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灯会白许初动心(2)
程饭饭2019-03-14 14:343,096

  白素贞拿到了解药,急冲冲地赶回临安,走到半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什么味啊?血气这么浓,和那晚的妖气倒是有几分相似。

  她从怀中拿出了那装着解药的瓶子,打开瓶盖,一股杀气腾腾的红色烟雾升将出来。

  白素贞立时脸色就变了,那条青蛇实在太歹毒了,居然在救命的解药里掺杂妖血!

  她捏了个法诀,朝瓶子一指,一道白光射入瓶中,瓶口腾出一红一白两股气体,交汇缠绕,逐渐消失不见。

  唉!这回应是无碍了!

  她放心地将解除杀气后的解药收入怀中,刚要离开,一道金光朝着她直射而来,她扭身一躲,险险避过。

  法海的声音倏忽而至:“妖孽,胆敢在此作祟。今日我便灭了你!”

  白素贞急忙辩解道:“你误会了!”

  法海口诵法号,金刚怒目般注视她道:“何来误会,妖孽受死!”

  法海怒喝一声,便朝白素贞攻来,白素贞连忙闪避。法海不管不顾,挥舞禅杖,却意外发现禅杖滞重,竟然挥之不动。白素贞不愿恋战,飞身就要离开。

  “孽妖,哪里走!”法海拉开架势,举起紫金钵,就朝白素贞罩去,岂料紫金钵倾斜,倒了一地的粥。

  看着这一变故,法海怔愣了一下,这一愣神的功夫,白素贞已经逃出去很远了。

  不过是想做件善事,没成想惹下这么大个麻烦。

  白素贞一路上飞檐走壁,法海也一路紧追不舍。法海一手拿着紫金钵,一手挥着禅杖,口中念出经文咒语。咒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梵文符号卐字,逼向白素贞。

  白素贞避无可避,正烦扰时,到了济世堂的后门。她顿住脚步,立刻化出原形,缩小了身体,从门缝中钻进了济世堂的院子。

  时近黄昏,济世堂的后院一片静谧。白素贞急于摆脱法海,随便选了间屋子,从窗口游了进去,钻入床上的被子中,将身体盘成了一团,戒备地盯着外面。

  房门被人悄悄地推开了一条缝,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走进来。

  咦?白素贞仔细一瞧,这两人有些熟悉,不是济世堂的小姐和丫头吗?

  银香小声道:“小姐,咱们这样随便进许相公的屋子,不太合适吧?”

  金如意不耐烦地嘟起嘴:“这济世堂都是我家开的,汉文哥哥的屋子不就是我的屋子吗?我的屋子我为什么不能进?”

  银香挠挠头道:“话虽如此,可这毕竟是外男的房间啊。”

  金如意下巴一扬,有些得意地说:“我就想知道,他为了娶我花了多少心思,悄悄地藏了多少老婆本。”

  两人在屋子里翻来翻去,脚步声越来越近,白素贞觉得自己要被发现了,心都悬了起来。

  金如意终于翻到了证据,扬起来给银香看:“你瞧瞧,这香囊的布料花纹跟我的衣裳一模一样,啧啧,他真是恋我成魔。”

  银香叹了口气道:“小姐,您忘了,那是老爷从西域采买带回来的,除了给您置办了一身衣裳,剩余的边角废料就赏给大家伙了。奴婢也有的……”

  金如意不满地瞪她一眼:“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啊?许仙把香囊珍藏在这里,就是珍藏着一份相思之情。银香,我想帮他一个大忙。你说,我爹爹若是看到我衣衫不整地在这里……会不会立刻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银香怯怯地道:“小姐,你千万不要啊,无媒苟合会坏你名声的!”

  金如意说得烦了,摆摆手赶人:“你给我出去,真扫兴!小心我告诉爹爹,把你给卖了!”

  银香被她粗暴地推出门,拍着门板劝道:“别,小姐!银香听小姐的。”

  金如意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忽然打了个哈欠,朝着床铺走去。

  白蛇只能缩进被子的深处,希望金如意不要注意到自己。

  没让金如意等太久,门锁发出了啪嗒一声,金如意面上一喜,立刻将自己的衣衫又往下扯了扯,朝着门口的方向露出了半个肩膀。

  法海破门而进,一把掀开被子,法杖带着劲风就朝着金如意劈过来,怒道:“孽畜,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在看到金如意衣衫不整的样子的时候,他堪堪顿住。

  金如意终于醒过神,看到陌生的法海,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啊,有采花贼!”

