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不速之客
虬麟2019-06-13 11:143,248

  龙慈山极有涵养,但不代表他没有火气,尤其是在今天发生的事情上,他淡淡地对张远征说道,“张理事,今日确实很扫兴,我很遗憾也很同情我这位小老乡的遭遇,你们可能不清楚,他来自辑里村,辑里村的徐家是响当当的帝贡世家,康熙帝、乾隆帝的龙袍都出自他家的手笔!”

  龙慈山顿了顿,见众人反应不一,便继续说道,“辑里丝是行内的极品,别看你们一家家都打着辑里丝的旗号,可你们自己应该清楚,正宗的辑里丝只有他们家独一份!你们还别不服气,放在大清朝,徐家的地位极高,这一点南林、浔溪的朋友都应该知道,徐家子弟从商一道,见人同长辈!这就是帝贡家族的底蕴!”

  徐继东顿感荣光,忍不住接过话题,“辑里丝历来就是帝王家特贡,我徐家又以辑里丝闻名西洋,虽然时过境迁,但重振辑里丝辉煌责无旁贷……”

  “笑话,真是笑话,”胡阿四立即反唇相讥,“龙副会长推崇的是辑里徐家,你那徐家是松江冒牌货,也好意思混为一谈?”

  徐继东怒道,“辑里徐家与我松江徐家本就同根同源,我祖上荣公建立荣记之前,也是从辑里村走出来的!再者说,我荣记是辑里丝唯一的供货销售渠道!哪是混为一谈?!”

  “是吗?当年你荣记从辑里村走出那一刻起,就已经放弃了对祖宗传承的坚守,是为抛宗弃祖,此其一也;数十年来辑里丝被你们荣记垄断,且多次打压价格,是为恶奴欺主,此其二也;我闻三年前荣记以生丝崛起之机趁势压榨徐氏族谱,是为自欺欺人到了极点,此其三也!至于今日之事,我只能呵呵一笑,不上台面。”胡阿四虽面相粗犷,颇有急公好义之风,言辞犀利立场鲜明。

  徐继东气得说不出话来,自觉无趣。

  其实,南林、浔溪等几家超级富商对荣记与辑里村的关系非常关注,原因无它,出于对帝贡家族的敬畏,更是一种保护。即便是辑里村面临困境,开始寻找别的出路之时,几大家族仿佛有过约定一般纷纷以低于荣记的价格“抵制”,其中自有深层次的用意。

  就在此时,门外又走进三人,为首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身后跟了两名黑衣随从。

  众人皆不认识,只有龙慈山、徐继东两个脸色一变,徐晟却认得真切,没想到夏奇居然会到来。

  龙慈山和徐继东赶紧上前迎接,不料夏奇笑呵呵地先向徐晟打了招呼,“阿晟,多日不见啊。”

  徐晟赶紧迈前几步,恭敬地行了个礼,“夏老先生好!”

  夏奇拉住徐晟的手,同时也看到了唐玉梅,冲她微微点头。

  夏奇对几个安保说道,“你们不是怀疑他的身份吗?老夫可以为他证明,他就是来自辑里村的徐晟,我敢担保他不会影响到商会安全,你们可以走了。”

  龙慈山和徐继东都是一愣,彼此对视一眼,意味深长。

  其他人更是不知深浅,只觉得这个老人说话不容置疑,那种自然散发出来的上位者的气场令人极为忌惮,这绝对不是寻常人可以轻易做到。

  经理原本就担心龙慈山的雷霆之怒,见有台阶哪有不下之理,带着一众安保匆匆离开,活动秩序得以恢复。最终由龙慈山宣布,徐晟以辑里丝原产地帝贡家族的名义,特别允许参加本次品鉴会。

  夏奇为徐晟彻底解围之后,便找了一个相对比较偏僻的角落里坐下,两名随从左右侍立,站姿笔挺如山,目不斜视,俨然军中人物。

  龙慈山明显感受到了压力,但此时不便与夏奇交流,简单发言进行开场白之后,提议马上进入核心主题,也就是品鉴环节。

  徐继东心中忐忑,却不敢轻易接近,额头见汗。

  张远征完全遵照龙慈山的意思,负责介绍样品检验的相关标准,一开口便滔滔不绝、极尽其详,这些最基本的介绍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废话,除了徐晟,还有夏奇。

  由于每半年一次的频率相对并不低,参评丝品只需满足两个要求,一是全新参评品牌,大多数是指新入会会员首次参加品鉴会,必须提供其品质最高的丝品,不限种类和件数,算是一种入会的检验“门槛”,其结果将直接决定新会员的档次地位,再匹配相应需要履行的义务和享受的权利。二是改良品牌,这是品鉴会的重头戏,影响丝品质量有很多因素,主要分前道和加工工艺两个方面,前道的核心在于蚕茧质量;加工则分类较多,主要是机械与手工的差异,也就是生丝和土丝之区别。

