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龙慈山
虬麟2019-06-13 11:153,470

  徐志高刚好已经停了车,在万国商会门口等着,徐继东则早早地上去九楼会场。

  徐志高见着徐晟平安归来,心才落定,连声致歉,“阿弟,刚才真对不住,不是阿哥我故意要把你撇下,真对不住……看你现在没事,我真是太高兴了。”

  徐晟见他说得真诚,叫得亲切,忙拍拍他臂膀,道,“我本意就是让你们先走,不然我们三个都被困住,少不得要多费手脚,要是延误了参加品鉴会那就不好了。”

  徐志高望了望他身后,又问,“那些个瘪三呢?不会都被你打跑了吧?”

  徐晟笑着摇头,“你以为我有多大能耐啊,一个打那么多,我只能跑啊,幸亏我腿脚快,他们追不上我……”

  徐志高将信将疑,回望他身后见没人跟来,才定了心。

  不料凑巧唐玉梅也到了,捏着腔调取笑道,“我看见的版本怎么跟你说的不一样啊?好家伙,十多个痞子,被某人好一顿拳脚全部打趴,现在还趟在那街角鬼哭狼嚎呢。”

  徐晟不由苦笑,“真是哪哪都碰得到你。”

  徐志高被唐玉梅的美貌惊呆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便再难移开。

  唐玉梅黛眉微蹙,“哼”一声,自顾带着随从进入大楼,袅袅娉婷之间莲步轻移,自然一段风韵,留下无限余香。

  徐晟喊了好几次,徐志高这才回过神来,忙问,“刚才那位女士是谁?沪上的吗?你怎么认识她?你跟她很熟?”

  一连串毫无营养的问题令徐晟很不爽,瞥眼见他那神魂颠倒的样子,突然一板脸,“我说,你可别想打她的主意,我们浔溪唐家的掌柜娘子,还是梅家没过门的媳妇,你掂量着点。”

  “唐家?掌柜?晓得、晓得了,”徐志高此时的魂灵忽高忽低,哪管什么唐家、梅家。

  徐晟再一次整理衣衫,又检查过随身物品,正欲迈入大楼,却被安保拦下,带着生硬的沪上方言说道,“请出示您的证件。”

  “证件?”徐晟拿出了先前徐继东交给自己的请柬,“是这个吗?”

  安保仔细检查核对,又恭敬地说道,“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

  徐晟颇觉尴尬,当时民国初建,各地秩序混乱,至于辑里村这样的弹丸之地更是鲜有人会准备什么身份证明。

  徐志高把眼一瞪,“你新来的?商会的请柬上面写明了受邀人的名字,徐晟,你看清楚了!他就是徐晟!”

  安保但认了死理,倔强地说道,“我又不认得徐晟,他拿不出其它证件,怎么证明他就是徐晟?!你跟他一起来的,你也不能为他证明。”

  听起来没毛病。徐志高竟无言以对。

  三人纠结半天,可这个安保很轴,说什么都不让进。

  此时,又进来一位西服革履的中年男子,恰好徐志高认得是商会的一位理事,曾与荣记有些生意往来,赶紧上前招呼,“哟,张理事来了呀。”

  张理事见识徐志高,很是客气地握了手,“你怎么在这里?继东兄呢?”

  徐志高盼来救星一般,忙解释道,“家父已经在会场了,我在这里等我兄弟,就是这位徐晟,可是你们的人不让进。”

  张理事笑了笑,问安保,“怎么回事?”

  安保一指徐晟,“他没有其它证明。”

  “原来是这样,”张理事仔细看了徐晟一眼,见徐晟衣着虽然土气勉强还算比较整洁,料想是荣记的亲戚朋友一同混进来见见世面,反正左右荣记算是老会员单位,便对徐志高道,“你也清楚,现在租界不太平,安保措施越严格越好,他也是职责所在,你们就跟我一同上去吧。”

  “如此甚好。”徐志高赶紧谢过,徐晟也随之说了句“谢谢”。

  安保还想说什么,旁边早有人把他拉住。

  九楼,品鉴会现场。

  按照最高规格会务安排,由丝业商会专门邀请沪上最专业的团队负责接待,迎宾、礼仪、接引、服务一应俱全。偌大的会场颇显气派,主要分展示、检验、会商三大区域,侧翼包间还提供专门的餐饮服务,最中间则安排了西洋式的舞池。

  会场已经陆续来了不少人,大多都三三两两散落在舞池周边,有坐沙发私语的,也有站立着彼此寒暄的,服务生往来穿梭。

  徐晟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氛围,很是新奇。

  唐玉梅是参会者中为数不多的女士,今天特意换了一身长裙礼服,仪容靓丽端庄,举止优雅大方,她的身边围了好几位绅士,不断哄她高兴,她也似乎很享受这种被簇拥的感觉。

  徐志高眼睛发直,他虽然也曾虽徐继东出席过品鉴会,但是出于种种原因无缘得见唐玉梅,今日一见便是惊若天人,刚想上前搭讪,却发现在唐玉梅身边围绕的那几位,竟然无一不是沪上豪族的青年才俊,不禁小声又问徐晟,“刚才你说她是谁?”

