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来生锦绣安康
安思源2019-06-25 14:213,028

  外头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牢房里更加的阴冷潮湿,余薇薇穿着一袭单薄囚衣,背对着牢门,蜷坐在正中间的稻草堆里,她一直仰着头,看着面前墙上的那扇小窗,窗口很高也很小,能看见的就只有一小片灰蒙蒙的天空,就好像那故事里的青蛙在井底看到的风景……

  “薇薇姐……”

  一阵熟悉的轻唤声从身后传来,她轻轻震了下。

  只是幻觉吧?她苦笑着扬了扬嘴角。

  “薇薇姐?”

  轻唤声又一次传来,这一次,她猛地转过身来。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道水绿色的倩影,她认得这衣裳,是云想阁上个月推出的新款,她差点就买了,可是后来她用那些银子替陈维争取到了进公主府奏乐的机会……

  “薇薇姐,你还好吗?”

  扑面而来的询问声唤回了她的神,她这才抬眸看向面前这个女孩,那一身透着大家闺秀气息的精致打扮让她觉得很是刺眼,可因为那声“薇薇姐”,她并没有挪开目光,而是细细地端详起了那张脸……

  “你……”好半晌后她才终于确定了,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是绿莲?”

  “嗯。”她点了点头。

  余薇薇有些激动地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她跟前,颤巍巍地伸出手,脏兮兮的掌心抚过她的脸颊,留下了淡淡的污渍。

  “热的……”余薇薇喃喃自语了会,“你真的是绿莲?你没死?!”

  “说来话长,等回头有机会我再跟你细说。”

  然而,余薇薇显然并不在意这个故事,她就像是松口气般,慢慢滑坐了地上,却又始终紧紧抓着九金的手,“太好了……你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薇薇姐……”九金伸出那只空着的手,拨开了覆在她脸上的那些乱发,轻哄道:“你跟我说实话好不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是说她出事的那天吗?

  余薇薇的记忆被拉回到了那个傍晚……

  那天的晚霞特别好看,她提着满满一包袱的东西跨入了清化坊,里头装的都是陈维没有带走的零碎物件,不值什么钱,但对她来说却是无价宝,是她能再见陈维一面的借口。她始终相信,陈维还是对她有情的,只要能够见到他,她就一定还能挽回他。

  清化坊很大,公主给陈维置办的那栋宅子在最里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她甚至能够想象到陈维坐在那水榭里弹琴时的样子,肯定好看极了,难怪他都不愿意再回客栈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进这栋宅子,先前几次来她都被挡在了门外。

  今天也是因为陈维刚好不在,她声称有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他,门口的小厮便领着她进去了。

  小厮让她把东西放下就走,她自然是不乐意的,坚持要亲手交给陈维。

  后来,小厮实在拿她没法子,便也就由着她在厅堂里等了。

  她记不清等了多久,直到外头夜色渐沉陈维才慌慌张张地回来了。

  他似乎早就知道了她在他府中,见到她后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意外,而是紧紧地抱住了她,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般。

  她在沉溺在这久违的拥抱里,他突然颤着声道:“薇薇……我…我杀人了……”

  她蓦地一震,松开了他,反反复复端详着他脸上的表情,他看起来很慌乱还很惊恐,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心一沉,“怎么回事?你…你杀了谁?”

  “绿莲……就是你客栈里的那个绿莲……”

  “你去过客栈了?!”

  “嗯……”他焦虑地在厅堂里踱着步,“我…我很想你,就想去客栈看看你,到了那儿他们说你出去了,是她勾引我的……”

  “她是怎么勾引你的?”余薇薇冷着声问。

  “她说你马上就回来了,把我领到了你房间里,我让她去忙,不用管我,可是她说今天客栈里没什么客人,她也没事可做,就想陪我说说话……聊着聊着她就…她就突然开始脱衣裳了,还坐到我腿上亲我……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傻子感兴趣,我让她自重,可是她疯了一样,非要委身于我……我、我一怒之下就打了她一巴掌,她死了……她撞到桌角上撞、撞死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薇薇,你一定要帮我……”

