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来访者篇(九)
汤小菇2018-11-02 14:502,234

  微风轻轻而起,在寒冬,却是冰冷刺骨,冷到了心底。

  女子站在山崖上,面无表情,两眼无神,一袭青丝被冷风吹起,束发的丝带,早就不知随风飘到了哪里。

  她像是感受不到寒冷一般,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已经一个时辰了,视线所及之处,早已没了人影。

  忽的,一个黑影落下,悠然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慕容明走之后半个时辰,子音见阿城久久没有动静,觉着反常,便前去探看。

  敲了敲门,无人应声,随手推门而进,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再看房内物品摆放着,没有收拾的迹象,稍稍松了口气,而后开始四处寻找阿城,家苑附近久寻未果。

  子音定心一想,能送他又不被发现的地方,唯有此处,于是慌忙而来。

  看见阿城在这里,子音心中正洋洋得意,只见她缓缓转身,双目泛红,面容憔悴,昏昏欲坠,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刮走一般。

  子音心中一惊,赶忙上前接住,怀里的人,呼吸沉重,手异常的温暖。

  “阿城啊阿城,你当真从不让我省心。”

  子音虽万般感慨,却也只能抱起阿城,跃身回家。

  阿城醒来时,子音正在她房间的桌旁饶有兴致的把玩着手中的白玉簪。

  阿城缓缓坐起身,“子音哥哥……”

  子音淡淡一笑,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说起话来,“这只簪子且不说做工精良是出自天下闻名的璎珞阁之手,单凭色泽晶莹圆润,便知世间少有,是先皇御赐的玉如意改制而成……”

  “想当初我及冠之时,二哥也不过是送了一柄上乘玄铁剑给我,我求着他几多次于我改做成宫绦,他可从未答应过,原来是心中早有了盘算,赠你及笄。”

  阿城这才知道这看上去小巧的玉簪是如此来历,一时之间,不知所言。

  那锦盒之中,除了白玉簪之外,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

  叶枯人何处,远路又一层,安否,安。

  阿城明白,在这个战乱不断的时代,这一别,再见,可能就是阴阳两隔。

  人的生命坚顽强的同时,亦很脆弱。

  子音放下白玉簪,起身走到床边探了探她的额间,已经不烫了,稍稍放下了心。

  二哥才刚走,你就生了病,他若是知晓,我又该掉几斤肉了。

  说来也是,子音就喜欢带着阿城上蹿下跳,可一旦伤着了,受罚做苦力的,也只有他一个。

  安静两天,等受罚过了,又开始带着阿城山上山下,好不快乐。

  “折腾了大半天,你也该饿了,厨房热着粥,我去给你端来。”

  等到将所有的事情忙完,天色已经渐渐暗留下来。

  子音犹豫着,给阿城倒了杯热水,还是开了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阿城靠坐在床上,接过瓷杯,双手捧着,“阿城又让子音哥哥费神了……”

  “只有这些吗?”

  阿城不知所以,抬眼看向他,子音蹙眉,“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话一出,子音清楚的看见眼前的人,颤抖了一下,手中的水,差点泼洒出来,他眉头愁意又添了几分。

  “上午之时你高烧迟迟不退,我只好简单的替你擦拭一下手脚,你的手臂上,有青紫的痕迹,即使长期在谷内不问世事,可我还是男子,知道那些痕迹代表着什么。”

  阿城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移开视线,一脸慌乱,不知所措,“我……”

  “阿城!”

  阿城一惊,而后闭眼,长呼一口气,点头,“子音哥哥想得不错,我身上的痕迹,确实是先生留下来的……”

  尽管听到了肯定的答案,但子音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二哥他向来理智,怎会由着你,和你、和你……”

  阿城垂着头,咬了咬嘴唇,像是一个犯了死罪的囚犯,在承认着自己可耻的罪行,“是我,匀了你放在书房的烈酒,在酒中……下了催情散……”

  “什么!”

  子音怎么也想不到,阿城虽说平常鬼灵了些,但会做出这种不计后果的事情。

  “先、先生一觉醒来,只知衣衫完好,酒后宿醉,只当做黄粱一梦……”

  子音想都未想过,脱口而出,“阿城!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毁掉你自己!你该如何自处!”

  “我……”

  “你平时与我们嬉闹,无妨,我们也知道你晓得分寸,你怎么能做这种有违自己身份的事?”

  阿城头垂得更低了,她从未见到过这样生气的子音,可还是小声的说着自己心中所想,“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先生……”

  这句话像是会点穴一般,让子音冷静了下来,语气也柔和了许多,“阿城,你当明白,这一别,生死未卜,很可能便再也见不到,你又何苦困住自己一辈子?”

  “哪怕国已亡,这一世,你就是大兴的公主,他还是大兴的朝臣,就算还能相见,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因为他心里的人,是你的母后啊……

  子音看着阿城痛苦的样子,怎么忍心将真相告诉她。

  阿城也明白这些道理,可身份,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

  “你与二哥相处这些年,难道还没有看清,二哥的心里,只有天下百姓,融不进其他……”子音叹了口气,正欲转身离开,却被什么拉住了衣袖,转身看去,是阿城的手。

  “子音哥哥会告诉先生吗?”

  子音反问,“你希望我告诉他吗?”

  阿城抓住他衣袖的力道重了几分,“等再过几日,身子好些了,我想自己亲口告诉他……”

  “好。”

  子音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但声音温柔坚定,让阿城安心了许多。

  阿城,二哥此生,注定不得善终,你日后,又该如何?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只要你们平安无事,才会有好事发生。”

  子音的话,像是在安慰阿城,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他长叹一声,拿开阿城的手,转身离去,独留阿城一人在房内,沉默不语。

  二哥,你若是知晓此事,又该是怎样的心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