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灯会白许初动心(1)
程饭饭2019-03-14 14:342,925

  小青看着美人儿,眼神发直,心想完了完了,论美色,自己只能退居第二了。不过,送上门来的绝色佳人,岂能辜负?

  她刚想从佛像后扭出去,被四妖七手八脚拉回来,手下阿罗上前温柔地为他擦去鼻血。

  大鼓不忍直视,“老大,注意仪态。”

  小青挣脱出来,盘在柱子上做作地摆了一个造型,殷勤招呼道:“这位美人,找谁啊?”

  白素贞看了眼她甩来甩去的蛇尾,问:“你就是那只青蛇妖?”

  小青嘿嘿笑着,险些流出口水来,“美人好眼光,今日是特意来寻哥哥我的?这十里坡都是小爷我的地盘,你可愿意留下来,让哥哥我照顾你?”

  身后的手下很不给面子地揭短:“就老大这搭讪的技术,真要变公的,那不得一辈子光棍?”

  众人齐齐点头附和。

  白素贞不知道她来路,想起自己来此的原因,开门见山道:“是不是你下毒害的于家娘子?解药拿来?”

  小青故作浪荡地挑眉说:“美人,你若是跟了我,别说解药了,我都是你的。”

  白素贞没跟他这样的妖物过交道,皱眉打量了眼庙宇,又看看浪荡不羁盘在柱子上的半蛇身的小青,不屑道:“不过是只五百年道行的小蛇妖,下毒害人不说,竟敢调戏姑娘家!今日我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早晚变孽妖!”

  她手一翻,长剑出现在掌心,二话不说,就朝小青刺了过去。

  小青抵挡不住,只得且挡且推,嘴上不饶人:“还真挺凶的,不过小爷喜欢。”

  二人立刻缠斗起来。几个回合下来,小青明显不敌白素贞,立刻翻身逃出了庙宇,白素贞也追了出去!

  后面观战的四只手下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糟了,老大又打输了,他们怎么办?三人看向贵宝讨主意。

  贵宝急吼吼道:“保护小主子!”

  四人立刻跟了出去,但乌龟精速度慢,走不快。螃蟹看着忍无可忍,一把打横把乌龟抱了起来,就朝一旁冲了过去。

  “门在这边!”阿罗吼道。

  走错方向的两人连忙侧过身体,横着朝门外走去。

  白素贞看着面前青蛇妖已经快没招架之力,想着应该很快会拿到解药,没想青蛇突然现出了原型。青色大蟒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迎面吐出一团毒气。

  白素贞微微一笑,也不躲,反手将那团毒气又挡了回去,青蛇软趴趴地被打飞了。

  青蛇倒地后,变回了人身,挣扎着想要起身,满脸无限委屈的表情。

  白素贞长剑指着他的咽喉道:“我是峨眉山灵蛇谷的白素贞,看在同道份上,本想放你一马,可你居然害人性命,今日我便灭了你吧。”

  小青趴在地上,一脸不忿地道:“小爷我做过的事我一定认,没做过你可别栽赃我。我什么时候害人性命了?”

  白素贞声音愈冷,目中含着冰霜,指责道:“还不承认,你下毒害一位妇人,我查过了,她中的就是你的蛇毒!”

  小青皱眉想了老半天,才一拍脑袋:“你是说那替儿子求平安符的妇人?”

  白素贞冷哼:“你终于肯认了!”

  小青哭唧唧地哼哼:“那是意外啊……姐姐你听我解释,真相是这样的……”

  数日前,小青被临安城里突然来的蜈蚣精占据了地盘,打又打不赢,只能领着手下蜗居在女娲庙,靠着人类的贡品度日。

  那天,小青盘坐在供桌上,正和几个手下吃着贡品,刚咬了口苹果,就听到庙外有动静。

  小青催促道:“有人来了,去,干正事!”

  她放下苹果,和众妖一起,化做了佛像,却不忘眯眼看着走进来跪在蒲团上的女子,

  衣衫破旧,却还整洁,跪在佛像前十分虔诚地拜着。

  “求女娲娘娘保佑,保佑我儿子长生平安长大。”她磕了几个头,起身准备离开时,目光扫到了桌上的贡品,忍不住舔了舔唇,“家里如今吃了上顿没下顿,拿几个,娘娘应该不会怪我的吧。”

  女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四下看了看,将桌上的贡品都装进了衣兜里。发现了被啃了一半的苹果时,她迟疑了一下,又安慰自己:“虽然被老鼠咬了,但另一半还是好的,这个我自己吃吧。”

  ……蹲坐在供桌上的几人,眼都直了。等于娘子带着贡品离开,马上显了形。

  小青怒道:“太可恶了,你们看到了没有,她偷咱们东西,居然还说我是老鼠!”

