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庆功派对
阮笙绿2019-09-18 10:153,443

  连日来的高强度训练,让人疲惫不堪,当时一心想着比赛,身心都是紧张的,感觉不到什么,一放松下来,就垮了,只觉得腰酸背疼,还总是犯困。即便黎北楼给队员们放小假,最近三天都不用去练功房,凌恣意早早回家,一天睡满八个小时,依旧睡不醒。

  凌恣意强撑过刘大头的数学课,下了课就撑不住了,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准备睡一会,就被林默摇醒了,“秦洱,别睡了,下节课是物理,上周发的卷子你做好了没有?物理老师说了这节课检查的。”

  凌恣意一个激灵坐直身子,“什么卷子?”

  林默一脸“就知道你忘了”的表情,“就那张期中模拟卷,放学的时候老师发的。上周你每天想着训练,发卷子的时候你往包里一塞就跑了,估计也没时间做,趁现在大课间赶紧做做。不然被铁扇公主盯上有你受的。”

  铁扇公主是物理钱老师的外号,物理老师的老公也是本校的老师,姓牛,学生们就叫牛老师“牛魔王”,叫这位钱老师铁扇公主。

  凌恣意赶紧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被自己遗忘在角落里的卷子,林默看她急得一头汗,就把自己的卷子也摊开,“赶紧抄一抄,反正上课老师还讲呢。”

  学霸的尊严让凌恣意下不去抄作业的笔,但是时间实在来不及了,又不想一把年纪了,还被罚站,只能含泪抄了。

  前排殷路路看到凌恣意抄作业,觉得新鲜,忍不住凑过来打趣,“还是头一次见秦洱抄作业呢,以往都是别人抄她的。”

  凌恣意左侧的男生李冶转着笔摇头晃脑:“不抄作业的高中生涯,不是一个圆满的高中生涯,秦洱今天终于圆满了。”

  周丝雨回过头来,撇了火急火燎的凌恣意一眼,不无羡慕地说:“舞蹈社这回算是露脸了,听说这次的咱们市的邀请函争夺赛严酷程度,刷新史上之最。”

  孙琼也说:“我看了,真得是厉害。之前听说参赛的有红枫叶有二十九中,以为咱们学校肯定又是陪跑呢。”

  “加赛那段视频在网上传得到处都是,听说有经纪人想挖秦素雪雪姐和蒋钦哉同学去参加选秀节目。”郑一梦看着周丝雨小小声地说。

  周丝雨故意忽略她的视线,也没接她的话,起身离开了。

  郑一梦失落地低下头,没再继续说话。

  她的话也不知真假,不过也有很多同学听说了,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气氛空前的热烈。

  林默感慨:“我们排球社今年比赛要能拿到名次就好了。”

  “我们声乐社太渣了,报名都不敢报,唉,我都想去舞蹈社了。”

  “会跳舞吗你?”

  ……

  凌恣意埋头抄作业,并没有注意到同学们在聊什么,就是隐约觉得,同学们似乎并不怎么排斥秦洱了,“神经病”这个词,她这几天更是一天都没听到过。

  为了鼓励舞蹈社,也激励其他社团,学校在升旗仪式结束后,特意表彰了舞蹈社。教导主任激情昂扬地念着表彰词,之后由蒋钦哉代表舞蹈社所有人,上台去领取了学校颁发的优秀社团的锦旗。虽然都是老一套,但是套在钦哉身上,凌恣意就觉得赏心悦目,鼓掌鼓得手都红了,困劲则早已烟消云散。

  放学后,大家带着锦旗去看景奇,景奇气得哇哇叫,“上台领锦旗的人应该是我,是我!”

  钦哉笑起来,“那学长你要好好养伤了,省赛还等着你上场呢。”

  省赛在12月份,不知道景奇的伤能不能好。

  景奇自己心里也没底,但嘴上依旧是信心满满,“我这也不严重,过几天就能下地了,省赛一定能上,我再掉链子我就是猪。”

  他赌咒发誓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虽然可信度有待商榷,但大家都知道,他想要参赛的心是真的,这点毋庸置疑。

  看完了景奇,大家还想去看看孟之义,然而景奇说:“老孟去洛杉矶做手术了,昨天刚走了,没跟大家说也是不想让大家去送,老孟最不喜欢伤感的气氛了。”

  大家沉默下来,景奇又说:“虽然没去送,但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去接嘛,别那么丧嘛,拿出点精气神儿来,我们可是明日之星。”

  凌恣意想象着失去双腿的孟之义坐着轮椅出现的画面,突然有些害怕那天的到来。

  大家估计也跟她有同样的害怕,都沉默着,没人能笑得出来。

  晚上回家,秦洱终于打来了电话,听起来精神不错,开口便是:“祝贺你,也祝贺蒋钦哉同学……”

  凌恣意笑了笑,“也祝贺你,闯过了一关。”

  “医生说我能站起来。而且我瘦了二十斤了。”

  “自从我加入了舞蹈社,一心训练,拿到了邀请函,再没人说秦洱是神经病了。你看,尊重是自己赢回来的,不是祈求别人给的。”