  一般来说,品质改良的前提是工艺,如有会员采用机械代替手工取得成功,丝品品质跃升幅度达到某个标准,具备更强的市场竞争力,商会会拿出相当可观的奖励经费,这也是品鉴会的一个重要意义,当然,要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精力以及大量资金的投入。特别是两广生丝开始萌芽并逐步形成规模,令两江丝商倍感压力,商会的激励机制也随之不断强化,并在全商会范围内快速达成共识。

  由于技改经费投入巨大,且商会绝大多数会员都以经商为主,在册会员共有五六百家,陆续完成技改的却仅有十数家,而真正品质过硬能得到广泛认可的,只有一家,却是胡阿四的昌达丝厂,一年半之前拿到了商会的第一笔奖励经费,据说达到了两千银元。

  还有一点,品鉴会送检样品不做强制要求,一切遵从自愿原则,且有升降级制度,如果送检样品达不到预期,则有降级评估风险。因为每一届品鉴会,都会紧密结合市场行情制定检验标准,也就是说具体分项指标不是单一固定的,这也是对会员的一种考量。因为只有真正的大行家,才会密切关注市场需求的变化来调整自己的品质去迎合市场,因此从这个角度讲,没有任何一家会员能做到每届都选送样品。

  本届送检样品不多,生丝不足二十件,半数以上都是两广出产;土丝约有四五十件,基本上都是江浙一带出产。

  徐晟并不着急上交样品,先耐下心来听徐志高讲解规矩,唐玉梅则在一旁,根据她所了解到的关于本届评选标准,为他补充参考。徐志高不知是出于义气还是气愤,索性就陪着徐晟到底,对其父暗中递过的眼色自动过滤。

  夏奇闭着眼,看似并不在意,实则关注的焦点是徐晟。

  徐晟悄声问唐玉梅,“如果在检验中途,我能不能换丝品?”

  唐玉梅一愣,“刚才你的包裹都打开过了,好像是三个绞丝吧,你这个小滑头,刚才应付那几个安保的时候手法太快了,我都没看清楚,难道不是一个品种?”

  徐晟笑道,“你倒是眼尖,你别管是不是一个品种,问你呢,行不行?”

  唐玉梅想了想,“好像没有先例,我记得以前是有过几次换样品的,可那是验丝过程中出现了失误,剩余样品又被损坏,无奈临时再调换样品,有一次好像还是延期两天的呢。不过如果临时换成不同的样品,那我就说不上来了。”

  徐晟偷偷冲他挤了挤眼,“帮我求求龙先生试试,我参加的目的你也清楚,我不想因为这个品鉴会动用我全部的底牌,但又不想遭受损失,毕竟事关辑里丝的最终价位和全村人的利益,一旦不如意的话,我想换个样品再试。”

  “这样啊?那我去跟龙伯伯说说看,应该可以的,不过——”唐玉梅对徐晟没有丝毫怀疑,却认真地提醒道,“撤换的样品要重新全程序检测,而且你要确保换上去的综合品质不能低于前者,不然即便是某项或某几项数据超高,而导致其它数值一般,最终结果可能会令你失望的。”

  徐晟重重点头,“我有数的,你放心吧,龙先生那边全靠你帮忙。”

  唐玉梅见他如此,便不多说,回道龙、邹、丘等人所在,悄悄把徐晟的要求告知,龙慈山本就吃不准他与夏奇的关系,姑且先做下一个顺水人情,冲着徐晟方向微微颔首。

  徐晟这才把样品交上,徐志高以及不远处的徐继东看得真切,就是在荣记拿出来的那个绞丝,父子俩的脸上都浮现一抹难以掩饰的淡淡失望之意,不止是他们,就连胡阿四以及其他有心人都略感失望。

  夏奇示意一名随从,向主办方要求拿过辑里丝的样品一观,龙慈山让张远征亲手奉与夏奇。夏奇明显外行,接过样品查看一番后交还给张远征。

  众人颇感诧异,虽然好奇这个神秘老者的身份,但轻易不敢议论。

  在座的都是行家,对辑里丝都非常熟稔,徐晟拿出的是地地道道的辑里土丝,土丝与生丝在外观上最明显的差异就是色泽,土丝有着手工艺无法去除的淡黄色,而生丝则以雪白著称。也就是说,徐晟的样品刚一出手,就等于是落了下乘。不过很多人又马上释然,帝贡家族的传承便是土丝,如果土丝能达到超品的地步,或许从各项指标反映上能带来惊喜。

继续阅读:第13章:坚韧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