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峨嵋化形入红尘(3)
程饭饭2019-03-14 14:342,863

  夜凉如水,临安城里家家户户点起了灯,街上已没有多少行人。

  刚从衙门回来的李公甫一脸烦躁,看什么都觉得不顺心,纽扣解了几次都没解开,他愤愤地拉扯着。

  娘子许姣容摇了摇头,生怕扣子被他给拽下来,上前替他将外袍脱下收好,有些埋怨地道:“今儿怎么回来得怎么晚?”

  李公甫一口喝光茶,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碗跳了起来。

  “畜生!干的都是断子绝孙没天良的事。”

  许娇容放好碗,给他填了新茶,诧异道:“平白无故的发这么大火……”

  李公甫摇摇头,慢慢跟她解释:“这些天不是老丢孩子吗?这丢的不是几代单传,就是寡母带大的心头肉,凶徒还把孩子的血衣放在人家家门口挑衅,别提多残忍了。我带着兄弟们多巡逻几次,一定要抓住那畜生千刀万剐!”

  许姣容点点头,“对!官人,你自己也要当心。作孽啊,听说失踪的全是男娃。大家都传这是专吃童男的妖怪呢!你要是打不过妖怪可咋办啊?”

  李公甫又开始不耐烦了,嫌弃道:“这世上哪来什么妖怪?妇人之见!”

  院门被推开,许仙伴着月色从外面走了进来。听到二人谈话,他笑着接嘴道:“是啊,我姐夫说没妖怪就肯定没妖怪,就算有妖怪,姐夫一身正气,也镇得住!”

  李公甫开心地笑:“还是汉文聪明。”

  许姣容看着二人一唱一和,嗔怪道:“护着你姐夫是吧?行,我妇人之见,今晚的饭你们两个男人自己煮吧。”

  许姣容作势就要走,许仙和李公甫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公甫连忙拉住了妻子,先服软道:“夫人言之有理,这临安城里一定有妖怪,咱们要小心别当了妖怪的点心。”

  许仙也不甘落后,忙帮衬道:“是啊,妇人之见怎么了?咱们必须洗耳恭听妇人之见。圣人云:不听妇人言,吃亏在眼前。”

  许姣容看着二人献宝一般地讨好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看向许仙道:“今日生意如何?”

  许仙笑道:“卖了不少药,银子凑够了,我把我能想到的解毒方都配了几副。”

  许姣容一脸的愁容,想了想道:“菩萨保佑,一会儿去给于娘子熬药!”

  许仙放下杯盏,看着桌案边的一副九连环,纳闷道:“长生的九连环?他在咱家?”

  许姣容道:“在后院玩呢!他娘病着,他爹又摔伤了。没人照顾,我就帮着带带。”

  许仙愣住,回想刚刚一路走来,在后院并没看见人,突然觉得不好,拔腿向后院跑去,许姣容和李公甫匆忙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夜色深沉,大部分的店铺已经打烊了,只有当铺窗户里还漏出灯光。完全不知道自己惹人担心的长生,正踮着脚,怯生生地看着当铺掌柜,又看了看他掌心的珠子。

  掌柜捏着珠子,对着烛光看了又看,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

  长生乞求道:“掌柜爷爷,我娘说,这颗宝珠是我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打小就没离过身。如果不是我娘病重,我是不可能当了它的。您看看,它能换多少银子?”

  掌柜把珠子在手里掂了掂,又在灯下看了看,骂道:“别拿那些故事来蒙我!你这颗珠子比那河滩上的石头也贵重不到哪去,还想拿来骗我的银子,你当爷爷我傻啊?”

  长生慌忙道:“我没撒谎,这颗真的是宝珠。掌柜爷爷,您就换我几两银子吧,我娘还等着银子治病呢!”

  掌柜不耐烦地摆手道:“走走走,这里是当铺不是善堂,不施舍银子。这颗破烂珠子,你拿走,看着碍眼。”

  说罢,掌柜的推开门,直接将那珠子丢到了门外。长生惊呼一声,追了出去。

  长生刚一踏出当铺,当铺的门在他背后关上了。黑漆漆的长街,只余长生一人。

  街巷中,忽然刮起一阵风,地上的落叶被带着旋转翻滚。暗影中,一只巨大的蜈蚣正伺机而动。

  白素贞没劝动许仙,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就顺着漆黑的长街游荡。正走着,忽然顿住了脚步,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妖气?还带着血腥味,难道说……这里有景松说的那种伤人性命提升道行的孽妖?

