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超级逆转
虬麟2019-06-13 11:153,313

  张远征宣布继续检验,不过由于牵涉到了赌局,其它样品先检验,最终结果有一款生丝拿到了二十四枚的佳绩,而土丝方面则最终定格在十七枚,而且是三家并列。这此坚韧度检验的总体成绩已经超越了上一届。

  接下来,全场的焦点集中到了辑里新丝上来。

  张远征例行公事问徐晟要不要重新截取丝线,徐晟这次表示直接开始。

  整整二十枚铜钱穿入丝线,稳定住之后,操作者的手颤颤巍巍地撤走下端固定,只见丝线只是因为受重稍稍摇晃了一下。

  全场观众的眼睛死死盯住丝线,有人带动着喊出声来,“五、四、三、二……一!”

  丝线没有任何异常!

  张远征激动地喊道,“辑里丝,第三轮,第一次,成功!恭喜徐晟先生!”

  几家欢喜几家愁,庄家虽然赔了龙慈山等人的3.5倍,但是买徐晟负的资金远远超过这个数,就这一下子居然赚了小几万银元。庄家顿时乐的合不拢嘴,对身边人吩咐道,“这个徐晟真是老子的财神爷啊,以后都给我多长个耳朵,有什么需要咱帮衬的,就算老子热脸贴上冷屁股,也算是还他今天的人情。”

  唐玉梅开心极了,辑里丝就是她心目中的传奇和骄傲,沉寂多年之后在徐晟手上终于又怒放了!龙慈山等人也多有同感,毕竟辑里与南林、浔溪是一衣带水的解不开的渊源。

  张远征示意大家安静,又说道,“现在,徐晟先生拥有继续加码的权利,是否需要更换丝线?”

  “不需要。”徐晟差不多是在场最冷静的人,那种充满自信的酷实在是令人激赏。

  二十一枚,成功。

  二十二枚,还是成功。

  到二十三枚的时候,徐晟决定再次截取丝线。

  最大的胜负早已结束,辑里丝到底能到什么样的极限,成了唯一的悬念,此时大家都希望能够不断地加码,大家都劝徐晟不要轻易更换采样丝线。

  徐晟坚持己见。

  结果新的丝线甫一承重就有点摇摇欲坠,这种轻微的晃动使得铜钱重心摇摆幅度变大,严重考验丝线的韧性,饶是如此,竟然还是撑过了五个呼吸,在操作员重新固定想要摘下铜钱的时候,丝线断开。

  张远征迅速征求所有参与检验人员的意见,大家一致认为成功过关!

  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二十三枚的成绩,已经是今天全场第二高,辑里新丝的成绩完全属于生丝的坚韧度属性范畴,这种突破无疑是跨越式的、具备历史意义的!

  夏奇的两名随从激动不已,就这么会工夫,整整赚了两千个大洋,足够回家娶媳妇抱孩子安乐下半生了,如何不喜?

  夏奇的内心更是涌起狂澜,此时他敢断定,此番南下的使命便应在徐晟身上了。

  就当所有人都收拾心情准备进入第二个环节的时候,徐晟却又问道,“张理事,挂二十三枚成功的话,我应该还有次数继续加码的吧?”

  “继续加!继续加!”徐志高大喊,刚才的赌局已经让他进账1万多银元,现在见徐晟的执念仍有空间,顿时简直陷入癫狂。

  龙慈山站了起来,向徐晟一挑大拇指,“我也想看看,阿晟带来的辑里新丝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要知道,再成功一次就可以追平生丝的记录,而土丝与生丝持平,其实就已经占了上风,可如果还能在进一步呢?谁都不敢想象的事情,此时竟然在每个人念头中萌生!

  张远征和检验人员都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既然已经到了“附加赛”的阶段,早就没有任何思想包袱。

  “刺激,”庄家忍不住又嗷了一嗓子,“继续受注,二十四枚胜负!”

  他开的盘口却是个纯水盘,胜负赔率都是1.9,由于受前面辑里丝的强势影响,这一次下注额基本保持均势,不过还是负盘受注略高,庄家心中暗乐,要是再成功必定再赚一笔,就算失败也亏不了多少。

  提供生丝样品挂二十四枚铜钱的那家也是满心期待,既然辑里新丝一再刷新土丝记录,那有何妨再冲新高,居然颇为大方地豪掷一万银元押胜盘。而夏奇方面则没有继续参与。

  在徐晟的授意下,再次截取样品丝线,开始检验。

  沉甸甸的二十四枚铜钱挂入,这一次由张远征亲手撤走下部固定,尽量确保铜钱重心的稳定,全场又开始倒数。

  竟然又成功了!

