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上门
空瓶子2020-02-06 11:033,480

  林局长前脚刚杀进门,后脚就跑进来一个小警察。

  “慌慌张张的成什么样子?还有你们,大白天就在这里胡吃海塞,交代你们的工作呢?”

  老陆站在那里连连赔罪,抓过那个跑进来的小警察。“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人跑了?”

  “没有跑,是,是来人了。”

  林局长愤怒的踹了小警察一脚。“来人了,盯着就是了,你慌什么?”

  老陆心里暗自嘀咕,来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来的是什么人?”

  “海城高氏渤海堂的大小姐。”

  这下不但老陆心里打鼓,林局长也有点蒙了。这个高氏渤海堂可是辽东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大帅都要亲自登门拜访的。据说当年大帅起局子的时候,高家也是出钱出枪的。大帅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总是和高家密不可分的。

  林局长转身就往外走。“带我去给大小姐请安。”

  老陆连忙带着小警察快步跟上。

  王啸林家的院子里,此时正站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学生,身上穿的竟然是北京大学的校服。这一年北大破例招收了第一批女大学生,海城高家的高子轩就是其中之一。

  王啸林被两个兄弟夹在中间,紧张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对面的美女。杨玄明披着一件羊皮袄,抄着手在那里傻笑。郭云涛还算正常,微笑着和对面的美女打招呼。

  “敢问,小姐是哪家的?”

  高子轩大方的一笑,环顾了一下小小的四合院。“我是海城高家的高子轩,听说了五叔和五婶的事,特意来祭拜的。你们哪位是王啸林啊?”

  两兄弟一起转头看向中间的王啸林,此时王啸林的脸已经涨的通红了。

  恰在此时,林局长一行人匆忙走进院子。

  “不知道高小姐大驾光临,林某照顾不周,还望海涵啊!”

  高子轩转过身,好奇的看着这群人,打头的是一个中年略显发福的胖子,一身警服穿在身上也看不出威严的气息。

  “这位是奉天警察局的林局长,正在附近巡视工作,听说高小姐到了,特意赶过来慰问一下。”老杜及时化解了尴尬。

  高子轩朝着林局长微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感谢林局长的关怀,我就是过来拜祭一下故人,就不给您添麻烦了。”

  林局长收回了已经伸出去一半的手,故作镇定的挥挥手。

  “希望家属和高小姐都节哀顺变,我也不打扰你们了,老陆啊!保护好高小姐和杨三公子在奉天城里的安全,不许有任何意外发生,你明白吗?”

  当老陆听到杨三公子的时候,本来还明白的心就彻底不明白了。但是嘴上还是连连称是的答应着。

  杨玄明听到这里,却笑开了怀,抖着身上的羊皮袄,远远的对着林局长抱拳行礼。“多谢局长大人的关照啊!”

  老陆陪着林局长走出院子,连忙凑上去低声问。“那杨家小子没事了吗?”

  林局长一脸高深的样子。“大帅的气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不人家是大帅,咱就只能是个小局长呢。”

  老陆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原来是在大帅面前吃了瘪,跑这来撒气了。

  “那是,大帅的肚子里能跑船啊!”

  林局长本来一肚子气,被高子轩的出现给岔过去了,也不再多说,交代老陆保护好贵宾,自己带着人匆匆离开了。

  高子轩祭拜完王家父母和大哥,被请进了西屋,坐在炕沿的一头,王啸林被推着也坐在炕沿上,却离开高子轩老远,弄的两个兄弟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高子轩本来有些低落的情绪,看到这个情景也是缓和了不少。摇摇头,弯下腰轻轻的脱下两只小牛皮靴,上了炕,盘腿坐好。

  杨玄明甩开披着的羊皮袄,一屁股坐在炕沿上,摸着自己的大脑袋,讪讪的问。“子轩妹子,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我是和商铺掌柜的一起来的,他去上货了,本来我是要去郎家住几天的。”

  高子轩的表情很真诚,很开朗,头上的短发跟着一起晃了几下,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青春活力。

  郭云涛挨着王啸林坐下,心里也不得不叹服高子轩的气质真好。“子轩妹妹,和郎家哪位女公子亲近啊?”

  “当然是步摇姐姐啦!她可是我的偶像,等我毕业了也要进政府当女官。”高子轩提起这位姐姐时,脸上的表情都跟着激动起来。

  杨玄明顿时做出一副很冷的样子。“太冷,你一提起她,我都觉得冷。”

  高子轩顿时就不高兴了。“你嫌人家冷,人家还嫌你憨呢!”

  杨玄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管她怎么看我呢,我又不找她,永远不见面才好呢!”

