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跳梁小丑
虬麟2019-06-13 11:153,258

  “慢着!”早有一名伙计挡在徐晟面前,阴阳怪气地问道,“你是——”

  徐晟一怔。阿林伯赶紧过来,“我们是辑里来的,想找你们东家谈点事。”

  伙计早见惯了西服革履的客商,此时见徐晟二人穿着普通且破旧,一脸轻蔑,何况他到荣记时间不长,根本不晓得辑里,冷笑着说道,“辑里是什么地方?没听说过。看你们也不像是做生意的,一点规矩都不懂,摆出来的样品那都是上等货,每天都要清理收拾干净的,不然怎么开门做生意?啧啧,还想找我们东家?也不照照镜子自己什么德行!小伙子,看看你的手有多脏啊?就这么摸我的货物,弄脏了你赔得起吗?”

  阿林伯再老实,却也不是任人随意拿捏的主儿,指着伙计的鼻子骂道,“小子!你别狗眼看人低!你以为我是第一次来荣记吗?货架上摆放的本来就是给客人挑选的,哪有还不让碰的道理?”

  “哟?!还敢顶嘴!”伙计声音拔高了八度,“乡巴佬!竟敢在荣记撒野?有事说事,没事滚蛋!想在这里耍无赖?老家伙,我可告诉你,这里可是租界,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让巡捕房来抓你?”

  阿林伯气得一阵咳嗽,老脸憋得通红,徐晟赶紧帮他揉着胸口,慢慢缓过劲来。

  徐晟狠狠地瞪了那伙计一眼,冷笑道,“没想到荣记竟是这么做生意的,居然会请你这样的伙计,以前人家说荣记江河日下、今不如昔,我还不太敢相信,毕竟是数十年的老字号了,可是今天亲眼所见,只怕……哼哼。”

  “你这个小乡巴佬!小赤佬!你说什么?”伙计只顾指着骂骂咧咧,见徐晟年轻力壮,又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也不敢上前推搡。

  徐晟有心要为阿林伯出口气,双手一摊,对伙计说道,“除了骂人你还会什么?我很想知道荣记为什么会用你这样的伙计,想必总有一些本事的吧?你会什么呢?让我想想。缫丝?不行,你手太笨;账房?也不行,一看就不识数的……对了,你在店里干活,丝品总认得吧?”

  伙计名叫侯三,原就是个地痞无赖,却有个模样俊俏的表妹,被荣记二少爷看中收了偏房,仗着这层关系便到这家分店谋个差事,平日里为人极刻薄,又好颜面,明里暗里得罪了不少人,偏偏二少爷极护短,人皆敢怒不敢言。

  徐晟心中猜度,眼前这个无理的家伙,嚣张跋扈、颐指气使的模样,如何能受人待见,果然他身边连个帮腔的都没有,便故意拿话激他。

  侯三猜不透徐晟到底想干什么,心里不由得一阵发虚,冲着其他人喊道,“老子被两个乡巴佬欺负,你们都是死人啊?也不知道过来帮衬我,你们就不怕我跟二少爷说,扣你们工钱啊?”

  话音一落,倒是有两三个伙计懒懒地勉强凑到跟前,却都没吭声。

  管事的此时恰好处理完货物,猛一眼看见阿林伯,他是认得的,心中一动,倒不忙着阻止,走到记录员身边,紧挨着坐在一条长板凳上。

  此时身边有了帮手,侯三的胆气一壮,“小兔崽子,本店的丝品大爷我自然都晓得,你是怎么个说法?”

  “很快就知道这夯货到底傻不傻,”徐晟嘀咕了一句,冷不丁欺身上前。

  侯三吓了一跳,连忙闪躲,顺手拽过一名伙计挡在自己身前,口中忍不住叫嚷起来,“喂喂,你想干什么?君子动口……”

  话音未落,岂料徐晟虚晃一枪,迈步闪身绕开一众伙计,到了货架前,伸手以极快的速度摘下了一溜货物标价木牌,拿在手中迅速打乱顺序,然后摊开。

  侯三直愣愣地盯着徐晟,不解其意。

  徐晟笑了笑,把木牌交到他手中,“你说,你都晓得自家的丝品,那就请你把木牌都挂回去吧,挂对了,那就说明你是有本事的,我为刚才的冒失向你赔礼。可要是你挂得不对嘛……”

  “你想怎么样?”侯三心里打鼓,他不过是在荣记混日子讨口饭吃,哪懂得什么丝品,此时才觉得这些个天天都能看见的木牌很是烫手。

  “我不想怎么样,很简单,如果你挂错了,那就向我家阿林伯道歉。”徐晟的要求倒是一点都不过分。

  “那我挂对了呢?”侯三眼珠子乱转,觉得或许还有蒙对的机会,实在不行就让其他人偷偷指点,边想着胆气不由得一壮,叫嚷着道,“我要你给老子磕头认错!”

