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见玉清
龙芯2019-05-16 08:242,949

  上元节过后的第二日天空阴沉沉的,到了巳时开始洋洋洒洒的下起来毛毛细雨。

  刚从御花园里经过,见着不起眼的角落里星星点点的迎春花已然盛开,被细雨淋湿过后更加显得嫩黄,小巧的样子十分漂亮讨喜。

  想起来近日父皇为阎军已快逼近卞城之事很是头痛,连吃饭睡觉都不得安稳。琉光便挽起袖子垫着脚尖走到花前,亲自摘了一大束迎春花来,想着将它插在殿前案桌上的花瓶里让父皇也感受一下春天之盎然。手里捧着这些鹅黄的小花蕊心中也跟着一并欢喜了起来,拉着云香蹦蹦跳跳的就到了大殿门前。

  守在门口的小太监弯着腰,颇有些为难的拦住了她们。春日里的雷声刚好这时候闷闷沉沉的低吼了起来。她望了眼黑压压的天空,小嘴一嘟,娇着声音呢喃道:“来的是什么贵人?父皇连我也挡在外面了么?”

  小太监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尖着嗓子恭恭敬敬的回答:“皇上特从昆仑山请来玉清道长,来做国师。”

  “哼!道长有什么了不起!道长觐见就不便见我了么?”

  太监听到此话,立马压低声音提醒:“公主,玉清道长乃是修炼成仙的仙道,切不可随意亵渎啊。”

  琉光当然知道玉清道长是何人。她娇憨的跺了一跺脚,转过身正欲离开,远远瞥见从宫门处款款而来两位白袍道人。

  两位道人均是白冠白袍清瘦飘逸,右侧的黑发道人为二人撑着一把缀着昆仑山景的米白油伞,伞柄微微向着旁边的白发道长倾斜着。

  远远的两人似如天上的神仙般,踏着雨水乘着清风而来。二人走得甚是悠闲,不疾不徐的,但是二重宫门到得大殿有千余米的距离,似是眨眼功夫二人已步上了大殿的台阶,顷刻便走到了琉光身前。

  仔细一看,只见二人身上不染纤尘,就连雨水也未沾到半分,鞋履也是十分的干净,竟丝毫不似是打雨天而来。

  琉光轻轻咦了一声,抬眼好奇的盯着那位白发道长。不看不打紧,这一看目光竟然像是被吸住了一般,生生移不开来。

  虽说这位白发“道长”是白发,但这白发发质尤其顺滑,白玉发冠下那一头银丝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直直的垂在清瘦挺直的腰脊上。在看那张脸,似是二八少年肌肤如玉,双眉漆黑如剑斜斜飞入双鬓,眼如夜晚的流星晶亮而又沉静,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唇,那温柔中又尽显疏离的气质,真正是俊美绝伦。

  待得二人从身旁经过步入了大殿,殿外的几人才从惊艳中缓过神来。云香不禁自言自语道:“都道瑾瑜王爷雌雄莫辨,这位道长竟比王爷还要好看上几分呢。”

  琉光踮起脚尖,朝着太监身后一挥手:“母后!”使得小太监立马转身正欲给皇后行礼,她一个猫腰便跨过门棂闪进了内殿。

  皇上正坐在镶金的龙椅上同两位道长正在谈话,见到琉光突然闯了进来,微微有些错愕,状似生气的轻轻呵斥了一声,复又对着眼前的二位道长诚恳的说:“道长见笑了,这是小女琉光公主。”

  琉光抿着嘴调皮的走到梁王跟前的案桌上,将捧在手里的迎春花插进了空着的花瓶中。抬头看见父皇宠溺的瞪着她:“还不快给玉清道长行礼。”

  琉光听话的缓步走到白发道长跟前,眨着一双慧黠的双眼认真瞧了尚久,复又绕着道长仔细转了一圈,却迟迟不见她行礼。玉清道长面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微微颔首望着眼前一脸狐疑的人儿,任由其打量。

  “甚是无礼,还不快快给道长见礼。”梁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琉光收回仔细观察道长的目光,转身面带犹疑的望着父皇:“父皇,他真是玉清道长?不是假冒的?”

  传说玉清道长能御剑飞行能瞬息移动,是凡间少有的得道仙人,有此能耐的道人不是至少也得是百年修行吗?眼前这人,除了一头白发,其他哪点像一个老道长?

