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明月谷篇(七)
汤小菇2018-11-01 19:072,187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东之国某处山林住处中,传来朗朗读书声,声音如银铃一般,清脆、悦耳。

  女子一身锦衣,跪坐于矮桌前,手执一笔,写着方才口中所读之诗,恬静优雅,似画中仙。

  她忽的停笔,偏头蹙眉。

  “先生,红豆为何最是相思?”

  不远处于桌案前正作丹青的男子,放下手中之笔,起身行至她身旁坐下,看了看她写的字,字正腔圆,字迹秀丽工整,这才满意的缓缓道:“红豆生长于阳光明媚的南方,形状圆浑,色泽鲜红,常用以镶嵌饰物。”

  “传说,有位女子,因丈夫死在边地,悲痛欲绝,哭于树下而死,化为红豆,于是,人们又它称为‘相思子’。”

  “可算明白?”

  因阿城的到来,书房内自然也添置了一张桌案。

  慕容明不见回应,目光这才从书上转移到阿城身上,只见她正一笔一画专注地写着‘相思’二字。

  笔笔皆是相思意。

  当初那个在湖边委屈的流着泪洗不干净砚台的小女孩,如今已是快要及笄的女子,温婉尔雅,落落大方。

  慕容明看着这样认真的阿城,他的心中竟起了岁月静好,安稳度世的感受。

  可他从出生起,就不可能拥有一个平凡安稳的生活。

  “我们的城丫头,也是该有相思之人了。”

  慕容明见她如此在意相思二字,浅笑起来。

  “先生,阿城还小呢,何处来的相思?”

  阿城垂头,掩饰着心中羞意。

  “倒是先生,可有相思之人?”

  慕容明闻言,移开眸子,看向院内开得正盛的花儿,敛去了笑容,眸中是化不开的愁意,淡淡道:“你可还记得,六年前我在江城带你来此的情景?”

  阿城一怔,想起了从前的种种。

  原来,已经六年了。

  六年,庭东哥哥已经六年没有来见我了。

  他还好吗?

  我,还能回去吗?

  她好一会儿才点头,答道:“记得。”

  乱世之中,命不由己,带她回家,许她温柔,她,如何敢忘?

  她懂了,“原来,先生相思之人,不是一人,而是天下百姓。”

  而我,不过是此中一人,因太过幸运,故应我回家。

  他收回视线,抬手揉了揉阿城的头发,没有否认,转而说其他。

  “转眼竟是快七年了,再过几月,你便要及笄了。”

  阿城正要应声,却被别人抢了先,“再过几月,小阿城可就是能出嫁的大姑娘啦!”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人正是端着热茶水的慕容玦。

  “子音哥哥何故这般盼着阿城出嫁?”阿城似是有些不喜,嘟囔道:“阿城可是许过诺言,此生常伴于此,万不敢违背。”

  “城丫头!”慕容明有些气恼的叫住了阿城,“你当是忘了……”

  “阿城不敢忘!”

  她没忘,当初他便说过,不可能一辈子将她带在身边。

  她害怕他亲口提起,于是开口打断。

  “来来来,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二位大人如此娇贵,在下可怠慢不得。”

  子音及时的打破了严肃的氛围,顺势也端了杯茶,在阿城身边坐下。

  “说起来,阿城应该是要十七了吧,按理,早就该出嫁了。”

  “子音哥哥,你又提及这件事!”

  “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年纪,何故推到我身上,哈哈哈!”

  一时之间,笑声、嬉闹声,充斥了整间书房,为这乱世,增添了几分欢喜。

  六年前,慕容明收养阿城时,阿城听了卫庭东的话,将年龄虚报了两岁,说是十岁,然而那时的阿城,实则只有八岁。

  乱世里,因年龄小不易养活而被抛弃的孩子,不在少数。

  只两岁,原本慕容明与慕容玦也并未发现什么不妥,直到……

  那日天空突降大雨,阿城在外采药,躲避不及,淋了好些雨才走到院前不远处,不知怎的小腹传来阵阵刺痛,她全身开始冒冷汗,寸步难行。

  好在雨势虽大,但并未有雷电落下,她靠在了身旁的大树下。

  恰逢慕容明因担忧打伞来寻,阿城恍惚睁眼,这才发现自己身裙和身旁竟全是血迹。

  慕容明见状,眼神一凛,顾不得溅起的泥泞,大跨几步来到她身边,一只手执伞为她遮住风雨,一只手将她搂进怀里,“城丫头,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可还有气力抓住伞?”

  十三岁的阿城,个子长高了不少,早已不是那个他用一只手就能抱起的女孩,但他也不能让她再淋雨,只得让她拿伞将自己遮住。

  怀里的人,模糊着颤抖的向空中伸手,慕容明忙取下她身后的药篓,将伞放在她手中,调整好只遮住她一人的角度,拦腰将她抱起,疾步回家。

  那时的阿城在慕容明眼中是将要年满十五的女子,男女有别,他做了简单的处理后,便让慕容玦快马加鞭去叫了为报恩而住在谷口的小鸢来。

  那时阿城第一次见到小鸢,五官端正,言行举止中,尽显优雅。

  她一看阿城的样子,马上便知道发生了何事,不顾慕容明兄弟二人的担忧,将二人赶出了房间。

  为阿城打理好一切之后,还嘱咐了他们关于这几天的一些注意事宜,这才离开。

  那血迹,不是别的,正是女子来月事之时的血。

  阿城好些后,慕容明觉得阿城此事来的是否是晚了些,便随口问了问她的年纪,不想,当初子音想试探的结果,被他随口问出。

  这才得知阿城当时才只是一十三岁。

  好在发现的早,及笄乃是大事,错误不得。

  “先生……阿城,会死掉吗?”

  “城丫头你记住,你的命由我,我不准,你便不许死!”

  这是阿城模糊之中询问慕容明的话,而当时慕容明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见她满身是血,一心只想救她。

  于是,这件事便成了慕容玦打趣阿城的话题。

  好在,从始至终,他们从未怨过她隐瞒年龄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