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来访者篇(八)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02

  次日,天公作美,风雪已停,艳阳高照,映得山中白雪,盈盈发光,美不胜收。

  慕容明顶着昏昏沉沉的身体收拾好行囊后,发现不见阿城,有些许的疑惑。

  行至她的房门前,踌躇不前。

  他记得,昨日夜里,阿城吃过饭后便离开了他的房间,他收拾完桌面后也睡下休息,只是睡下之后,半梦半醒,意识模糊,他素来酒量不错,想是阿城匀错了酒,拿的不是梨花酿,而是子音珍藏的烈酒,喝得他头竟十分的昏沉,竟还梦见了与阿城耳鬓厮磨,携云握雨,缠绵羞耻的画面,是梦,但又是那么的真实,令他羞愧不已。

  即使是梦,他怎么可以对她有非分之想。

  “阿城昨日午后出去那么长的时间,穿的也不多,莫不是染了风寒才到现在都没有起床?你都要离开了,当真不进去看看?”

  子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旁,见他在门前犹豫不决,随意找了个借口,让他进去。

  慕容明这才回过神,推门而入。

  阿城还在熟睡,面色红润,面容恬静,不像昨天在书房睡得那般不安稳。

  慕容明看着她的睡颜,脑海中竟又浮现起昨日梦里的画面,冷笑了起来。

  慕言清,你扪心自问,怎么可以对她有这种念想,你难道忘了,当初是为了她的娘亲才留下她的?

  你难道忘了,此生,不得善终吗?

  子音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这样的慕容明,他从未见过,“二哥?”

  慕容明回过神,俯下身子,伸手温柔的将阿城放在外面的手盖在了被子里面,可能是因为盖着被子熟睡,她的手尽管放在外面,也没有往日那般冰凉。

  他起身,示意子音跟着他出去,关上了房门。

  “知道我答应兴炎后,她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今天就别叫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子音瞪大了双眼,委屈道:“二哥,她要是醒来知道你走了,而我没有叫醒她,那不得生我气好几天呐!”

  慕容明见状,会心一笑,“城丫头哪里有你说的那般不通情理,我走了之后早晚的功课记得监督着做,尤其是防身术,她跟着你一向鬼灵,实在不行,教她轻功,跑得快些总比跑不了要好……”

  子音懒洋洋的答着:“是——”

  慕容明:“化雪时才是最寒冷的,到那时你记得嘱咐她多穿些,房间的炭火不要停,每个月特别的那几天更要细心些,如今小鸢离开了,家里没有其余的女子,你要着实不行,就雇个丫鬟……”

  子音:“是——”

  慕容明正要多叮嘱几句,忽闻院外马啸声,眸中深邃黑不见底,万般话语,只作一句,“无论如何,自保平安。”

  子音亦是听见了院外的动静,知道是时候了,也不再打趣嬉闹,认真地点头,“我们会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好,那我,便走了。”

  慕容明迈开步伐,去开院门,不出所料的,门外依旧是两名男子两匹马,只是一人骑着,一人牵着。

  云柒见慕容明开了院门,下马作揖,“子清先生,殿下事务繁忙,此次只有云柒和一名小厮前来,怠慢先生了。”

  慕容明回礼,将手中的包袱给了小厮,“将军亲自来寒舍接我这一介山中之人,何来怠慢一说?”

  云柒听着,虽说二人讲的都是些客套话,但眼前此人常年居于山中,毫无尘世污浊,让他不自觉的去敬佩。

  往日慕言清的事迹还在耳畔回旋,都比不及亲自见上他一面来得震撼。

  云柒敬佩道:“昔日,云柒只会在沙场上拼命厮杀,对朝中之事一概不知,但每每班师回朝,总会听见关于子清先生令人敬佩的事迹,当时不以为然,如今细细见了子清先生,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发现子清先生的身上,有一种让人莫名跟随的气质,这才令云柒发现,人生在世,并非只是上阵杀敌,还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慕容明闻言,这才抬眼对上了云柒的视线,心中认可了他,也不再客套,“云柒将军的称赞子清暂且应下,等到收回帝都,再说不迟。”

  “子清先生有此志向,那云柒便拭目以待了,请!”

  云柒说完,长腿一迈,翻身跨马,意气风发。

  慕容明扬唇浅笑,阻止了小厮蹲下来做人垫,翻身上马。

  子音看着慕容明离开的身影,欲言又止,像是得到消息一般,马背上的慕容明转过头来看向子音,认真地点了下头,子音笑了,而后弯身抱拳行礼,这是对兄长离去的尊重。

  他们兄弟俩,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会心中所想,不需要更多的言语。

  二哥,你要平安。

  子音,等我回来。

  阿城睁眼时,恰是慕容明带着子音走出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方才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她,并没有在熟睡。

  她转眼,便看见枕间多了一个锦盒,坐起身,打开,里面是一支上好的白玉簪,簪尾雕着一束木兰花,小巧精致。

  离开明月谷的路上,白雪未化,小厮牵着慕容明的马,一路上优哉游哉,与云柒谈天说地,可他不知,在某处山崖上,阿城手中握着一支白玉簪,目送着他,良久……

  暖阳当空,白雪渐渐开始融化。

  化雪之时,尤为寒冷,可阿城仿佛入定一般,看着远处三人成影,自身冰凉,也不自知。

  慕容明原本在马背上悠哉悠哉在小厮的牵引下走着,可心中不知怎的,就是觉得有些东西放心不下。

  他会担心,城丫头是否醒了?

  他会担心,今日有暖阳,药材是否拿出来晒着了?

  他会担心,化雪了,阿城可是衣着单薄,着凉了?

  然而,在他脑海中一遍遍出现的,竟是与阿城缠绵悱恻的梦。

  慕容明闭眼,长舒一口气,这才稍稍清醒了些。

  抬眼,便见近处一枝伸到路上的树枝上,似是挂了一黄色的飘带。

  走近一些,慕容明瞳孔微缩,伸手取下,蹙眉。

  猛地向四周看去,除了他们,什么人都没有。

  他,没有看见阿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