  阿林伯大怒,正要上前理论,却被徐晟拦住。

  徐晟冷笑,“想让我磕头?你可没那个本事,不信你试试看!”

  众人不明就里,各自觉得徐晟太过托大了,侯三好歹也在铺子里混了大半年,把货品和木牌对应起来应该不算难事吧?眼看着徐晟一副笃定的模样,只是不住猜测他到底有何把握,竟有不少人巴望着侯三出洋相。

  “侯三,还愣着干嘛?赶紧挂上去啊!”

  “对啊,这点算什么事啊,赶紧的!”

  ……也不知是谁挑的头,吃瓜群众纷纷起哄。

  侯三心中打鼓,却只得硬着头皮转身,偷偷一扯身边伙计的衣袖,递了个眼色。

  阿林伯眼尖,机敏出声道,“荣记这个老字号都快百年了吧?难不成还在我们外乡人面前弱了名头?想要帮腔的,我们立刻认输走人。”

  这句话把有心搭援手的人彻底劝退了,侯三身边的伙计纷纷退让开来。

  侯三额头冒汗了,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阿林伯。

  正在此时,帘拢一挑,从外面走进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白净青年,一头油光发亮的黑发散发着浓浓的发胶味,鹰钩鼻上架着一副圆形墨镜,下颌留着三两根泛黄的胡须,穿一身黑条纹略显宽大的洋装。

  阿林伯认得,他就是荣记掌柜徐继东的二儿子徐志高,赶紧告诉徐晟。

  徐志高一到,先看了徐晟和阿林伯一眼,却装作不认识。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管事的连忙笑脸相迎,“哟,二少爷来了,您请坐。”

  说着话,管事的把长板凳拉了过来。

  徐志高把手一摆,问道,“老刘,你看这是唱得哪一出啊?”

  管事老刘马上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侯三长舒了一口气,跑了过来在一边添油加醋,徐志高托了托眼镜,又看了徐晟一眼,却对侯三说道,“既然客人跟你开了这么个小玩笑,那你就好好让人家见识见识,咱荣记的人没有一个草包,去吧,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吧。”

  侯三瞪大了眼睛。

  徐志高不耐烦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快去。”

  侯三忙不迭应声,从新走到了货柜前,心里泛起了嘀咕。事有凑巧,侯三大字不识一箩筐,原本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凭往日印象记得七八分的,可被连续打断思路,再加上二少爷突然到来,紧张之余更是乱了方寸,勉强将一枚枚木牌放上。

  可是侯三猛然发现,总共有九个格子都摆了货样,而他手中竟只有七枚木牌!

  此时众人都后退围拢到徐志高身边,距离侯三最近的却是徐晟和阿林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侯三换来换去都无法确定,甚至之前摆对的位置又取了下来,眼前样品上的丝光如同烈日般烧灼着他的眼睛,每一秒仿佛都成了煎熬,他的手开始颤抖,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浸透。

  众人渐渐察觉到了异样,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徐晟。

  徐晟密切关注着侯三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同时尽量舒缓自己的紧张情绪,让旁人更是捉摸不透。殊不知就是这种沉默压抑,更让侯三濒临崩溃的边缘。

  终于,徐晟开口了,“怎么样?摆放好了吗?”

  侯三似乎早就在等这句话,立刻愤怒地转过身来,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是把手指点到了徐晟的眉心,“你耍诈!?”

  徐晟轻轻拨开侯三的手,冷笑道,“哼,明明是你自己不济,还找什么借口?”

  侯三手里还拿着一块木牌,发疯般地叫喊道,“货架上有九个空格,你只给了我七块木牌!这不是耍诈,又是什么?你肯定把另外两块藏了起来!”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均变得极不友善起来。

  徐晟双手作势按了按,示意大家冷静,解释道,“我只摘下了所有七块木牌,我可以确定已经全部交到你手中,我敢对天发誓,我没有藏下任何木牌。而且,刚才我说了,请你把木牌挂回原先的位置,所以你管它是七块,还是三块、五块,你只管放回原位就行了,很可惜,你手里还剩下一块木牌,你已经输了。”

  “你!?”侯三气得说不出话来。

  众人恍然,他们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有如此洞察力,原来他早就留意到货柜本就只有七枚木牌,关键是他吃准了侯三这个半吊子对丝品完全就是个门外汉,也就是说,这出闹剧一开始就已经定局。

  此时突然有人说了句,“前几天搬货的时候那谁不是磕坏了两块牌子吗?”

  侯三闻言猛醒,顿时面如死灰。

继续阅读:第5章:帝贡家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