  还没等徐晟回答,唐玉梅竟对身边的客人说了句“失陪”,径直向徐晟走来。

  “怎么这么久才上来?”唐玉梅在徐晟耳边轻声问道,神情甚是亲昵,平白给徐晟招惹来不少奇异的目光。

  “没事,遇到点小麻烦,已经解决了。”

  “不会是那帮小痞子竟敢追到这里?”

  徐晟见她如此关心自己,心头一暖,忙向她解释一番。

  唐玉梅这才放心,拉起徐晟的手,“来,我给你引见几位朋友吧,说起来都算得上是乡里乡亲。”

  “哦?”徐晟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只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她牵着手,多少有些不太自在。

  唐玉梅有所察觉,却是轻轻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一些。

  徐志高有心跟着,始终觉得唐突,眼眸中更是灼热,呆立好一会再回过神,找到徐继东的位置走了过去。

  在舞池稍稍靠前的几处沙发里,坐着三位成熟稳重的中年人,在他们周围还跟着五六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均是洋装西服。

  唐玉梅先向三位中年人问好,“龙伯伯、邹伯伯、丘叔叔,久违了。”

  三人微笑点头致意,关注点却是在徐晟身上,唐玉梅连忙做了介绍。

  南林龙家,“四象”之一,以丝业起家兼营药材,生意遍布大江南北,据传与祖上当年与红顶商人交情极厚,官场商场走动无往不利,根基极深。南林邹家,“八牛”之一,是最早经营丝业的家族,历经七代,底蕴十足。浔溪丘家,同样也位列“八牛”,相对起家较晚,但是仅仅依靠三代人的努力就迅速积累起惊人财富,令人不敢小觑。

  这三家很明显是一个利益结合体,尤其是华夏大革命以及大混战爆发以来,西方文明的冲击加剧了华夏社会的变革,龙家首先倡导改变商业模式,从传统交易转向入股投资,邹、丘两家紧随其后,沪上不少产业都有涉足,丝业作为主业自然不会放过。

  徐晟没想到今天一下子能见到三家大丝商在沪上的主事,赶紧见礼。

  唐家与龙家关系比较一般,但是唐玉梅在沪上这几年多蒙关照,走动频繁,几位长辈也都对她青眼有加。唐玉梅向他们介绍徐晟的说辞颇有意思,“这位是辑里村徐家的独子,就是帝贡家族的新任掌门人,几位叔伯可别小看他,我敢打包票,辑里丝在他手中定能再创辉煌、独领风骚!”

  龙家的那位名叫龙一善,字慈山,主事沪上生意已经十多年,年轻时带着一个管事两个旁支后生闯荡沪上,混得风生水起,别的不说,就拿丝业商会领头的三大洋行都有他的股份,从某种意义上讲,龙慈山就是商会中本土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

  龙慈山第一眼见到徐晟的印象极佳,年轻富有朝气,沉稳更兼灵动,听闻唐玉梅给他这么高的评价,再加上他是辑里徐家子弟的身份,竟是上身稍稍前倾,微微离座以示尊重。

  众人齐齐脸色一变,边上原本随意谈笑着的本族后辈都吃惊地望着徐晟。

  在座的人从来没见龙慈山如此,就连徐晟也大感意外,下意识伸手去扶,又觉不妥,急中生智拿起龙慈山面前的茶盏给续了水,然后稍稍退后侧身站立,一副晚辈谦恭的样子,然而腰杆却又挺得笔直。

  “是个人物。”龙慈山更是赞许,对邹、丘两家的人说道,“辑里徐家有后如此,难得、难得。”

  徐晟闻言也觉得令有含义,但此时只得连连谦逊。

  这个结果似乎超出了唐玉梅的预料,她不由得带着醋意调侃道,“当年我到沪上之时,要见一面龙伯伯都那么难,徐晟刚来居然被您如此夸奖,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龙慈山微笑,竟算是认可了她的说法。

  这一来,就连那几个子侄辈的年轻人都颇有些不服气,只是当着长辈的面不敢造次,各自看徐晟的眼神渐渐有了挑衅意味。

  这种气氛显然不是徐晟所乐见的,正想着如何破局,却听得主持人已经登台,“先生们、女士们,请保持安静,请保持安静。”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主持人口若悬河对沪上丝业商会大发溢美之词,又颇具煽动鼓舞之能,会场氛围迅速被调动起来。开场白过后,第一个邀请上台发言的便是龙慈山。

  龙慈山微笑着站起来,拱手一圈,健步迈向主席台。

  正在此时,会场的门突然开了,一下子闯进来三五个安保,会场众人皆是一呆。

  为首的经理身材魁梧,喝问身边的一个安保,“你给我指出来,他是哪一个?!”

  那安保正是楼下拦阻徐晟的人,他憋红着脸,往人群中搜索,很快就发现了徐晟,顿时拿手一指,“是他。”

继续阅读:第11章:拙劣手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