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坚韧度
虬麟2019-06-13 11:143,390

  毫无意外的,徐晟的样品分类进入土丝行列。

  一些共性指标诸如坚韧度、延展度、圆润度率先检验,然后再分类进行色泽、反光等个性指标检验。

  第一关便是坚韧度。商会的检测法比荣记的更谨慎更妥当,采取两头固定横向加铜钱,然后转竖向稳定后,撤去下方固定,丝线保持五个呼吸算过关;为了节约时间,由样品主人自报数量,而不是一枚枚加挂,这样操作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难度。

  张远征经过刚才的事,很担心龙副会长对自己产生误会和成见,此时亲自主持样品检验,力求可观公正,极力表现。他照顾到徐晟第一次来,特意在开始检验之前宣布规则,率先问徐晟,“请注意,每个样品总共有三次报数机会,每个报数如果三次断丝则确定失败,本次挂钱设定十二枚以上为合格。现在请徐晟先生报数。”

  徐晟颇为承情,不假思索回答,“那就请挂十二枚吧。”

  全场先是一静,很快各个角落里响起一阵轻笑和私语。

  徐晟一怔,见徐志高也是一副无奈的苦笑模样,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大家都在笑什么呢?”

  徐志高忙解释道,“因为挂十二枚毫无意义啊,那是起步门槛,万一有个闪失失败了,那就真成了大笑话了。如果同样是失败,挂十二枚和挂二十枚区别可大了,你说是不是?”

  徐晟释然,一捅他胳膊,“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啊?”

  徐志高气乐了,“人家张理事都说那么清透了,谁知道你这么保守?这下倒好,白白失去一次机会。”

  张远征问了一圈其它会员的报数,又转到徐晟跟前。

  徐晟会意,“我既然已经报完数,那就请张理事开始检验吧。”

  张远征暗暗点头,也不矫情,立即宣布第一轮开始。

  毫无意外,徐晟的样品检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十二枚铜钱挂进都不用静止固定,甚至让人觉得甩一甩都不会影响断裂。

  其它样品出现反复的次数则比较多,因为大家报数都很接近自家样品的极限略微偏低一档,但由于大多数土丝的均匀度不够,截取丝线有较大的偶然性,因此还有一定的运气成分。

  第一轮下来,有一件生丝、五件土丝三次失败,所在丝行选择退出。全部成绩最好的,是大成洋行的生丝,挂钱二十一枚,一次成功!众人纷纷叫好。而众多土丝的成绩大多数定格在十四、五枚,已经高出了荣记松江土丝一筹。

  第二轮怎么报?徐志高刚想给徐晟建议,不料徐晟已经脱口而出,“十五。”

  徐志高拉都拉不住,不禁埋怨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保守啊?”

  徐晟反问,“那你说多少合适?”

  徐志高气鼓鼓道,“谁不知道辑里丝就叫‘多挂两枚丝’?至少十七、八枚还是要报的,又浪费一次!”

  不过在大多数人看来,徐晟的报数算是中规中矩,因为这个数就是土丝的合理区间范围。

  检测前,徐晟要求重新截取一段丝线。

  这又是一个超常规的要求,因为挂钱检验法失败率很高,对于先前有过成功的丝线九成九的人都会选择保留。

  徐晟此举是在哗众取宠?各人各想法。

  第二轮,又是徐晟的样品一次成功率先完成。生丝方面有完成二十二枚的,土丝则大多数维持一枚增幅,有大约三、四家与辑里丝同样水准,有一家达到了十七枚独占鳌头。

  第三轮报数开始,张远征凭借自身的专业眼光,再加上近距离观察,他给出的判断是十八枚到二十枚之间,按照前两轮徐晟的报数来看,可能会比较保守,毕竟只要再加一枚就能追平,再加两枚就能反超。

  全场的情绪开始热烈起来。

  从徐志高开始高叫,“十九!十九!”

  有知道“多挂两枚”典故的人顿时反应过来,也跟着他鼓噪。

  徐晟面带微笑,问张远征,“张理事,我想跟您商量个事儿。”

  张远征忙问其详。

  徐晟说,“您看我之前都是一次过关,按理说呢,我两轮省下来四次机会,能不能都用到第三轮呢?”

  “这……”张远征感到为难,不过此人有急智,又见此时大家情绪高涨,便大声征询大家的意见,“徐晟先生说,他之前两轮各只用了一次检验,那第三轮,他想让辑里丝得到一共七次机会,不知大家的意思如何?”

  “这不公平!”取得十七枚成绩的那家丝行立刻反对。

  徐晟站出来朗声道,“各位,我的意思是,从第三轮第一次开始,每成功一次便追加一枚再试一次,直到失败为止。”

  “这也不行!”那人又说道,“你目前的成绩是十六枚,我们的成绩是十七枚,起步不一样,你加一枚也只是追平我们……”

  徐晟笑了,“你怎么知道我起步报十七?”