  她好奇地看了一眼前方的街巷,寻着妖气飘了过去。

  黑暗的街道上,空寂无人。长生没找他的珠子,正跪在地上焦急地摸索着。月光下,巨型蜈蚣狰狞扭动着身体,缓缓地朝着长生所在的方向靠近。

  街口拴着的马匹被巨大的妖气惊扰,嘶鸣一声,挣脱缰绳朝着当铺的方向奔来。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那颗鲛珠,长生爱惜地握在手里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

  白素贞刚出现在巷子口,便看到了惊马冲向长生,而长生像是吓傻了似得,一动也不动。

  白素贞迅速捏出一个法诀,将那马匹套住,她冲过去,抱着长生跃到了一旁。

  “我的宝珠!”长生将鲛珠护在胸口,一脸惊骇地看着停在一旁的马匹。

  潜伏在暗处的蜈蚣精在白素贞出现后,立刻缩了回去,不见踪迹。

  长生感激地说:“谢谢姐姐救命之恩。”

  白素贞看着他死死地护住那颗鲛珠,便知道此物对这孩子来说十分重要。她摸了摸长生的脑袋,温言问道:“傻孩子,为了一颗珠子,你险些丢了性命,知不知道?”

  长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娘说,这颗珠子是我出生时含在口中的,一定是我的护身符,不能丢的。”

  白素贞好奇,既然如此,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给人看?

  “你娘呢?这么晚了还让你满街乱跑。”

  长生想到什么,眼圈发红,哽咽着道:“我爹上月摔折了腿,没法出工,娘又生了重病,家里没钱,我要当了珠子给娘亲治病……”

  白素贞想了想,取下自己发间青丝,化作了金丝线。白素贞将它穿入鲛珠,挂回长生的脖子上。

  奇怪!这颗珠子既然是这孩子的伴生珠,为何却感觉不到灵气。

  长生看着她的面容,感激地说:“谢谢您,神仙姐姐!”

  白素贞激动道:“你喊我什么?”

  长生道:“神仙姐姐啊,你朝那马一指,那马便停了下来。刚刚又用“仙术”帮我穿珠子,你一定是天上下凡的神仙姐姐。”

  白素贞嗫嚅,其实,她……

  两人结伴走到黑夜的长街上,月光将一大一小两条影子投在墙上,让这夜色也温柔了些许。

  长生晃了晃白素贞的手臂,像是求证一般问:“神仙姐姐,我娘说过,乖孩子听话一定会有菩萨保佑。我一直都很乖,所以姐姐就下凡来救我娘了,对吗?”

  被长生眼巴巴地看着,白素贞刚想开口解释的话便咽了回去,灿烂一笑。

  “对,放心吧,你娘肯定没事的!”

  长生开心地跳起来,向她招手说:“太好了,神仙姐姐。你快跟我来。”

  不顾白素贞的反对,长生牵着她兴奋地朝自己家跑去。

  尾随在后的蜈蚣精并没有放弃,身形不断逼近。白素贞停住了脚步,不动声色地发出一道灵力,一击之下,蜈蚣精迅速退走。

  即将进门时,正好撞见到了正疯狂寻找他的李公甫一家。

  长生捂着脸,哀嚎一声道:“啊,是李伯伯一家,糟了,我出门的时候忘记给他们打招呼,他们一定急死了!姐姐,咦,姐姐你怎么了?”

  白素贞还在回望刚刚蜈蚣精退走的方向,她竖起手指,笑着跟长生说:“嘘——姐姐明日到你家看你娘亲。你快跟他们回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

  “那姐姐一定要来呀。”长生不舍地朝她挥挥手,跑进了屋子。

  长生进屋后,白素贞跳上一棵大树,倒挂盘卷,观察四周。刚刚还很明显的带血腥的妖气竟然不见了。

  而就在她背后,突然有无数狰狞的爪子,迅速抓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