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以退为进
虬麟2019-06-13 11:153,789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远征与龙慈山远离话筒轻声交流,频频望向徐晟,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个结果让人难以接受,因为在正常日光中,辑里新丝展现的光泽是稍稍泛黄的,与生丝光泽差异明显,众人不敢直接质疑,但神情举止多有不服。

  徐晟也很意外,因为他自己都认为,在光泽度方面是辑里新丝最明显的软肋,也是他改良主攻的方向,但是这个结果却让他似乎得到了新的启发,竟是站着怔怔出神,身边徐志高和唐玉梅多次小声问其缘由,他都置若罔闻。

  龙慈山知道此时必需一个妥善的解释,思忖再三拟好措辞,借助话筒音响的效果先压住鼎沸的议论声音,“各位,请听我一言。我仔细回想了刚才评选时的情形,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如果再来一次,我的选择还会是9号。而且刚才远征已经向服务员核实过了,9号样品确实就是辑里新丝。我入行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蹊跷的事情,毫不讳言,我和大家一样,在日光中看辑里新丝的确有不如人意的地方,而检验规则便是如此,或许烛光可能影响丝品反光的眼色,反而与辑里新丝的微黄相得益彰。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在检验环境中,作为检验者,经验越丰富,对丝品的直感更胜肉眼分辨。”

  但作为亲历者,龙慈山的说法更多的是主观感受,极少有人会留意,不同光线反射下,丝品会有不同的感官体验,他的言辞明显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颇多猜测。

  张远征广泛征求大家的意见,决定由排名前十位的样品所属商行各派一人再组一次检验,除了徐晟,徐晟表示理解。

  徐继东要求申请特殊名额,龙慈山示意由徐晟决定,徐晟自然不反对。

  当然,夏奇同样申请参与,龙慈山更无法拒绝。

  为了还原当时效果,张远征特意让服务员重新换了一批新的蜡烛,把全部样品放置再次打乱摆放次序。张远征和龙慈山带领众人进入密闭房间,大家均颇默契地闭上眼睛,心中默数到十,缓缓睁开,谁也没有急着去看桌面上的样品,而是加快熟悉环境和光线。

  在众多样品堆放中,有一件很特别,在烛光的掩映下,透射着令人惊讶的晶莹,仿佛浑然天成,又仿佛是天外来物、天赐瑰宝。然而细细一看,却又显得与其它样品一样区别不大,但就是这第一眼,就对观赏者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再一眼便再难将目光挪开。

  徐继东作为观摩者,他与其他人一样,凭借着数十年行业经验和浸淫,他此时已经完全能体味到龙慈山刚才那番话的含义,对于那件样品,就算是测五次、十次,结果都是一样。或许龙慈山的话可能有心理暗示的作用,愈加坚固各人的选择。

  尽管夏奇纯粹是个外行,但此时身处其中,竟同样也能感受到辑里丝的与众不同。

  第一件果然毫无争议是众人共同的选择,张远征拿起样品,说道,“既然大家再无异议,我就把它拿到外面,看看究竟是不是辑里新丝,如何?”

  大局已定,张远征拿着样品与龙慈山携手走出。

  龙慈山向徐晟招招手,徐晟赶紧走到身边,自家物事当然确认无误。

  掌声经久不息。

  龙慈山也是心潮澎湃,带着颤音说道,“自从清咸丰元年(1851年)沪上商人荣公携辑里丝远赴英伦一举夺得金银大奖以来,辑里丝从华夏国走向世界迅速达到辉煌的巅峰;然而西洋机械生产的生丝不断改良,屡屡挤占世界市场份额,我们落后的生产产能和纯手工的加工工艺决定了在市场竞争力方面的绝对下风,辑里丝乃至整个华夏丝品渐渐跌落低谷。在座的人,大多数经历了从巅峰到低谷的过程,我也与大家一样,但是——”

  龙慈山高举辑里新丝样品,握紧拳头说道,“今天我们大家是不是应该感谢徐晟,感谢他为辑里丝的传承和延续作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呢?他让我们大家看到了国产丝的希望!众所周知,辑里丝有两大法宝,莲心种的蚕和穿珠湾的水,我更想说,从今天起,再加一个,那就是徐家的徐晟!”

  这个评价可谓极高,如果单纯推崇辑里新丝,那无可挑剔,可是很明显,龙慈山更多地侧重于徐晟,甚至辑里丝的重新崛起,都是因为徐晟的功劳。这一点就连徐晟本人都有些错愕。

  既然龙慈山都这样说了,那就肯定有他的理由,众人纷纷上前示好,此时对于徐晟来说,那就是辑里丝的无限商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

  夏奇慢慢走近,此时才与龙慈山真正算是打过招呼,转而特意从徐继东身边走过,对徐晟说道,“辑里丝果然不愧为帝贡之物!今日老夫让大开眼界啊!”

  徐晟连忙逊谢不已。

  “只有辑里丝才配得起制作像龙袍这等代表最尊贵之物,这才是我华夏之瑰宝,那些个西洋人只懂奇淫技巧之类,甚彼多矣!”夏奇的话带着比较明显的官方口吻,他又颇亲昵地拍拍徐晟的肩膀,说道,“今天还有要事,改日邀你一聚,以后怕是有的和你打交道哩。”

  言罢,夏奇也不等徐晟回应,带着随从匆匆离开,临走瞥了一眼徐继东。

  徐继东的心瞬间沉入谷底,第一次与夏奇见面的情景历历在目,当时的谈话犹在耳边!他在人家面前不但口口声声以帝贡世家自居,而且言之凿凿即便是皇帝的龙袍也能定制云云,只有他荣记才是辑里丝的正统……然而在品鉴会上,他没想到夏奇会出现,更没想到夏奇早就认识徐晟,就在夏奇的亲眼目睹下,徐晟携辑里丝统领风骚!

