好奇的事。

  ==============

  段子七只在宴席上待了一会就走了,显然是急着去上林坊提审陈维。

  当然了,段夫人没那么容易放他走,还是九金给求的情,毕竟她也希望能尽快有个结果。

  整个宴席过程中,九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像个提现木偶般陪着段夫人到处寒暄,一更的时候宴席才散了场,段子七还没回来。

  九金自然也睡不着,回房卸了妆、换了身衣裳后,她又回到了厅堂。

  起先段夫人陪着她一块等,等到二更天的时候实在有些困了,便被九金劝去睡了。

  直到子时,段子七才总算回来了……

  “怎么样了?”九金立刻打起精神,迎了上去。

  他愣了愣,皱眉瞥了她眼,“怎么那么晚还不睡?”

  “等你呀。”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困了。”丢下话后,段子七径直穿过厅堂,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九金连忙追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她能感觉到段子七是在回避她,至于原因也不难猜到,“陈维是不是坚持不肯认罪?”

  “……嗯。”他沉默了会,无奈点了点头。

  “我可以去指认他!”

  “指认什么?杀人吗?”段子七扫了她眼,“你这不是好好的活着吗?身上那些伤也都褪得差不多了吧?你连指认他伤人的证据都没有。”

  “但我可以告他杀人未遂吧?”

  “你还不明白吗?陈维拒不认罪,而余薇薇又仍旧坚持人是她杀的,她是铁了心要替陈维顶罪,无论你告陈维什么她都会揽下来,她甚至有充足的人证可以证明她的罪行。”他看起来有些烦躁,语气甚至是不耐的。

  “为什么……”九金喃喃自语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事到如今薇薇姐还要这么护着陈维?那个男人要送她去死啊!

  “赶紧去睡吧,我会想办法的。”

  “什么办法?”她咄咄逼人地问。

  “……”段子七陷入了沉默。

  “办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跟陈维有关,反倒是薇薇姐证据确凿,这种情况下你除了判定她是凶手,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连我娘都不敢过问我的公事。”

  “我是受害者,这个身份配过问了吗?”

  她的理直气壮让他有了片刻语塞,终于,他做出了些许的让步,“你打算怎么过问。”

  “让我见一下薇薇姐。”她道。

  话音方落,段子七便毫不留情地拒绝,“不可能。”

  “兴许我能劝她改变主意呢?又兴趣她愿意站出来指认陈维呢?”

  “没这个必要。”

  “大人,你这是在冤枉好人!”

  “好人?”他失笑出声,“我早说过,余薇薇并不无辜。”

  “那陈维无辜吗?凭什么他就能逍遥法外?就凭他是公主的人吗?!”

  “……”段子七眉目一紧,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对…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等你冷静下来再说。”

  “我不想冷静,我怕我一旦冷静下来就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

  “大人,你知道被人长期施暴的滋味吗?知道我为了守住清白都做过些什么事吗?我没死是因为我命大,并不是他手下留情!你也看到了,我今天是有机会杀了他替自己报仇的,倘若我随身带着刀,你根本来不及阻止,但我没有,我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要这么做,因为我相信朗朗乾坤、相信恢恢法网,可原来这世道就只能以暴制暴吗?!”

  “……明天跟我去上林坊。”

  她眼眸一亮,生怕他反悔,连忙道:“谢谢大人。”

  “谢就不必了,现在,立刻给我去睡觉。”

  “好勒。”她转身跑开了,脚步很轻快,就好像是已经看到陈维罪有应得的样子。

  然而,段子七却完全笑不出来。

  这世道就只能以暴制暴吗?这个问题,他竟然答不上来。

继续阅读:祝我来生锦绣安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