  大鼓点头:“简直是污蔑!老大,你比老鼠漂亮多了。”

  阿罗却道:“老大,那苹果你啃了一半,她居然不嫌弃你的口水。”

  大钳耿直地说:“口水里还有毒……”

  小青愤愤地拍了拍供桌道:“那也是她活该,我都好几天没吃饱了,她也不知道给我留一个!”

  白素贞听着小青受了天大委屈一样地重复当天的事儿,持剑的手收了回来。

  小青见她态度温和,恨不得捶胸顿足:“你们说我是招谁惹谁了?偷贡品的是她,因为她吃我吃剩下的苹果,中了我的蛇毒,你还把我给揍了一顿。你说我冤不冤?”

  白素贞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上前虚扶了下小青,诚恳地道歉:对不起,这位小兄弟,是我莽撞了。现在那位于家娘子危在旦夕,还请小兄弟送一滴蛇胆汁给她解毒。”

  小青也懂的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趁机摸着白素贞的肤若凝脂的手,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道:“你放心好了,小爷最是良善,最喜欢以德报怨了。阿罗,去把那供桌上的瓶子拿下来给我。”

  小青冲阿罗使了个眼色,阿罗顿时了然。阿罗取来一只陶土瓶,小青将一滴碧绿色的胆汁滴入瓶里,交给了白素贞。

  白素贞没想到对方会如此通情达理,拿到解药,向他作别:“多谢小兄弟了,打扰了。”

  小青不怀好意地挥挥手:“好走,不送。”

  送走了白素贞,小青面色一沉,一屁股坐在了供桌上,愤愤地说:“说什么她都信,蠢成这样,修为居然比本少爷还高,没道理啊!”

  四个手下连忙殷勤地捶腿的捶腿,捏肩的捏肩。

  大钳劝道:“老大,虽然她修为比咱们高,但她那脑子可远不如你啊。”

  小青指头绕着一缕头发,有些得意地挑挑眉:“没人能从小爷我手里讨得便宜,那瓶子里可不止有我的胆汁,还有那只臭蜈蚣的妖血!那位大美人儿带着妖血招摇过市,肯定会让臭蜈蚣不高兴。你说蛇妖大战蜈蚣精,谁能赢啊?”

  阿罗诚实地道:“当然是蜈蚣,老大你不就打不过那蜈蚣吗?”

  大鼓却道:“也不一定,老大还被那美女蛇给打趴了呢!”

  小青本来还得意洋洋,听到几人的话,几巴掌扫了过去。四人抱头鼠窜、捂嘴偷笑。

  临安城中,法海已经追查了几日妖气,却毫无发现,再查不到一丝一毫的妖气异动。他在集市中查看良久,毫无所获。

  法海走到一处摊贩面前,将辟邪禅杖往墙上一靠,目光炯炯地盯着那摊贩。摊贩没见过这样目光凛冽,不怒自威的和尚,有些发怵。

  法海单掌一竖,施了个礼:“施主……”

  摊贩手忙脚乱地拿起身边的勺子,舀了一勺粥,倒入了法海单手擎着的紫金钵中。

  法海看着装了粥的紫金钵,愣了一愣,解释道:“我不是要化缘。”

  摊主被他盯得害怕,忐忑道:“大……师,那您有……有有什么要吩咐的?”

  法海双手合十,问道:“施主成日在这里摆摊,可曾听闻什么怪事?”

  摊贩暗想有比你更怪的吗?

  被法海的目光扫过,他突然道:“这么一问,我还真想起来了!最近,临安城丢了很多孩子,都是承接香火的独根独苗!造孽啊。大家都传,这临安城怕是有妖怪,专门抓孩子吃呢!”

  法海双眉一簇,问道:“妖怪?难道是那只应劫而生的千年妖孽?”

  就在此时,法海的辟邪禅杖忽然抖动了起来,法海目光一凛:有妖!

  摊贩还想再说什么,面前的法师竟然不见踪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