  “休得胡闹!道长乃是仙风道骨岂能有假!”梁王被琉光弄的也是颇无奈,站起身只得对着玉清道长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我这个公主平日里娇纵惯了,还望道长见谅。”

  在梁国崇尚修仙,所以修道之人有很高的礼遇,尤其是这种修得真道已近半仙之人。再者如今梁国岌岌可危,请来仙道来当国师是民心所愿,也是为了延续梁国仅有不多的办法之一。

  玉清道长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颜如清风朗月,声似玉石相击,不疾不徐缓缓开口:“无妨,公主聪慧直率,又纯真良善,实是梁国之福。”

  “还不快退下。”

  琉光自知有些无礼了,有些迥然的微微红了双颊,轻轻的朝着殿内的三人行了一礼,便如来时一般一溜烟闪出了殿外。

  此时殿外的雨已然大了许多,可雷声并不像刚才那般沉闷了。琉光刚一踏出殿门,昏暗的天空便响起一声炸雷,冷不防令她吓得往后大跳了一步,外面候着的云香立马过来将她搀扶稳。

  “哎呀,最是讨厌这打雷了。小时候若是遇上打雷还可以缠着母后和哥哥们,如今大了倒是没地方可躲了。”琉光瞧着外头阴沉沉的天,无奈的扁了扁嘴。

  因着下雨,两人只得往寝宫里走,刚走出没几步,便遇上了定保候与瑾瑜两父子迎面而来。

  定保候常年驻守在梁国最北的北疆,一年难得见上几次。琉光面上像是绽开了花一般蹦跳着跑到两人面前,到得定保候面前她眨巴着晶亮的眼睛望着他。“姑父,好久不见了,琉光甚是想念您与姑母呢!”

  定保候面露慈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满是宠爱的道:“我同你姑母也十分想念你。”

  “臭丫头,你就不想念我了?”

  这时头顶被轻轻弹敲了一下,她抚着头哎呦了一声,抬头恶狠狠的对上瑾瑜那张幸灾乐祸的美人脸。“你天天待在京城,时时都能见着,我想你作甚?”转而她朝着定保候委屈的娇喃着,“姑父,瑾瑜他老是欺负我!”那漆黑的眼睛里似乎真的是能滴出水来。

  定保候微笑的拍了拍琉光的双手,朝着瑾瑜作势低喝:“瑾儿,你比公主年长,应当多多让着公主才是。”

  “哎哟,还恶人先告状了呵!我真真是冤枉,伤心喔,哪一次我不是被你气的半死?”瑾瑜拿出双手又做捧心状按住胸口,眼看着就要吐血了一般。惹得琉光得意的抬起下巴,脸上大大的写着:此局胜!

  “皇上还有要事要同臣商量,我们便先进殿了。今日风大,公主还是快些回宫,切莫着凉了。”

  与琉光见过礼后,定保候父子便径直步入了大殿。京城的兵力经过半年与阎军的对抗已经严重不足,驻守卞城的只有区区两万余人,京城的士兵也只剩五万不到,整个梁国现下只余定保候驻守在最北边的边疆尚还有十万兵力。此次回京便是为了不日后与阎军的决一死战。

  皇上将兵力部署与战略计策同定保候商量部署了一番后,抬起头见着一侧的玉清道长静静地坐于塌前正闭目打坐,一旁的弟子立于身侧正在为其斟茶。两人的神情都彷如六根清净般,丝毫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禅絮不沾一丝泥尘。皇上恭敬的轻轻地开口询问:“敢问国师,梁国尚还有救否?”

  “梁国还有一百二十载。”

  听到此话,梁王与定保候两人都面面相觑,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请问国师我等要如何去迎战阎军,方能保得梁国再延续一百二十年?”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万事皆定数,祸福皆因果。”语毕,一身白衣道袍的美男子睁开那双沉寂又幽远的双目,优雅的站起身,举步朝着殿外离去。

  那远去的身姿彷如一副水墨丹青一般的素雅,又似落日溶金一般的高贵。殿内的三人目送着仙人道长不疾不徐的离去,待得道长身姿隐于门框窗棂之后三人这才收回目光。既然道长说梁国尚还有一百二十年王朝江山,那么哪怕是最后的希望也得要拼尽全力的搏一搏。思及此,皇上命宫女重新为二人换了新茶,遂又命太监传召其余几位将军进宫来一同商议。

继续阅读:第八章 阎辰发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妻难求:但为卿狂复此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