  法海立刻转身闭目道:“阿弥陀佛!非礼勿视!”

  白素贞看到如意一手捂住衣服,另一只手拿着枕头拼命地扑打法海。

  这时,许仙和银香冲了进来。

  许仙拦下如意问:“如意!你没事吧!”

  金如意看到许仙,立刻冲上前,扑进他怀里嚎啕大哭,“许仙,你快帮我打他!这淫僧想要轻薄我!”

  法海开口道:“施主不可妄言,贫僧是来捉妖,何曾轻薄于你!”

  如意肆意哭闹道:“你掀我被子,人家都快被你看光了,还不叫轻薄吗?”

  法海口诵法号:“阿弥陀佛,那妖孽一定还在附近!贫僧捉妖去也!”说完,飞身追出了窗外。

  许仙紧随其后追出去,金如意边哭边道:“快!抓着他打死他!臭和尚,采花贼!看我貌美居心不良!”

  众人没有留意的角落里,一条晶莹剔透的白蛇自床上爬了下来。

  济世堂的主人金师傅刚回来,便看到许仙追了出来,他正要问许仙发生了什么,忽然屋内传来了金如意的尖叫声——有蛇!

  金师傅快步赶过去,吩咐人道:“快,抓住它!别让它跑了。”

  白素贞带着他们窜东窜西,摔摔跑跑,玩得不亦乐乎。就在此时,一个碗倒扣在那还在四处乱窜的蛇上。

  白素贞顿时觉得头晕身软,心想这什么鬼东西……好呛啊……

  金如意见蛇被抓住,拍手称快,转头问:“许仙,你用什么了,这蛇好像晕过去了?”

  许仙平静地说:“雄黄粉,蛇怕雄黄。”

  金师傅皱着眉责备道:“真是的!怎么把蛇放进来了!银香你就是这么伺候小姐的?我当初买你这个丫鬟可是花了整整二两银子,好茶好饭地供着你,可不是让你光享福不干活的!”

  这套说辞许仙都已经能倒背如流了,他学着金师傅的口型和动作骂着,竟然一字不差,惹得金如意噗哧一笑。

  银香怕主人责罚,急得对着金师傅一阵耳语。

  金师傅怒道:“什么,如意,淫贼掀你被子,你被看光了?”

  金如意捂脸嚎啕,“爹!你那么大声干嘛?还嫌女儿不够丢脸么?”

  许仙上前劝道:“师父,事情没有银香说的那么严重,那淫僧虽然意图不轨,但师妹机智过人,并未让他占得任何便宜……”

  金如意对许仙的溢美之词深感受用,抽泣着连连点头。

  金师傅仍深皱着眉头道:“可是,如意怎么会在许仙房里?许仙!我警告你,你别打如意的主意!我的女儿日后是要嫁大户人家的!”

  许仙毕恭毕敬深施一礼:“师父教诲得是,师妹如天边朗月,许仙只能仰望,哪敢造次?”

  金师傅点头撇嘴道:“算你有自知之明,像我家如意这般国色天香,性格温良又善解人意的姑娘,就算是配王孙贵族那也是绰绰有余的!去吧,把这蛇杀了,蛇胆留着配药。”

  许仙得了金师傅的命令,拎着笼子走到河边,往里面望去。小白蛇晶莹秀美,眼中灵气逼人,正昂起头,淡定地与他对视。

  白素贞看着他,暗暗用眼神告诫,你可别觉得你杀得了我,你那叫偷袭懂不懂?我是一时大意,才被雄黄给呛着了!

  许仙看着不停冲自己吐蛇信子的白蛇,丝毫没有畏惧之意,不由感叹:“好有灵性的眼睛,该不会是成精了吧?”

  小白蛇浑身一僵,木木地看着许仙,似乎被他的话吓着了。

  许仙忍不住一笑,将笼子打开,放在近水处。

  许仙温和地拍了拍笼子,看着她说:“走吧,我不杀你。蛇胆我可用其他药物替代,不需伤一条性命。前方便是温泉泉眼,你可去那里暂避寒气,以后可不能擅自到人房间里取暖了。”

  白素贞有些惊讶,咦?好像他没她想的那么坏。

  小白蛇直起身来,身体上下动了动,说不清是留恋还是感恩。钻进了水里,又再次回头,似乎想认清这个仗义相助的俊朗书生。

  许仙被它这通人性的举动给愣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白素贞在水底,化做了人形,抬眼看着立在岸边微笑的许仙,许久也露出了笑容。两个人便这般,一个在岸边,一个在水底,隔着倒映月光的湖水,相望微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