  那人冷笑,“就算你报十八也不公平!”

  徐晟正色对张远征说道,“张理事,我最后一轮的报数是二十。”

  二十?他竟然直接报了二十!

  那人忍不住大笑,“二十?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区区土丝能有这样的坚韧度?就算你是帝贡那又如何?格物致知法天然,万事万物都有极限,岂能轻易达到?”

  一时间众说纷纭,质疑的声音占据主导。

  徐志高最是激动,因为他对辑里丝有着近乎盲目的坚定支持,或许是他本身流淌着帝贡世家的血脉之故,忍不住又高喊,“二十!二十!”

  张远征再次问道,“那就按照徐晟先生的要求进行检验,大家还有没有异议?”

  到了这个地步,徐晟已无任何退路,而所有人都保持了缄默,大约有七成以上的人都不看好,就连唐玉梅这样亲近之人也不敢奢望,只得暗暗怪责他太过意气用事。荣记父子的眼里则满是狂热,此时此刻他们从来都没有如此真心全力支持过徐晟以及辑里丝,像极了杀红眼的赌徒。

  唯独龙慈山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里喝茶,邹、丘二人小声议论徐晟的孟浪。

  龙慈山连连摇头,“等着看好戏吧,我怎么觉得这一次品鉴会能让人惊喜,这一次怕是缺席多届的会长骆铭德会后悔没能亲眼目睹奇迹甚至神迹的发生。”

  如果说土丝的坚韧度能达到二十是奇迹的话,那神迹又是什么呢?更多?

  邹、丘二人不敢想,吃惊道,“老兄你是说,能、超过二十?”

  商人好赌,且好豪赌。多半跟职业有关,毕竟经营投资既讲眼力也讲气运,相信气运的人则多半喜欢赌,而今天出席的都是成功人士,居然有人极为应景地现场开了盘口:胜负盘二十枚,负的赔率仅有1.3,胜的赔率竟高达3.5;指定盘,二十一枚赔率为10,二十二枚赔率则达到50,二十三枚包括以上竟直接跳到99封顶!

  张远征见龙慈山似乎不反对,便索性将检验时间稍稍推后。

  夏奇也被这突然的赌局所吸引,他目睹了经过,按照他对徐晟的初步了解,不难判断对结果的把握,尤其是最高99倍的赔率着实令人心动。

  夏奇问两名随从,“你们谁带了钱?”

  其中一人答道,“先生,我们出门只带些散碎零钱,您是要下注吗?”

  夏奇笑道,“你们知道我身边从无分文的,这样吧,有多少都买了,99倍赚回来也够你们花销一阵子了。”

  “当真?”另一人抠抠索索摸了几块银元出来。

  夏奇佯怒,“有多少都拿出来,发财的机会啊,我都想把那定金都押进去呢。”

  两人素来对夏奇十分敬服,见如此说,竟又掏了不少出来,二话不说,往庄家那边一拍桌面,“总共23块大洋,全部下二十三枚那个注。”

  竟是第一个下注,庄家笑而纳之,记录下数额和赔率。

  众人见身份神秘的夏奇那拨人都参与赌局,顿时纷纷活跃起来,荣记父子更是心痒难搔,商议定当之后,由徐志高出手1000银元押二十胜,指定盘则各押100银元。不到片刻时间,总受注额就迅速超过了50000银元,但是几乎一面倒押注徐晟负,庄家虽说是沪上有数的巨富,只为图个刺激,可一旦局面不利,损失不小,不禁有些着急,继续让人鼓动下注徐晟胜出以求平衡。

  龙慈山突然问唐玉梅,“要不要给你徐家兄弟捧个场?”

  唐玉梅抿着笑意,“我不会玩,怎么捧场?”

  龙慈山哈哈一笑,“今天不知怎么了,连我的赌兴都按捺不住了,不如这样,我出资,你出面,来记重注捧徐晟,顺便也让庄家宽心,不然我还真怕他们赖账,以后就玩不起来了。”

  唐玉梅见他说得风趣,连忙应诺下来,“您说,我去办。”

  “五千银元徐晟胜,一百银元二十三及以上,就是99赔率的那个。”龙慈山不但自己出手阔绰,还不让挤兑邹、丘二人,“两位老弟,要不一起发财?”

  邹、丘二人却道,“真不知道您为何对徐晟这么有信心,我们兄弟两个是拿薪水过日子的,不像您财大气粗,既然您都开口了,又何妨跟着您玩一把小的。”

  话是这么说着,下注额却不甘落后,同样的玩法,两人合伙再买一次,仍是让唐玉梅代为办理。

  庄家不知其中曲折,平衡了上下盘自然无忧。

继续阅读:第14章:超级逆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