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来访者篇(一)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33

  慕容明离开的第一天,阿城像往日一样读书、识字、练剑,没什么不一样,只是话少了些。

  慕容明离开的第二天,阿城开始在院门眺望,却不见人影归来。

  慕容明离开的第三天。

  “阿城,我去后院浇花,你趁现在太阳正好,把药材拿出去晒晒。”

  子音拎着桶,交代着正在书房里无聊得发呆的阿城。

  “好的!”

  阿城听见有事儿可做,顿时来了精神,走到书房门前,正见子音忙着为院中花儿浇水,“子音哥哥你这两日甚是忙碌,都不与阿城耍玩一二了。”

  “你也知道后山你先生种了几亩田地,如今他几日未归,我自是要帮他打理。”

  子音说话间也不忘手中浇花的活儿。

  阿城十分的不瞒,“你们做什么事儿总有自己的理由。”

  子音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阿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那子音哥哥,我去整理药材了。”

  “好嘞,去吧,端出去的时候可要小心,别伤到自己。”

  阿城点头,应声,而后去药庐收拾。

  片刻之后,阿城在药架上乖巧的将药材都摊开,马厩内剩下的唯一一匹马儿莫名叫了起来。

  她将最后一点药材摊好,拍掉手上的药渍,走到它身边,伸手顺了顺它的毛,“马儿乖,待我学会骑马后,本姑娘便带你驰骋天涯。”

  话音刚落,阿城听见院门外竟传来了马蹄声。

  心中大喜,正欲走去打开院门,却发现这几声马蹄不像只有一匹马,眉头一皱。

  这几年在玩闹中与子音学防身之术,虽是学艺不精,但多多少少还是学了些东西,这马蹄声有些杂乱,显然不止一匹。

  阿城心中早已没了喜悦,只剩警惕。

  果然,不出片刻,沉闷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请问屋中可有人在?”

  声音雄浑粗犷,不是慕容明,更不是小鸢。

  阿城小心翼翼地拔了门栓,将门只开到恰好能探出头的大小,“请问你们找谁?”

  她的猜测没错,来者是两名身着便衣的陌生男子。

  一位高大威猛,眼角处有一道不大不小的疤痕,看上去有些凶狠吓人,留有胡子,约莫四十出头。

  另一位相比之下显得文雅年轻许多,一脸英气,相貌堂堂,若不是腰间挂有佩剑,任谁也猜不出此人竟是习武之人。

  显然方才问话的,是前者。

  年轻男子可能是看出阿城有些害怕,上前一步,脸上溢开笑容,温柔道:“敢问姑娘,这里可是子清先生住处?”

  子清?

  阿城太久没有听人提起这个名字,差点都忘记了。

  “正是。”

  回忆间一个声音从院中传来,阿城转过头去,正是浇完花的子音。

  他走过来,很自然的打开了院门,看见来人后热情的将他们邀请至前厅。

  前厅内的红木圆桌椅,早已换成了两排对望以两椅一桌为一组的一对方桌椅。

  来人与子音相对而坐。

  阿城端来茶水的时候,他们恰巧在谈论她。

  “这是家中小妹,阿城年幼,不懂礼数,方才得罪了,还望二位海涵。”

  不懂礼数?

  阿城不着痕迹的瞪了一眼子音,转而乖巧的向客人点头行礼,最后走到子音身旁的椅子坐下。

  “无妨,许是我的面相吓着她了。”

  年长的人说着客套话,眸中却是凶意清冷,听得阿城心中抵触。

  这话语中,哪里有吓到她的愧意?

  “在下慕容玦,二位想必是来找二哥的吧?”

  阿城看着他有礼貌的样子,挑了挑眉,心里腹诽着装模作样的他。

  但她不得不承认,他平日里虽说没大没小,似是没心没肺,可认真起来,很是英气、可靠。

  “正是。”

  年长者点头。

  “慕容先生都不问我二人姓名?”

  年轻者忽的发问。

  慕容玦自信一笑,有理有据的说:“据传,前朝大兴战王二十年前为护大兴疆土,不顾自身安危,力挽狂澜,致使眼角处留下疤痕,子音见这位长者,行事谈吐言简意赅,却又带着魄力,想必正是战无不胜的战王,现今东国之主,兴炎殿下吧。”

  年长者不做声,看着慕容玦,等待后续话语。

  “听说战王身边有位骁勇善战的常胜将军,若子音猜得不错,身边的这位便是云柒大将军。”

  “好!”

  兴炎哈哈大笑起来。

  阿城一惊,虽猜测到来者身份不同寻常,但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高贵的身份。

  这二人,一位是这一方之主,一位是名扬大兴的将军,却突然同时出现在这一隅之地,显然是别有所图。

  “慕容先生客气了,”云柒点头,“云柒不过是略懂武艺。”

  “慕家后世,果真名不虚传。”

  兴炎夸奖着他,但阿城总觉得有些许不对劲。

  这人好歹也是一国之主,慕容家也能说漏一字?

  慕容玦听此,眼神一凌,快速的瞥了阿城一眼,见她毫无好奇之意,稍稍地松了口气。

  慕家……

  看来,他知道我与二哥的身份。

  他在心中游走一番,笑着起身行礼,“失礼,只是二哥今日恰巧外出,二位怕是要扫兴而归了。”

  “那,敢问子清先生何日归来?”

  云柒亦起身礼貌的问着。

  “许是三日,许是五日,二哥是去添置家中所需,他性子向来随意,具体何时归来,我这做弟弟的,当真不知。”

  阿城闻言,心中疑虑,又多了几分。

  今天已是第三天,最多两日,先生便可归来,子音哥哥为何这样说?

  一直以来先生外出都会交代好日期甚至是时辰,从没有像此次一般模棱两可,难不成……

  先生是故意如此,避而不见!

  “既是如此,我们也不便多扰,这就告辞了。”

  兴炎亦起身,告辞。

  慕容玦拱手作揖,“二位好走,子音还有些事,不便相送,阿城,你替我去送送吧。”

  后面那句自是对阿城说的,阿城纵然对他们的到来与对话有很多疑虑,但也明白现在并不是问清楚的好时机,于是点了点头跟随着兴炎二人出了前厅的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