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来访者篇(七)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02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许是上天,许是家国,许是百姓,都需要他,去主宰一盘名为天下的棋局,独独今年的雪,下得早一些,寒梅,也开得早了许多。

  阿城的生辰,本在寒梅盛开的前几日,可如今,天降早雪,他等不到,她亦等不到了。

  山中腊梅,盛势而绽,鲜艳似火。

  阿城看着湖边一树梅花,却毫无欣赏之意,她衣着单薄,却不觉寒冷。

  她只觉得,天意弄人。

  “年年方信负红梅,江畔垂垂又欲开,珍重多情关伊令,直和根拨送春来。”

  阿城闻声转身,只见吟诗之女身着连帽斗篷,挡住山中风雪,翩翩而来。

  “过几日便是你生辰,我有些许事务需远门多时,怕是来不及你及笄,今日送你一物,当作及笄礼吧。”

  说罢,女子将一物放在了阿城手中,并撑开了拿在手中的纸伞,递给阿城,阿城一愣,接过,这才惊觉自己在此处站定良久,风雪又来,都不自知。

  阿城问:“你也要走?”

  女子不答,默认。

  阿城再问,“几时离开?”

  女子淡淡答道:“稍后。”

  阿城道:“先生他们知道吗?”

  女子道:“知也可,不知也可,日后,自会再见。”

  阿城不舍道:“保重。”

  女子悠然一笑,不再言语,转身离去。

  阿城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眼神中多了几分落寞,百味陈杂。

  人间万般悲痛事,莫过生离与死别。

  小鸢姐,你守在谷口这些年,是否也是累了,才觉离开?

  直至小鸢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阿城才收回了视线,看向她手中方才小鸢给她的一个小瓷瓶,忽的眼神一凛,似担忧,似疑惑,似气恼,握紧手中的小瓷瓶,毫不犹豫地丢向了湖中……

  阿城回到家苑时,子音正将饭菜摆好在桌上。

  寒雪落院,子音他们早就将吃饭的地方从院内转入了前厅。

  见阿城回来,他十分欣喜,“你这就是回得早不如回得巧,净净手,来吃饭了。”

  阿城见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餐食,全无胃口,她知道,为什么子音今天会弄得如此丰盛,“小鸢姐今天离开了。”

  子音闻言,笑容便僵在了脸上,渐渐消失不见。

  “我先去书房了。”

  说罢,阿城也不顾身后子音的反应,向书房走去。

  子音正打算叫住她,却被净手完而来的慕容明止住。

  “她既是不想吃,也便作罢,你追着她,她也不会吃多少,等会,我再给她做吧。”

  书房内,阿城趴在矮桌案上,闷闷不乐,桌上的长脖颈花瓶里,多了几枝红梅,她看着,越发的心烦意乱,索性背过头,闭上眼,不见为净。

  慕容明随意吃了一点,走到书房来的时候,阿城已经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呼吸沉稳。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地将她抱起,怀里的人,不但没有转醒,反而向怀里靠了靠,寻了个舒服的位置。

  当他将阿城放在矮榻上盖好毛毯,打算离开时,却发现熟睡的人儿,细眉微蹙,眼角泛着泪光,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戳中了一般,有些许疼痛,他单膝跪在矮榻旁,伸手,缓缓地拭去了她眼角的泪。

  她答应过他,不再流泪,之前即使摔伤了手臂,疼痛难忍,也再未哭过,可这么多年,哪怕他们对她再关心,保护得再细致,在她的梦里,却是如此的痛苦。

  她亡了国,丢了家,失去了亲人。

  她的心里,全是苟活下来的内疚与谴责。

  慕容明看着阿城,鬼使神差的伸手想抚上她的脸,手停在半空中,他忽的回过神,惊异着心中的情感,蹙眉,不着痕迹的的收回了手,起身向厨房走去。

  天大黑的时候,阿城空着肚子醒来,迷迷糊糊地闻着空气中食物的香味,顺着味道寻来,发现是从慕容明的房内散发出来的,她猛地清醒了,眨巴着眼,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这时,房内传出了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

  “还不进来?不饿?”

  是慕容明的声音。

  被发现的阿城只好慢慢悠悠的推门进去,无辜的看着一桌的食物,甚是可怜。

  慕容明放下了手中的书,看向阿城,“想着你也该饿醒了,做了些你爱吃的菜,坐下吃吧,待会儿该凉了。”

  阿城满足的笑了笑,坐下开始狼吞虎咽,但也无伤大雅。

  “慢点儿吃,先生还不饿。”

  慕容明的话语中载着盈盈笑意,话中之意,呼之而出。

  阿城望着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没有言语,倒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她放下碗筷,从腰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在慕容明的打量下,打开倒了两小杯在桌上的酒杯里,双手各执一杯,伸手,将一杯递给桌前的人。

  慕容明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接下,在等她的解释。

  “先生曾说,寒梅盛开之时,便要离开,而如今,寒梅已开,先生也要离开了……”

  “阿城来时,在书房顺手拿了一小瓶子音哥哥的梨花酿,想敬先生一杯,先生可要应下?”

  是的,他明日一早,便会离开这里,离开他生活了这须臾十几年的家。

  他莞尔一笑,笑中深意,似不舍,似决绝,难以揣测,接下了阿城递来的酒杯。

  阿城站起身,双手奉着酒杯道:“先生此去,不知归期,阿城在此,谢先生多年收留照养之恩!”

  慕容明看着桌前的阿城“你是大兴的公主,只要你愿意,再多阻隔,我也会将你接回帝都,还你荣华,你若不愿,便在这里,安稳度日,田地几亩,待我大业告成,再回耕种!”

  二人双双抬手,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先生,若是此生不再相见,多年之后,你位高至尊,可还会记得,当初在江城,捡过一个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小女孩?

  不,你怕是只会记得大兴落魄的公主,兴禾。

  你,会恨我吗?

  那一夜,慕容明睡得极不安稳,像是真实,像是梦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