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灯火
江寒千秋2020-07-16 12:001,789

  女孩忽然意识到手上的异样,急忙将手抽了出来,又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放孔明灯吧。”说罢,便立马转身向后走去,从鞍带中取出了折好的孔明灯和火折子。苏送懊恼地抬头看向天空,一炷香的功夫,烟花已经结束,只剩下满天的星河和一轮皎白的明月,撒下一地清辉,好像在嘲讽苏送刚刚的失态。

  “来,你拿着,我来点火。”韦燕喜对着苏送招招手,苏送便走过去帮她撑着那大红的纸灯,看着韦燕喜小心翼翼地用火折子点燃灯下坠着的一块烛油,然后看着纸灯慢慢膨胀,苏送松开手,红红的纸灯便缓缓升上天空。

  “许个愿吧!”韦燕喜打破了这一片沉默。

  “好。”苏送点点头,眼神却一直盯着身旁的女孩子。那女孩双手合十,眼帘低垂,月光照在她的侧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神态虔诚,颇有悲天悯人之态。

  倏忽之间,山下的锦官城中,一只,两只,三只……上千盏孔明灯缓缓升空,红色的灯,橘色的火,点燃了深蓝的夜幕,比那满天辰星更震撼人心。

  许多年前,曾经江湖上盛传翰林院列出过题为明唐八大奇景的榜单,虽不究其是否真的是翰林院所出,但内容却也有几分可信。其中排名第一的是长安大明宫德麟殿的极乐长宴,建于玄宗朝,相传是玄宗为宠姬太真妃子所建,汇集了全天下幻术师的所有心血,光怪陆离之极无法用语言形容,至今已有一甲子的历史。而每年只是皇帝生辰,受邀的大臣才可携家眷入宫,观赏这天下第一美景。

  第二是青州蓬莱阁上的海市蜃楼,可通过去可观未来。而锦官城中秋灯火,在这张榜上排到了第五。年幼时与秦玉明游历青州,曾有幸得见过蓬莱阁的海市蜃楼,那时是年岁小,也不觉有什么神奇之处,甚至还一度怀疑这榜单是给朝廷拍马屁才胡诹出来的,榜单上的净是些什么达官显贵聚集之处。可今日见这排名第五的中秋灯火,才知何谓震慑人心。

  “你许了什么愿?”韦燕喜抬头看向苏送。

  “我?我的愿望很俗气的。”

  “说嘛。我不笑话你。”韦燕喜突然好奇起来。

  “我要当剑榜第一高手,很俗气吧。”苏送偏过脸看着韦燕喜,“你呢?”

  “不俗气啊。”韦燕喜摇摇头,“希望锦官城来年风调雨顺。”

  “不是吧?”苏送有些惊讶。韦燕喜转身走到马边,又从鞍袋里取出一壶酒来,走回来一屁股坐在断崖边,把双腿垂在悬崖下:“那你觉得我许了什么愿?”

  苏送也走到韦燕喜身边坐下:“反正肯定不是这个。”

  “那就祝白眊军明年打败吐蕃。”

  苏送看着韦燕喜的脸,摇摇头,“也不是。你到底许了什么愿嘛?我都说了,你也要说啊。”

  “韦大人长命百岁。”韦燕喜低下头,声音微微颤抖,然后又抬起头来,苏送看见她眼里的波光潋滟。她举起手中的酒瓶:“来,喝酒,这是京城带来的绝品,难得一尝。”

  苏送瞬间来了兴趣:“什么酒?”

  “玄宗朝的时候有个传说,说玄宗皇帝想要给自己心爱的太真妃子这天下最好的酒,所以命令文武百官去各地寻酒,可也没找到,于是百官便决心自己酿造这世上最好的酒。当酒酿好后呈到太真娘娘面前时,娘娘问,这是什么酒啊?”韦燕喜浅浅地喝了一口,讲起故事来。

  “此酒乃满朝文武不分昼夜所造,故名通宵酒。”苏送接下去说道。当初只是听闻玄宗生活奢靡,令百官不理朝政专心造酒,却不曾想是为了一个女子。

  “这段风流史很有名啊。来,喝酒。”韦燕喜又是一口倒进嘴里,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苏送接过她手里的酒壶:“这里真繁华啊。”

  “是啊,苦心经营二十年,平了周边的匪患,和南诏通了商,和吐蕃开战,都不容易。”韦燕喜小口地喝着酒,“一年前,我爹上表朝廷,为我奏请校书郎的官职,陛下居然恩准了。”

  苏送愣住了:“原来坊间传闻的那个女校书是你!那可是流内官啊,你以后岂不是步步高升?”

  “那我宁可今日出征吐蕃的是我。”韦燕喜苦笑起来,“这世上于我而言,有比为官更重要的事情。”

  她抬头望着天上的圆月,满脸泪水,“我本不必如此,是我选了这条路,可我已经无法回头。”

  苏送静静地看着她。韦燕喜的个性太难琢磨,无论是官宦人家的深沉冷漠,亦或是习武之人的稳定,还是小女孩的娇柔,在她身上都看得出来,或深或浅,颇有风味。

  两人之间安静了一会,苏送才发觉身旁的韦燕喜已经喝多,抱着膝盖昏昏欲睡。苏送无奈地笑了笑,轻轻用手一拨,韦燕喜的头便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继续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直到最后一盏红色的孔明灯消失在视野里,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唐铸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