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峨嵋化形入红尘(2)
程饭饭2019-03-14 14:344,018

  那姑娘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发现自己,敲了敲济世堂的后门。小厮打开了门,那姑娘立刻闪了进去。

  原来是个女的?怎么回事?

  白素贞连忙捏了个法诀,隐去身形,穿过墙门跟着那女子走了进去。

  女子走进了房间内,早有丫头连忙迎了上去,“小姐,你可回来了!急死奴婢了。”

  女子道:“着急什么啊!我不才出去一会嘛!”

  “您没被人识破身份吧?”

  女子得意地挑挑眉:“本小姐亲自出马,怎么可能被人看出端倪!”

  “小姐您这次帮了许相公这么大的忙,他一定会十分感激你的。”

  “那可不!汉文哥哥能成“临安小华佗”,还不是得靠我扮“庸医”来衬托!他对我一片痴心,我自然也要为他分一点忧。”

  白素贞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合谋演双簧!那许仙居然冒充华佗转世,败坏医仙大人的名声!真是可恶!若不给点惩戒,他怕是不知悔改。

  白素贞手中捏出一个小法诀,正要施展,却听见院外门一响,法术打在了桌上的花瓶上,她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花瓶,才没有露馅。

  丫头银香看到花瓶似乎歪了一下,再眨眼花瓶又正了,她揉了揉眼睛,四下看了看,一脸迷糊地挠挠头。

  院子里,许仙提了食盒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

  金如意看了看东西娇嗔道:“咳——可算回来了,今晚是你当值,若是迟了,当心爹爹扣你工钱。”

  许仙无奈道:“我来晚是为了给你买刚出炉的陈记酥油饼,你昨日不是提过想吃吗?”

  金如意立刻展开笑颜。

  小丫头银香笑着道:“陈记酥油饼!小姐,那得有十多里路呢,你随口提一句,人家就放在心上了。”

  金如意瞪眼嗔怪道:“多嘴。”

  许仙却不在意地道:“应该的,如意可是帮了我大忙。”

  “一盒酥油饼就想把我打发了啊?”说罢,金如意就从许仙手中夺过了诊金袋子,手指绕着袋子扎口的线,将袋子晃了晃,银钱的声音让她得意地挑了挑眉。

  合伙骗人还这么嚣张!那袋子里一定是他们骗来的赃物。

  白素贞看得不忿,手指捏出法诀,灵气射出,一下钩住了那钱袋子。灵气牵着钱袋子朝前飞去,金如意被拉着朝前一扑,摔倒在地,头上簪子滑落摔成了两截。

  许仙走过去,担心地问:“如意,你没事吧?”

  金如意怒道:“谁拉我?”

  银香小声提醒:“小姐,是你自己没站稳!”

  金如意瞪着银香道:“你笨啊,不知道扶住我吗?害得我簪子都断了!让我爹扣你工钱!”

  白素贞见此情景,忍不住捂嘴笑了一声,见许仙忽然回头朝自己的方向看来,连忙捂住了嘴。许仙似有所感,慢慢向她隐身之处走过来。

  许仙在她身边站定,俯下身,白素贞完全不敢动,两人慢慢靠近,呼吸相接。

  就在白素贞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的时候,许仙却是伸手采下了她身的一枝花,转回走到金如意身旁。

  许仙劝道:“别生气了,簪子断了,就用此花代替吧。”

  金如意嫌弃地道:“我又不是村姑,戴这种野花!”

  白素贞听了金如意的话,默默地摘下了戴在鬓角的花,她手上法诀一动,那朵花便重新盛开在了枝头。许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身朝那树旁望去,白素贞立刻消失在了原地,暗自庆幸没露馅!

  屋内,金如意头对着镜子看着鬓角的鲜花,面露欣喜之色。明明刚刚还很嫌弃,现在却宝贝的不行。

  银香嘟囔道:“小姐,您不是不喜欢这花吗?”

  金如意得意道:“怎么说也是汉文哥哥的一点心意……”

  银香赶紧竖起手指,用眼神提醒她,老爷听见你叫许相公汉文哥哥,又要责备你了。

  金如意不满地白了她一眼,只得改口:“人家许仙想尽办法讨我欢心,我如果不配合,他得多伤心啊?这花虽然不值钱,但戴在我的头上就不一样了。”

  银香纳闷道:“小姐,许相公最近好像对挣钱很上心啊?”

  金如意揽镜自照,对自己的容貌十分有自信,“他变着法子赚诊金。还不是为了凑够银子向我爹提亲,唉,为了早日娶我,他也是拼了。”

  银香不解,“小姐,您说许相公想娶你?”

  金如意嗔怪道:“不然呢?像我这样长得好,出身好,性格好,还有才华的姑娘,临安城里找不着第二个!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汉文哥哥家世不好,从来都很自卑。”

  银香笑道:“那小姐对许相公……”

  金如意得意一笑:“虽然他配我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我金如意又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就勉强答应了吧。”

  银香却担忧道:“婚姻大事要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万一老爷不同意怎么办?”

  金如意拿出小姐的气派,争辩道:“我会强迫我爹听我的。”

  银香摇摇头:“哪有儿女强迫爹娘的啊?”

  金如意终于不耐烦了,摆摆手道:“好啦好啦,跟你说话真没劲。”

  离开济世堂后院,白素贞越想越是不忿,招摇撞骗的神医竟然还想蒙蔽世人,她才不答应!不知不觉来到衙门门前,白素贞有了主意,她随手一揽,手中多了一份诉状,不管不问地把状纸塞到捕快手里。

  捕快接过状纸,好奇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惊奇道:“你要状告那济世堂大夫冒充华佗转世骗人?”

