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来访者(五)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42

  当子音将炭火弄好,再回至厨房烧火处收拾时,院前不远处林中飞鸟四起,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拍掉手上的灰尘,理好衣冠,长舒一口气,不紧不慢的向院门走去。

  该来的,终归要来。

  他将门全开时,恰是两匹骏马停蹄,两人下马。

  “二位请,兄长早已恭候多时。”

  子音侧身,让出一条路,示意来者进院。

  兴炎与云柒回礼后,抬眼,便看见了像约好一般站在厅前拱手作揖的慕容明和阿城。

  阿城本在书房温书,哪知慕容明一言不发的起身,仿佛是被召唤,向前院走去,阿城追来,看见半月前来过的二人,不明所以的跟着行了礼。

  慕容明和子音领着兴炎去了书房商议,院中只剩下阿城和云柒。

  “将军可愿进屋?”

  阿城征求着云柒的意见。

  “叨扰了,在庭院内看看风景就好。”

  云柒礼貌的回答了她,并没有进屋的意愿。

  阿城知晓后,沏了壶茶,倒好,二人便在院内的小木桌前坐下。

  “想不到,这里竟有这样繁茂的银杏树,上次来得匆忙,可是丝毫未注意。”

  云柒接过阿城递来的杯盏,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与她交谈。

  “先生说,这棵银杏乃是建造这院落时,他父亲亲手所植,青时可荫,黄时有果,可治常之喘咳。”

  阿城亦转头,看向银杏树。

  云柒忽的回头,看向阿城,“上次你说,你是在战乱中被子清先生收留,是在何处?”

  阿城见他语气十分认真,一时之间,愣愣地回答,“江城。”

  云柒猛地放下杯盏,似是惊喜,似是抑制,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阿城想起上次晕倒,缓缓开口,“阿城自小体弱,前次晕倒,多谢二位送我回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云柒疑惑,“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阿城甚是迷茫。

  云柒见状,心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们并未将事情真相告诉她,瞒着她,也好。

  于是他转念道:“我们来此处的目的。”

  阿城浅笑垂眼,笑中竟显得哀伤,“是来请先生同你们一起掀起战争的?”

  “虽说目的是如此,但说法是否过于偏激了一些?”云柒见她的说法,并不气恼,耐心的给她解释,“你有没有想过,只要天下四分五裂,就不会有战争停止的一天,我们,是想让战争消失。”

  阿城道:“可你们凭什么认定先生会出山?”

  云柒肯定道:“因为你。”

  书房内,三人围着矮桌,跪地而坐。

  “本王明人不说暗话,来此的目的,想必子清先生已经清楚。”

  兴炎开门见山,话语中尽是压迫感。

  慕容明道:“殿下这些年在管理好这东国的同时,暗里派人打入向年内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南北两国都不敢倾兵来犯,东国如今百姓安居,子清亦多年闲赋,又为何需要子清去助殿下你去挑战于他国?”

  兴炎道:“子清先生虽身居幽谷,但此中局势,倒是看得一清二楚,那你也必定明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五国鼎立,战乱,永远都不会停息,为今之计,只能以武治武,还我大兴。”

  慕容明淡淡道:“旁观者清,子清早已过惯了山野村夫的生活,天下大势?不过是求讨生计,随机应变,留命苟活罢了。”

  兴炎起身,走向圆木窗户边,背对着慕容明与子音,看向窗外的风景,安宁闲适,谁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但他身为战王,本就是为了战争而生。

  “我初见你时,是在慕府,你正与若水下着围棋,那时你年幼,但棋艺精湛连你的父亲都不及,后来我同你父亲商讨戍边之策,从你说出良方起,我就认定了,你就是助我大兴百世基业之人。”

  说罢,他转头,眼神中带着一丝凌厉,看向慕容明,“你别忘了,你可是先王亲封的上卿,复我大兴本就是你的职责。”

  子音听见若水这个名字,心中一颤,看向慕容明,只见他面色如常,两耳不闻,认真的品着茶。

  若水这个名字,自她嫁入宫中之后,鲜为人知,人们更多知道的,是母仪天下的文淑皇后这个名号。

  这些年,子音从不敢在他面前提及这个名字与封号。

  “大兴已覆,若水已死,我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在慕府里意气风发的慕言清了,殿下又何苦执着?人生在世,若白驹过隙,不如放下尘世,安稳度日,把酒当歌,清风明月,了此生。”

  慕容明平淡的说着,仿佛国破家亡的人,不是他。

  “你还知道你叫慕言清!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

  兴炎转身怒斥着他,此刻的兴炎,不是战王,更像是一位长辈。

  慕容明放下手中杯盏,与他对视,冷笑道:“那我就该像殿下一样,为自己的私欲去伤害别人?”

  兴炎听此,没了方才的怒气,移开视线,“曹志的事,我已经按军法处置了,你若不躲着我,此事也不会发生。”

  “该发生的意外,就不是意外。”

  慕容明说罢蹙眉,想到了一件事,显然兴炎也考虑到了,他开口,言语直白:“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名叫阿城的小女孩你为什么要留在身边,但有一点你要明白,你二人可以保全自己,她却不能……有一个兴炎,便有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兴炎,你处事多年,心思缜密,自当明白,人心,比我们想象得更加险恶。”

  慕容明闭眼,良久,他长舒一口气,睁开了眸子,眸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波澜。

  子音见状,知道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知道了,现今我身子尚未痊愈,不宜车马劳顿,待寒梅开时,我便和你们一起离开,条件是任何人永远不得再扰明月谷。”

  是的,为了阿城,他决定离开这里。

  兴炎并没有表现得十分欣喜,这是必然的结果,“慕言清,明月谷只是你的借口,是你的心还没有死。”

  慕容明浅笑起身,子音自然也跟着起身,“现在活着的,只是明月谷中的山野之人,慕容明,日后也当是名扬天下的上卿。”

  “哈哈哈,告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