  原来这杨玄明和郎步摇之间,曾经定过娃娃亲,可是随着郎家在政界的发展,这门亲事就再没提起过。不过两人至今都没有结婚,尤其郎步摇已经20多岁了还没出嫁,已经在奉天城里出名了。

  郭云涛赶紧出来打圆场。“妹妹,别听他胡说,整天在山里胡混的人,嘴里说不出好话。回头你去见步摇妹妹时,问问她,能不能帮老三弄个新身份。”

  杨玄明一巴掌拍在炕沿上。“干嘛!谁要新身份啦!大帅都不计较了,我干嘛还要换身份?”

  郭云涛瞪了杨玄明一眼。

  “林局长好巧不巧的这个时候登门,你以为他真是闲的没事干啊!还不是因为你,老陆虽然不直说,可是一直在试图打探你的真是身份。警察局长能和大帅直接说上话,还不至于暗中搞你,难保其他人不会这么想,万一哪个不开眼的,拿你去邀功怎么办?”

  杨玄明顿时没了脾气,高子轩也频频点头。“涛哥说的对,就算不拿你邀功,也不敢真的重用你啊!”

  杨玄明被说烦了。“我这点破事有什么好说,大不了回山上放羊嘛。五叔的仇家还没找到呢!先报了仇再说其他。”

  王啸林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这几天,把家里都翻遍了,也没找到什么线索,唯一的嫌疑人老张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两个兄弟也跟着叹息。

  “我爹让我给你带了一些话,现在没有外人,我就说了啊!”

  三哥兄弟顿时齐齐看向美女。高子轩再大方也难免有点不好意思了。轻咳了一声,三兄弟才意识到确实有些失礼了,纷纷转头,却也还是用眼睛的余光瞄着高子轩。

  “我爹说你们家里出了意外,八成和那块玉牌有关。”

  三人都吃惊的再次看向美女,杨玄明忍不住开口问。“你怎么知道?”

  郭云涛用脚踢了他一下,示意高子轩继续讲。

  “我爹说我们家也有一块玉牌,但是不久前被家中的一个叛徒偷走了,他追查到要搜集玉牌的是渤海人。”

  “渤海人?”三兄弟一起疑惑的问。

  高子轩被他们吓了一跳,吃惊的反问。“你们不知道渤海人?”

  “知道啊!”三个人又齐声回答。

  杨玄明抢先开口说。“我爹说过有一个古老的民族自称是渤海国的后人,一直闹腾着要复国。不过在奉天这边很少,多数都在北边啊!”

  王啸林接着说。“我在日本也听说过,北海道那边有一群人自称是赶海人,也说自己是渤海人。我在图书馆查阅了一些资料,好像是和唐朝同时代的一个国家。”

  郭云涛接过话头继续说。“赶海人只是其中一个分支,长白山附近有一些神秘的部落,一直号称自己是渤海人,都是一些藏在深山里的猎人,很少听说他们出来搞什么活动啊!”

  高子轩有点吃惊的看着三兄弟。“都挺博学的嘛!知道还惊讶个什么?”

  郭云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知道的有限,你还是继续说吧!”

  高子轩坐直了身体,从兜里掏出一封信。“这是我爹写给王啸林的,要不要一起看,你们问王啸林吧!”

  王啸林犹豫着接过了信,郭云涛站起身,一边溜达着一边说。“老疙瘩,你先看,你觉得能给我们看,我们再看。”

  杨玄明跳下炕沿,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去给炉子添点煤,这炕不咋热乎。”

  王啸林感激的看了两个兄弟一眼,赶紧打开信仔细的看起来。

  啸林贤侄:

  惊闻噩耗深表哀痛,先人已故,望你能早日振作。我与你父亲相交多年,深知他为人忠信,有些家族秘传未必会亲口告诉你。可怜天妒英才,啸天早夭让你王家秘传面临中断之危。

  我与你父均是关东八门的传人,关东八门和江湖八门有关,但是又大不同,关东八门各自保守着一个秘密,彼此并不知情。但每家都有玉牌,上面所记的内容与此有关。我家玉牌已失窃,料想你家突遭恶变,和此事定然有关。你父定会将玉牌留下副本,安心静等几日,会有人给你送过去的。

  近日追查得知,有渤海人在搜集玉牌,可惜八门彼此很少联系,每六十年方聚会一次,下次聚会就在今年中秋。料想玉牌失窃恐非你我两家,届时方可推知详情。

  突遭恶变必生怨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切记不可妄动。小女与你的婚约依然有效,你们自己商量吧。

  渤海堂高彦宁

  王啸林眼含热泪的将信递给郭云涛。

  郭云涛疑惑的问。“真的都可以看?”

  王啸林一边点头一边嘀咕了一句。“最后一句莫当真了。”

  嗖的一声,一只条扫疙瘩飞了过来。淑女高子轩终于爆发了。“你胡说什么!”

  郭云涛拿着信一边往外走,一边坏笑着说。“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关东八门到底是个什么组织?还有哪一门的人会出现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东八门之阴阳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