  “……我有一些明白了。”

  “我最近也才刚刚明白了一些事……”

  “我会回学校的……”

  “等你回来。”

  蒋明朗许诺的庆功派对定在周六,上完上午半天课,就有大巴来接,将方便出席的舞蹈社成员们带到了郊区的林湖别墅区。

  这片别墅区临湖,又临露营区,人气很旺,多数都是有钱人买来度假用的,也有不少,像他们面前这栋一样,装饰新潮,专门出租给年轻人们开派对用的房子。

  蒋明朗租得这一栋就在湖边上,装修走得是地中海风格,大片白蓝的色彩,明亮又清爽,院子里有一条旧帆船改成的休息区,还有船锚、捕鱼网等等装饰摆件。

  因为决定了要烧烤,房东就给大家准备好了烧烤用具,食材则是蒋明朗自掏腰包买的,黎北楼给大家带了不少饮料,以及不含酒精的果啤,还有一大箱健康的网红小零食。舞蹈社的同学们看着这一堆吃的,一个个开心得就像掉进米堆里的小老鼠。

  “听说这个芒果干巨好吃,我妈平时都不给我买,说是垃圾食品,让我直接吃芒果。”

  “我妈也是一点零食都不让吃。哇哇哇,这个牌子的核桃仁我在直播里看到过。”

  “你们快来尝尝这个鱿鱼干,柠檬风味的,吃起来好特别。”

  “这些肉脯都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

  ……

  吃零食都吃得这么幸福,黎北楼都不忍心打断他们,但还是不得不提醒,“别吃饱了,还要留着肚子吃烧烤呢。”

  “放心放心,这点东西也就垫垫底,不耽误正餐。”

  “就是,教练,我饿得都能吃下一头牛了,一点零食算什么?”

  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消耗食物的速度十分惊人,一箱子零食转眼就下去了大半,黎北楼无奈只好又打电话订购了一箱,留着给这群“饿狼”当饭后点心。

  蒋明朗跟钦哉一起装好了烧烤架,回来就看见这幅画面,摇头笑着拍了拍黎北楼的肩,“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说得就是这个时期的孩子,所以我真得买了半头牛。来吧,教练同志,帮着搬肉去。”

  “好。”黎北楼应着声跟着蒋明朗去他停车的地方搬东西去了。

  凌恣意混在一群狼里,吃了两包果干,饿得“咕噜噜”叫的肚子才算舒服些,转头看见钦哉还在烧烤架前忙活,刚准备拿包芒果干给他,秦素雪就走过去,给了钦哉一包花生,“你也吃点东西吧,这些待会大家一起弄。”

  凌恣意看见那包花生,心中一紧,几乎是扑着过去,将花生抢了下来,紧张道:“钦哉不能吃花生,他对花生过敏。”

  钦哉确实对花生过敏,小的时候,第一次添加辅食,凌恣意就给他吃了一点点花生酱,结果全身起红疹子,吓得她魂都飞了,抱着钦哉就往医院跑。虽然打了针之后疹子全消了,但凌恣意非常自责,浑身红疹子,大哭不止的钦哉,至今还历历在目,她每每想起就浑身发抖,从此她家就再没有出现过花生,以及任何可能含有花生的食物。

  钦哉自己也知道自己花生过敏,十分注意,平时吃饭都是蒋明朗给他单做,他在校长办公室里解决,这事儿从没跟别人说过,所以凌恣意的紧张,让他十分诧异,奇怪问:“你怎么知道我对花生过敏?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啊。”

  主要是他觉得一个大男人不能吃花生,这件事有些丢人。算是青春期孩子的奇怪的自尊心吧。

  所以这件事连一直默默关注钦哉一举一动的秦素雪都不知道。

  情急之下失了态,凌恣意回过神来,挠挠头,灵机一动,指着远处,“蒋校长告诉我的。”

  “蒋校长跟你说这个干嘛?”钦哉别扭道,“什么话题能聊到我不能吃花生?”

  “忘了……哈哈哈……大概是讨论食堂饭菜的时候。”凌恣意干笑两声,将手里的芒果干塞给他,“吃芒果干吧,这个安全,而且你也喜欢。”

  “谢谢。”钦哉接过芒果干,撕开包装吃了几片。味道还可以,酸酸甜甜的,是他小时候会喜欢的口味,现在已经没那么喜欢了。

  秦素雪在为给他拿了花生感到自责,低头连声道歉:“对不起,钦哉,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花生。”

  钦哉忙摆手,“学姐别这么说,是我自己没说过,怎么能怪你?”

  秦素雪还是觉得内疚,一直垂着头没说话,样子十分沮丧。

  凌恣意看了十分不忍心,就拿了鱼竿过来,问钦哉:“我们一起去钓鱼吧?学姐你也去吧?很好玩的。”

  秦素雪抬头看了看蒋钦哉,见他没有反感的表情,这才点点头,舒了一口气。

继续阅读:63.同病相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儿子是队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