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锦官城少主(1)
江寒千秋2020-07-16 11:531,344

  “宣帝名讳燕喜,字舟意,长安京兆人,韦姓。……自明唐以来,有左相韦景曜,字和明,景曜生世宗访,元襄王承。宣帝乃元襄王长女也。

  ……

  宣帝父南康元襄王承,明唐先剑南道西川节度使。帝六岁丧母,哀毁过礼,乡人称之为孝。年九岁,有奇才,耽思坟籍,通经世之道。未及笄,摄州务,绳正部郡,风威大行,时明唐理宗执政,称帝有明空女帝遗风。狩启二年三月,平南诏之乱,功大归国,封益王,赐开府仪同三司。

  ……”

  ——《昭书——太祖宣帝传》

  贞元二十年秋天,小乞丐苏送跟着老乞丐秦玉明走在秦岭的深山巨谷里。

  苏送的梦想是当剑客,当个飘摇江湖的轻侠,从六岁是在闹市街头目睹了一场持剑斗殴之后,苏送就坚定了这个梦想。当他一本正经地对秦玉明说,他想当个剑客的时候。秦玉明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破破烂烂的木剑:“喏,有剑了,小兔崽子自己一边玩去吧。”

  苏送拿着木剑气的跳脚:“秦玉明你必须尊重我的梦想!”

  秦玉明满脸嫌弃:“当剑客是吧?当了剑客给老子给钱吗?”

  “肯定给,想要多少大爷我都给你。”苏送拍拍胸口一脸傲娇。

  “先给个百八千的,没有就给老子闭嘴。”秦玉明的巴掌又落在苏送头上了。

  普天之下十道,便设十方节度使。苏送年方十七,除了京城,剑南道和江南道这些繁华地界还没去过大多数都已经游览过了。秦玉明口口声声说是游历四方,到底还是不愿去这些繁华地儿,就像是躲着什么一样。苏送不在乎这些,只要跟着师父能有一口饭,这就很知足了。所以当秦玉明说,下一站是益州时,苏送的眼睛亮了:“你确定?益州?是不是还要去锦官城?”

  秦玉明一本正经地说:“不去锦官城,那去益州有啥意思?嘿嘿,俗话说这天下美人,三分之一出自古凉州,三分之一出自江南云楚之地,最后三分之一就是出自益州。据说那锦官城比京兆三秦之地还要繁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死老头别骗大爷我,不然有你好看的!”苏送脸凑到秦玉明面前,满脸的期待。

  “好好好,要是骗你,我秦玉明三个字倒着写!”秦玉明说话倒是信誓旦旦。

  “翳翳桑榆日,照我征衣裳。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但逢新人民,未卜见故乡。大江东流去,游子去日长。曾城填华屋,季冬树木苍。”锦官城城楼之下,几个玩闹的小孩声音清脆地唱着诗歌。这首《成都府》是少陵野老杜子美在南山大乱之时所作。虽说当年杜子美因乱举家搬往锦官城,但却为锦官城留下不少绝世名篇。

  而现任的节度使韦承,建陵挽郎出身,博学多才,亦有军功在身,曾任左金吾卫将军。贞元元年接替右相张延赏调任西川节度使。京官外派,只要不是贬谪,十有八九都是富得流油的职位。剑南节度,还是在益州这种万山环绕的地方,天高皇帝远的,谁能管得着他?地方官宁可巴结节度使,都不会跑老远去巴结什么太尉和御史中丞。

  两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相互扶持这走到锦官城城楼之下,一老一少,脸色枯黄,毫无半分血色。

  “师父,这蜀道,别说人了,连鬼都过不去吧?”苏送一脸的绝望。整整两个月,他跟着秦玉明在山里走了整整两个月,几次险些摔下山崖,还没吃过一顿正儿八经的饭,都不知道啃了多少树皮。好在秦玉明的运气似乎一直很不错,还打到过几只野兔。

  秦玉明理都没理他一下,径直向锦官城城内走去。呵,鬼过不去?那这两个月怎么走过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