  没有欢呼,只有动容。

  龙慈山此时也忍不住率先鼓掌,随之一片热烈的掌声。

  当张远征再次询问是否继续,徐晟果断摇头,可是此时在多数人看来,这个记录似乎还被打破的可能!

  大家纷纷向徐晟祝贺,徐晟一一回礼,只这第一轮便使得辑里新丝达到了一个令人瞩目的高度,这正是徐晟最希望看到的,即便再沉稳毕竟还是年轻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夏奇走了过来,拍了拍徐晟的肩膀,满脸笑容,“好样的,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徐晟早已察觉他另有目的,悄声问道,“您老不像是商人,是不是有事情找我?如果您方便的话,此间事情一了,找个地方聊聊?”

  夏奇连连摇头,“不着急,不着急。我还期待着接下来辑里丝还能有什么样的表现。”

  说着,他又坐回到原先的角落。

  由于发生了诸多变数,品鉴会的进程延缓了许多,此时早已过了午时,张远征早就让人准备好了自助餐,建议众人简单用餐之后马上继续。这帮人素来好颜面、讲排场,此时竟无一人抱怨,也是异数。

  徐晟成了焦点人物,即便是在如此短暂的用餐时间里,还是有不少人向他抛出希望合作的橄榄枝,徐晟一一应酬,竟都没怎么进食,唐玉梅体贴地给他递上牛奶和面包。

  接下来的进程略显平淡。

  延展度,截取一尺丝线固定两头拉伸至断裂,以断裂的长度为最终数值。由于辑里丝超强的坚韧度,这一项本属免检,但为了公平展示,取历来最高延展数值为拉伸区间,辑里丝达到这个数值未断!徐晟无意突破超越。

  轻柔度,称取一两丝线,按展开长度计算数值。按常理论,一般情况下坚韧度与轻柔度成反比,那款生丝便是如此,此项数值勉强位居中等档次已属不易,然而辑里新丝的最终数值竟堪堪跻身前五!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神奇。

  ……

  一项项比较下来,辑里新丝的各项数值全部名列前茅,这让越来越多的人对此产生浓厚的兴趣,再没有人提出任何质疑,唯独有人感慨,如果辑里新丝的成色能达到生丝的雪白程度,便将创造出颠覆性的丝业奇迹。

  对此,徐晟并不急着发表任何看法。

  很快,就到了最后一个看似无关痛痒且大局已定的环节——光泽度。

  张远征解释道,“光泽度的比拼还是老规矩,所有丝品编号放置一个房间里,四周点蜡烛,检验人员按照丝物反光选择样品,记录选择顺序作为最终排名。公平起见,我建议本次品鉴分两组,我自带一组,请龙副会长带一组,两组顺序取平均值,数值越低排名越高。”

  到了这一轮,谁都不会看好辑里丝,因为土丝泛黄属于先天不足,光泽度检测本就是生丝领域的最强项。张远征此举,无非是对龙慈山有逢迎之意罢了,龙慈山兴致勃勃,欣然应下。

  这轮检验需要一个特殊的全封闭的房间,早有服务员按照要求在四周点起蜡烛,中间摆放一张超大号的八仙桌,由服务员将所有样品编上号并打乱顺序随意放置定当,然后又将编号对应样品所属商行汇总成表格封存好,交给龙慈山。

  张远征、龙慈山先后带人检验,很快各自有了明确的排序;由于有两组参评,不设置并列选择。其他人则在房间外等候最终结果。

  每组参评的人都保留着各自排序,因此每组的结果其实已经经过讨论、筛选和取平均值定排序。而两组的结果大同小异,进出非常细微,尤其是排列前十的样品几乎一致,只有第八、第九位的两种样品存在位置互换的情况。

  张远征将两组排序整合,很快就得出了最终结果,与龙慈山一同上台宣布,张远征报编号,龙慈山报对应的商行样品。

  “第一位,9号。”张远征朗声宣读。

  龙慈山盯着编号表,面容古怪,不禁拎起老花镜看了再看,一字一顿说道,“辑里新丝!”

  全场震惊!

  张远征也疑惑地拿过编号表,确认无误!

  这是什么情况?如果说只有张远征一组检验,得出这样的结果,肯定会引起许多猜疑,可是龙慈山什么身份?他绝无可能不顾身份弄虚作假!

  张远征和龙慈山都陷入了回忆和混乱,因为这种检验手段是经过许多前辈行家多次印证的,而且烛光的设置数量、方位都是极有章法,为的就是能全面检测丝品反光效果,当他们两组人进入房间适应光线后,只有一件丝品马上让人有一种眼目清亮的感觉,那就是9号!而且是唯一一件在两个检验小组所有人员没有任何争议的!只是当时没有人想到会是辑里新丝。

继续阅读:第15章:以退为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