  如今事情的发展已远不是他所能控制,一切都源于他对辑里新丝的判断出现了严重失误,现在辑里新丝的综合各项数据都远超普通土丝,甚至不亚于顶级生丝,关键是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如果用正宗莲心种的蚕进行机器缫丝而成的生丝,又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呢?不敢想!

  夏奇临走前流露的愤怒与警告已经摆明了态度,徐继东万分忌惮,一想到他曾表露过的身份,不禁冷汗涔涔。

  徐志高见其父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以为他在为刚才耍的下作手腕而后悔,轻声提醒道,“爹,我觉得应该跟徐晟先把合约签了,你看龙家那几位都可盯着呢,只要我们还继续掌握辑里丝的渠道,以后的事还有回转余地。”

  徐继东猛省,喃喃自语,“对啊,只要签约,荣记和辑里丝仍旧是一体,那他也拿捏不到我什么……对!”

  说这话,徐继东一拍脑门,整个人立刻活跃起来,马上向徐晟要求行使事先约定的谈判权利。按照坚韧度十二枚为起步,每加一枚就是原价加一成,总价达到原价的2.2倍,再加上其它因素,以各项指数综合表现出色为由,最终将价格定在2.5倍,基本与顶级生丝的进价持平。

  这把徐志高先搞懵了,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向吝啬的父亲会出这么高的价格,忍不住伸手探了探徐继东的额头,被徐继东一把将手甩开,带着紧张而焦虑的心情等待徐晟的回应。

  徐晟敏锐地察觉到了徐继东这种焦急的心态,仿佛随时怕有人出更高的价格抢走辑里丝的经营渠道,可是此时龙慈山等人并无冒失举动,直觉告诉自己,这一切似乎与夏奇老先生有关。徐晟默默盘算着,却把目光瞟向胡阿四。

  胡阿四立刻会意,咧着嘴笑道,“狗改不了吃屎,一点没错啊,老徐你什么时候能像我这样大气点?刚才那位老先生都说了,华夏之瑰宝自然比西洋玩意儿珍贵许多,就你给的那价格,勉强还不够买我的厂丝呢!我讲句真心话,我承认自家丝比这位徐晟兄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要是让我参与竞价,起码在老徐的价格基础上再加一成!”

  “胡阿四!你别捣乱!”徐继东气急败坏地径直扑过去,要跟胡阿四拼命。

  胡阿四倒没防备,却仗着身强体壮,下意识把徐继东的身体往外推,“老徐今儿你吃药了吧?”

  徐继东被推出好几步,踉踉跄跄幸亏有儿子扶住。

  徐继东见徐晟仍没有反应,狠狠瞪了胡阿四一眼,咬牙说道,“你是觉得这个价格还低的话,我愿意出到胡阿四的价格,再加一成!”

  徐志高惊呼,“爹,你真是疯了!”

  徐继东的脸有些狰狞,这一次连胡阿四都不敢打岔了。

  徐晟渐渐找到一些头绪,他很清楚如果此时与荣记终止合作,那徐继东要拼命的对象就成了自己,心中越发肯定与夏奇有关。既然如此,只要夏奇还在局中,拿回族谱便不用急于一时。徐晟笑了起来,“我对之前价格已经很满意了,不用再加。”

  徐继东不禁喜出望外,旋即又有所顾虑,试探着问道,“不带任何附加条件?”

  徐晟戏谑地看着他,“当然有啊。”

  徐继东脸顿时垮下来,“说来听听,除了那一件,其它都好商量。”

  徐晟心中冷笑,嘴上却说,“我之前在荣记的时候,不是都把附加条件跟你说了?”

  徐继东回嗔作喜,“既然这样,我们马上签约,就在这里!我已经准备好了协议。”

  徐志高立即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协议,由徐继东亲笔填入最终确定的价格,签署自己的名字,并按上朱砂指印,递给徐晟。

  徐晟仔细研读确认无误,痛快地找着徐继东的样子落款签名,工工整整的楷书,笔锋处颇见功力,可见于书法一道颇有浸淫。

  清末民初江南富商尤重书画之道,不但对家族子嗣晚辈注重培养,更是喜好拜会四方名家,以此为荣耀。徐晟的字有魏晋遗风,更让人再高看几分。

  双方握手,签约已毕。

  徐继东如释重负,这个合约等于是应付某人的一种解释,更与荣记休戚相关。

  品鉴会圆满收官,辑里新丝强势崛起,荣登榜首。

  辑里新丝名正言顺载入沪上丝业商会的名册,辑里徐家也正式成为商会唯一的以家族命名的成员,徐晟更是一时间成为沪上商圈内谈论的焦点风云人物。

  徐晟回到客栈,把一切都告诉了阿林伯,阿林伯喜极而泣,马上便要拿着合约动身返回。

  徐晟却有自己的打算,眼下沪上的局面已经打开,与荣记的续约只是第一步,还有更广阔的市场和更高的目标。

  两人商议定当,阿林伯回辑里向徐青山复命,徐晟则继续留在沪上。

继续阅读:第16章:同乡聚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