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锦衣卫总旗
月栖迟2019-04-26 10:202,217

  皇帝一声令下,殿上所有锦衣卫闻听迅速收弩,动作整齐划一。

  沈棣望向皇帝,皇帝却将目光缓缓投向蓝羽身后的叶景一,面色逐渐恢复,道:“你,走上前来,朕要问你话。”

  叶景一淡淡瞥了眼周遭对他抱有敌意的锦衣卫,走上前去,顿首道:“草民,见过皇上。”

  “你叫什么名字。”皇帝由着服侍的宫人将软枕垫在腰后,让他慢慢半坐起身。

  “……”在被问及名姓时,他犹豫了一瞬。

  “啊——!”就在此时,一旁的公公突然开始发疯,整个人陷入了癫狂之中,叶景一眼疾手快的抽过站在一旁锦衣卫腰上的绣春刀,将其刺中。

  宫人早已仓皇的躲至身旁,皇帝感到惶恐不安,但见发疯的公公已经被绣春刀刺中,倒了下去,皇帝这才松了口气。

  只差半点儿,他的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皇帝对叶景一十分的欣赏,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救了他的命。他那在坊市时的果敢、勇猛都深深的刻在他的脑中,他医术精湛高明,武功又相当了得,就连锦衣卫的绣春刀他都敢拔。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得力之人,倘若他能在身旁效力……皇帝刚想到这儿,便听沈棣一声咆喝,刀迅速的落在叶景一的脖上,道:“大胆!御前之下,你竟敢如此大不敬!区区一介庶民,竟敢刺杀当朝公公,我锦衣卫的绣春刀又岂是你能动得了的!御前杀人,你好大的胆子!”

  方才公公被皇帝的毒血喷到了脸上,致使其感染,情况危急,眼看着他就要触碰到皇上,拓跋敇只能这么做。若是不杀,死的便是皇上。

  “来人!将此大不敬之人给我速速押下去!”沈棣的话刚落下,皇帝忽而又狂吐出一口鲜血来,紧跟着便昏迷了过去。

  趁此,沈棣厉声道:“还不快些将此人带走!速传宫中太医!”

  一干锦衣卫上前,将叶景一扣押,沈棣与他眼神交汇,冷嗤一声。

  蓝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带下去,但他心里明白,叶景一一定是自愿被带走的。

  太医疾步赶来,一番诊脉,心头释然,道:“陛下只是急血攻心,加之身子虚弱,余毒还未彻底清除。不过加之调养过后,定会慢慢康复。”

  锦衣卫问叶父该如何处置,沈棣却没言话,只是冷凝着叶父,继而提刀走了出殿。

  叶父是死里逃生,逢凶化吉了,可他儿子却给他挡了这一灾。他慌忙的恳求蓝羽道:“恳求锦衣官差大人,救救我儿!”

  蓝羽将他扶起,道:“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景一兄弟有事的。”

  叶父被锦衣卫给带出去了宫,被迫回到了家中,但他怎么也无法待住,在屋外头来回的踌躇着,思来想去,不放心儿。

  “臭小子,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他重重的“唉”的叹了一声。

  那蓝羽先前在殿上,以身相护,这是他所未能料想的。眼下,也只能信一信他了!

  **

  叶景一被带回了衙门,五花大绑的架了起来,身边有锦衣卫在烫烙铁。牢房里潮湿阴暗,只有几盏烛火燃着,沈棣阴狠的以手执着鞭,快准狠的鞭打了下去。

  被绑着的人连眉头也未皱一皱,这让其余的两名锦衣卫感到诧异。

  一鞭、又是一鞭,足足打了几十下,叶景一的衣裳残破,皮开肉绽,发丝凌乱,嘴角挂血,可他的眼睛却是依旧清澈明亮,甚至至始至终都没发出任何一声。

  就像个怪物一般,怎么打也不会使他感到疼痛。

  沈棣亲自动用烙刑,用力的将滚烫的烙铁抵在了他的胸膛上,到了这里,叶景一才闷哼出声,面部逐渐有了表情,但他仍旧是紧紧闭眼,抿着唇不松口,脸上满头大汗。

  他的双拳紧紧地攥着,与沈棣平静而视,那双似琥珀般的瞳孔,泛着点点杀意,那神情又带着一丝嘲讽。仿佛是在耻笑,他只会用这等卑劣的手段,却不敢正面与他单打独斗。

  沈棣却也不恼,只沉声道:“你当殿弑杀公公,这可是死罪!说!血毒人一事究竟是不是你一手策划,蓄意谋害,故意接近皇上,你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阴谋!”

  两个旁观的锦衣卫不由得都捏一把汗,他们敬这少年是条铮铮铁骨的汉子。

  “不说?”沈棣阴阳怪气的靠近他,凝着他那双清澈的眼,道:“在殿上,看你握刀挺顺手的,想不想再摸一摸锦衣卫的绣春刀。”

  他将腰间的那把透着锋芒的绣春刀缓缓拿起,手在刀背上轻抚,道:“可惜了一身的好功夫,若是没了手,可就再也不能握刀了。”

  沈棣发现叶景一的手上布满了厚厚的老茧,他的刀又玩得如此顺溜,显然这武功是自小便开始练的。

  他将刀入鞘,阴鸷道:“上拶刑!”这一声,冷得让人如坠冰窖,透着深深的冰寒。

  两名锦衣卫对视一眼,有些悻悻然,他们觉得正使这有点儿绝了,一时间杵着不动。

  “我的话,不说第二遍。”他森寒的转头,桀桀怪笑,对叶景一道:“从实招来,也能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这拶刑,我想你是受不了的!”

  一双手,已然被套上了拶刑的器具,但叶景一的眼神很平静,仿佛置于生死之外。

  沈棣冷硬的咬牙,道:“行刑!”

  再硬的硬骨头,都得屈服于北镇抚司的极刑之下!

  两名锦衣卫的脸上都掉下了汗,将那器具两边进行收紧。

  “住手!”蓝羽忽而迅速带着其余锦衣卫进来,沈棣却视他如透明一般,继续笑看着叶景一被施刑,蓝羽的手上缓缓垂下圣旨,道:“皇上圣旨在此,谁敢不从!”

  沈棣脸上的笑容骤歇,他迅速回首,果见那一纸金旨,他脸上的青筋腾起。

  两名锦衣卫瞬间撤了拶刑,随正使一并叩下。

  小旗官将叶景一身上的绳索悉数的解下,发现他已经遭受了非常人所及的残酷之刑,心头隐隐佩服。

  “朕,念及叶景一多次护驾有功,武艺高强,医术精湛,有勇有谋。故而封他为北镇抚司锦衣卫总旗,协助锦衣卫副使蓝羽,彻查‘血毒人’一案,钦此。”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锦衣卫生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