  白素贞点头,“我按照你们凡……人规矩写了状纸,你们是不是该去抓那骗子了?”

  捕快纳闷道:“那大夫骗你什么了?他是断错症了?还是卖假药了?”

  白素贞想了想说:“他没有断错症,卖的也不是假药。只是,他明明不是华佗转世,却骗人说他是华佗转世,虽然他骗的不是我,但是惩恶扬善是我的责任。”

  捕快露出古怪的表情,心想这姑娘是闲出毛病来了吧?没找跑这儿消遣他来了?将状纸还给她,捕快转身离开。

  白素贞不满地追了几步,心想怎么……怎么就走了?这和那些戏文里写得不一样啊,他们不接状纸,那怎么办?

  白素贞朝四下看去,目光落在了衙门门前的鸣冤鼓上。

  有了!

  走到县衙鸣冤鼓前,她拿起鼓槌狠狠地敲了下去。岂料,一鼓槌下去,那鸣冤鼓被砸了一个窟窿!白素贞一脸懵逼地看着那个被砸破了的鼓,怎、怎么办?

  还没等她想好,衙门刚关上的门又打开了。

  捕快不耐烦地指着她道:“又是你!破坏公物!”

  白素贞摆摆手,争辩道:“我只用了一点点力气……没想过这鼓这么脆……”

  捕快怒道:“还狡辩!抓住她!”

  眼见一群人朝着自己拥了过来,白素贞吓得赶紧转身就跑。

  终于甩掉后面的人后,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些凡人真是古怪,不去抓骗子反倒来抓她!不行,得去警告那骗子,让他迷途知返!

  看了一眼“济世堂”的招牌,她化作了一个白发白胡子的佝偻老者走进了济世堂。

  济世堂内,许仙正在看医书,神色专注,完全没留意到进来的人。

  待走进看清许仙手里医书的封面时,白素贞眼睛亮了亮。

  是苏敬的《新修本草》!

  她抬手就去拿那本书,却被许仙猛地躲开,眼神警惕地看着她。

  许仙打量着眼前的人,疑惑道:“这位……老先生,您是要看病还是要拿药?”

  白素贞摸了摸假胡须说:“咳——,小兄弟,老夫不是来看病的,老夫是来看你的。”

  许仙看着眼前人,猜测着她的来意。

  白素贞开始讲大道理:“孟子曾云“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小兄弟,做人不能不诚实,这样会被天道和人道不容的。”

  许仙挑挑眉,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反问道:“你认错人了吧?”

  白素贞歪着头,一副我怎么可能认错的表情道:“你是那“一诊一两银”的临安小华佗是吧。你这样冒充华佗转世骗人是不对的!”

  许仙放下手,继续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华佗转世?”

  白素贞想了想:“显而易见啊。你没装像。”

  许仙噗哧笑出声:“你说我没装像,莫非你见过真的华佗?”

  白素贞扬扬下巴,拍拍胸脯,“我当然见……我说你不要扯开话题,你们这些凡……,你们不是经常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吗?”现在一位老人真心规劝,你就该痛改前非。”

  许仙耐着性子问:“我该如何痛改前非?”

  白素贞以为他听劝,立刻展开笑颜,摊手道:“很简单,把你骗来的东西交给我,我替你还回去。”

  许仙慢慢踱到她身旁,垂着眼睛看她,冷笑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以为加个胡子,就能出门招摇撞骗了,可笑!”

  他身高手长,一把扯下了白素贞脸上的白胡子,待见到她倾国倾城的容貌时,愣住了。

  白素贞没想到会露馅,也是愣了。

  许仙回过神,继续拿起书,掩饰刚刚的失态,“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我这次放过你。咱们医馆打烊了,你走吧。”

  白素贞不高兴了,小?他才小!她都一千七百多岁了!

  她挣扎着被许仙半拉半推弄出了济世堂,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喂喂!不要这么不尊重老人家好吗?

  白素贞气得跳脚,这骗子连老人的劝告都不听了!真是气死她了!

  旁边的叫花子看到她,立刻翻着白眼颤悠悠地走过来,晃悠着一只破碗。白素贞不明所以看看碗里不多的几个铜钱,摆了摆手,“谢谢,不要。”

  破碗再度晃了晃。

  白素贞无奈地说:“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伸手拿过碗,她快步走了。

  叫花子先是愣了一下,立刻叫喊着追了上去。

  许仙在窗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乞丐当街大叫:“哎哎,快来人啊,有人抢瞎子东西……”

  路人纷纷驻足看热闹。

  “大伙儿给评评理,这女子把我辛苦一天讨来的活命钱全给抢走了,我活不了啦!”乞丐捶胸顿足又哭又闹。

  路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白素贞这才反应过来,吃惊指着自己反问道:“你们说的是我?”她忙把碗递到乞丐手中,“对不起,我说过你这碗我用不上,是你执意送给我的,你一片心意我也不好拒绝。还有,我不知道你故意装眼盲游戏人生……”

  乞丐被她说愣了,抵赖道:“谁装眼盲了?我都瞎了三十年了!”

  白素贞皱眉,用手轻拂乞丐眼睛,乞丐被迫将翻起的白眼归位。

  白素贞诚恳道:“你不要故意翻眼朝天,这样就对了,你能看见了吧?你其实不是眼盲,而是用眼习惯不好……”

  人群哄笑。

  乞丐再想伪装,已经来不及,悻悻地抓了破碗扔下拐杖走了。

  白素贞叹道:“唉,翻着白眼过了三十年,真是辜负大好人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