  其实,余薇薇知道他在撒谎。

  他去客栈绝不可能是因为想她,而是想要跟她彻底了断。

  绿莲也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来,那丫头在她客栈里待了四年多了,什么脾性的她清楚得很,反倒是陈维,先前还住在客栈里的时候就时常对绿莲动手动脚的,有回甚至还提出过让绿莲一块来伺候他。

  余薇薇当然是拒绝了,打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提过这事,可他却始终存着那份心思。

  他每回见到绿莲便眼眸发亮,即便是同她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他视线都落在门外,她知道门外站着的是绿莲……

  她承认,她对绿莲是有嫉妒的。

  她见过绿莲身上挂着伤,也猜到了是陈维打的,可她一直没有过问。

  是她的纵容让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一步,她得负上一般的责任,又怎能不帮他呢?

  更重要的是,对她而言,替陈维顶罪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她还记得陈维第一次走进她客栈的时候,那日外头下着雨,他没有带伞,看起来很狼狈,但脸上的笑容却像一道暖阳,划破了所有阴霾。

  很多年前,她曾见过一模一样的笑容。

  那年她十六岁,如愿嫁给了自小便心心念念着的男人,他有着满腹经纶、谈吐风趣、气质卓然。

  成亲那日,外头下着小雨,她偷偷掀起轿帘,映入眼帘的是灰蒙蒙的天色,就跟此刻牢房窗户外的天空一样。

  可是,那个时候他出现了。

  骑在马上的他虽然淋湿了头发和衣裳却仍旧意气风发,马儿停在了轿子边,他微微弯下身,看着轿子里的她,清亮笑容扫走了阴霾,她觉得分外的暖。

  他说:“快把喜帕盖好,要是让别的男人瞧见了来抢亲怎么办?”

  那一日的雨,是甜的。

  婚后,他待她极好,他们恩爱得人人称羡。

  一年多后,他如愿高中状元,前来洛阳赴职。

  年轻有为的他得了大家闺秀的垂青,渐渐有了越来越多的流言蜚语传入她耳中,她皆是一笑置之,甚至从未询问过他,她自信地以为他会许她一生,直到那纸休书落在了她面前。

  她被赶走后没多久,他风风光光地迎娶了那个女孩。

  那一日,洛阳城里好多人都去看热闹了,她也去了,看着马上那个一身喜服的他,她想到了曾经在她耳畔响起过的那一句——“快把喜帕盖好,要是让别的男人瞧见了来抢亲怎么办?”

  后来,听闻他平步青云。

  而她……她为了活下去拼尽全力,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她没得选,再脏钱她也要挣,她得吃饭……

  她曾以为自己再也不可能爱上任何人了,直到遇见了陈维,确切地说,是直到遇见了像极了他的陈维,她将那些没能付完的深情全都转嫁到了陈维身上。

  为陈维死,即是为他死……

  “那场雨一直都有停,直到今天还在下,我始终没能等到真正能够冲破阴霾的阳光呢。”

  余薇薇幽幽的话音传来,她嘴角带着笑,那是一种让九金觉得分外揪心的笑,弥漫着凄楚。

  她未付过情、也未被负过心,无法感同身受,可她至少知道不能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于是,她保持着沉默,消化着这个沉重的故事。

  许久后,余薇薇再次启唇,“我告诉你这些只是为了让你知道真相,你应该知道的,但我绝不会改变我的供词,你就当是成全了我吧。”

  “可是……”

  余薇薇打断了她的话音,“绿莲,这一生我过得太累了,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你若是多少觉得有些不忍,那就祝我来生锦绣安康。”

  “我不会让你那么快有来生的!”

  “……”

  “你得活下去,活着就总能见到阳光!”

  余薇薇没再说话,她就像是个久经沧桑的老人笑看着稚童放出了豪言壮语,想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曾满怀希望,也曾年少气盛,也曾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被打倒……可她甚至想不起来,她是从什么起不再鲜活逐渐枯萎……

  枯了就是枯了,再好的阳光也救不活了。

继续阅读:你就这么想冠我的姓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上九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