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来访者篇(三)
汤小菇2018-11-01 19:072,167

  “什么人!军营重地,不得擅闯!”

  “你再往前一步,格杀勿论!”

  慕容明像没听见守卫的警告一般,径直向前走着,守卫见状,毫不留情的将手中的长戟向他刺过去。

  长戟在离慕容明眼眸毫厘之处被迫停下,血顺着戟滑下,直至滴到地上,一滴、两滴……

  正是慕容明的手抓住了长戟的的锋利之处,从他的手上不停地有血滴落,看得守卫胆战心惊,而他自己像是没有知觉一般,面无表情,眼神凌厉。

  “去告诉兴炎,明月谷慕容明来了。”

  忽的风尘四起,迷离双眼,守卫被慕容明的气势吓到,这下更是手忙脚乱,慕容明不废丝毫气力便将长戟夺过丢在了地上。

  守卫颤抖着拔腿就向主帅营帐跑去,军营内站岗的、巡逻的士兵多多少少都知晓了些什么,看着慕容明低沉稳步的走进来,只敢十分谨慎的剑戟相向,却无一人敢上前去伤害他。

  慕容明在众人相当紧迫的气氛下,干净利落的找到了关押阿城的营帐,看守营帐的士兵见他来此,不知为何,眼前的人,素衣简髻,手无利刃,面相无害,却让他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想拦住他,竟发现手中全是细细密密的汗,身体若僵硬一样,动弹不得。

  一时之间,偌大的军营,似无人般,安静得诡异。

  慕容明走进营帐,蹙眉,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营帐内空旷至极,只有一方矮榻和一长矮几,矮几上放着一个熏炉,矮榻上躺着一位女子。

  他快速走到阿城身边,确认她只是昏睡后,大手一挥,拦腰将她抱起,走出营帐……

  “报——”

  方才在军营前站岗的守卫匆忙跪下,抱拳,“启禀殿下,一位自称慕容明的男子闯进军营了!”

  兴炎正和云柒讨论着此事,听见禀报,深不可测的笑了起来,还未等他开口指示,又进来了一名士兵。

  “启禀殿下,那闯军营之人,被曹副将一箭伤了左肩,众将士莫名的气势高涨,现场一片混乱,殿下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

  兴炎脸色突变,和云柒一同在士兵的带领下赶去事发营地。

  他二人来时,只见慕容明身中数箭,身上还有剑伤、戟伤深浅不一,源源不断的血从他的伤口处涌出,染红了身上素衣,染红了地上土石,但他仍护着手中怀抱之人,缓缓地向出军营的方向走着,散落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容,不知凶怒。

  众将士虽将他团团围住,但谁也不敢再伤他分毫,一如初来时的场面。

  “谁允许你们动手的!”

  千钧一发之时,兴炎一声低吼,打破了氛围,所有的士兵立刻收手站好,不敢吱声。

  慕容明闻言,循声看来,兴炎亦看着他,长发遮挡下,他只能看见慕容明一只眼眸,可正是这一眼,竟让兴炎在心中产生了一种情感,是恐惧。

  他这一生,大小战役,杀敌无数,以少胜多无数,经历生死更是无数,大敌当前他都从未怕过,现今竟因为一介文生的眼神而恐惧。

  在惊讶的同时,心中更加肯定了慕容明此人。

  那个眼神,是警示,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从地狱回来后才该有的眼神。

  “都给我回去!让他走。”

  兴炎妥协了,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慕容明会以这样的方式带阿城回去。

  他心目中的慕容明,虽身在帝都,但抬手之间,就能千军万马,破敌军之城,唇齿交合,便能解一方之忧。

  武能跨马安天下,文能提笔定乾坤。

  大兴数载,他兴炎自诩大小战役历经无数,军功数不胜数,却从未见过真正配得上这句话的人。

  直到遇见了他。

  慕容明虽不会舞刀弄剑,但兴炎相信,他若习武,定会有出人意料的造诣。

  都说大兴王朝战王兴炎军功赫赫,故而傲慢自满,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可谁又知道,这世间还有一人,一小辈,还是一个文人,让他从心底里实打实的欣赏,甚至是佩服。

  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当时的慕尚书之子,大兴最年少的上卿,慕言清。

  现今隐于明月谷,闲云野鹤,粗茶淡饭的闲散之人,慕容明。

  “他既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又怎会在这乡野之中,与世隔绝,平凡度日?”

  慕容明归隐时年岁本就不大,加之云柒又小,其中缘故,自是不甚清楚,知道慕容明的身份后,便问了兴炎这原由。

  兴炎严肃的表情竟有了些动容,言语中似乎都有些许的无奈与愁意,“我说一人,你定当知晓。”

  云柒问:“何人?”

  兴炎道:“丞相之女,沈若水。”

  云柒惊道:“大兴最后一位皇后,号文淑?!”

  兴炎点头,“当年,若水与他本是青梅竹马,一对佳人,奈何先王早闻若水贤良淑德之名,横刀夺爱,王命不可违,自那之后,他便渐渐淡出了百家视野。”

  云柒:“可云柒年幼时见到的文淑皇后,并不像迫于权势,才入宫为后的样子?倒像是,自愿?”

  兴炎:“云柒,你可别忘了,定局如此,若要母仪天下,心中,又怎可只容下一人?”

  云柒回神过来,亦是没有想到,他竟会以自己血肉,来换阿城平安。

  “殿下,需要派遣军医去吗?”

  兴炎长舒一口气,道:“他不会接受的。”

  ……

  “二哥!”

  “你这,怎么会伤得这般严重!”

  子音见慕容明出来,高兴着上前去迎,被惊到。

  他本以为受点小伤,有些血迹无碍,走进发现,有的伤,竟深入皮肉,能见森森白骨。

  慕容明抱着昏睡的阿城,径直走过子音,声音沙哑道:“小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深一点的,恐怕需要时日来恢复,城丫头只是中了迷药,不出多时便会转醒,我们先回去,可别让她瞧出异样。”

  子音蹙眉,想再言语,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匆匆跟上慕容明的脚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