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明月谷篇(四)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56

  “你放心,二哥他这人最是守信了,他既是说了一天回来,便是死,今日也会想办法回来的。”

  “子音哥哥胡说些什么呢!”

  阿城听见死字,嗔到。

  “这可是实话,”子音看见远处,一抹白影时隐时现,“虽说二哥扮相是位文弱书生,但他这人,精明着呢,哦,忘了你现在还看不见,怎么说他也在此处生活了好几年,地形什么的,不在话下,你不用如此担忧。”

  阿城扁嘴,不做声。

  哪有这样的弟弟,丝毫不关系兄长的安危。

  然而时隔多年之后,她才明白,当时的慕容明,不是子音不担心,是他根本用不着别人替他担心。

  “我说小阿城啊!”

  子音想到阿城今天有些举动让他下不来台,想着随口聊一下。

  “嗯?”

  “你当真只有十岁?”

  子音只是玩笑一问,倒不想竟看见了他先前想看见的异样。

  阿城闭口不言,似在沉思。

  “阿城?”

  “嗯?哦,”阿城回过神,而后一脸神秘,“不瞒子音哥哥,小女子已及笄。”

  子音听闻,愣住,惊异的看着她,阿城反而笑了起来,道:“不过,是五年后。”

  “你!”

  他差点气晕过去。

  “子音哥哥,小阿城是病患。”

  这声音,可怜至极。

  某人考虑到她还是病患,哼哼了两声,忍下怒火,转回头,看着远处的白影,徐徐走来。

  忽的就觉得,时间过得真快。

  那个曾经如他般,没心没肺,打打闹闹的慕容明,早已消失不见。

  子音不知不觉中坐在了围墙上,喃喃自语起来,“这么多年,除了她之外,他还从未对哪个人如此关怀过……”

  “这么多年什么?”

  显然后面的话语,阿城并未听清。

  子音先是心中一紧,尔后舒了口气。

  好在她没听清,若是让二哥知道,我又该褪一层皮了。

  “你想知道?”

  子音兴致勃勃的转过头来看着阿城。

  “嗯!”

  阿城点了点头,毕竟话只听一半,很难受。

  “儒家有言,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非礼勿动啊,小阿城。”

  “子音哥哥是天下最好的哥哥,一定会告诉阿城的啦~”

  “还是不行!”

  某人装作很有原则的样子。

  “不说算了,哼!”

  坐在围墙上的人,一个闪身来到阿城身边,“生气啦?”

  “哼!”

  阿城将头扭向另一边。

  “来,妞,给大爷笑一个!”

  子音轻捏阿城的下颚,迫使她转过头来,一放手,她又转了过去,“不笑?”

  “那,爷给你笑一个?”

  说话间,他又闪至阿城扭向的这边,“嘿嘿嘿……”

  阿城终归还是没忍住,笑了起来。

  慕容明采药归来,踏入院内的时候,恰逢笑声盈盈,“何事如此欢愉?说出来让我也听听。”

  “先生!”

  阿城猛地站起身,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忽视了身前的桌子,膝盖磕疼了也不吭声,固执的向慕容明走去。

  慕容明见状,快走两步,伸手握住了阿城正在探索路径的手,不出所料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阿城大喜,上前一步,环住了他的腰身,“先生可是平安?”

  慕容明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平安,让阿城担心了。”

  阿城的小脑袋在他的腰间蹭了蹭,“先生平安便好,阿城不打紧的。”

  慕容明笑了笑,看着明明是日落十分,却已完全黑沉下来的天,若有所思。

  子音见这场景,心中感慨,这丫头见了我怎么就没这般乖巧过?

  “起风了。”

  慕容明声音淡淡的,不着痕迹的紧了紧阿城身上的袍子。

  阿城正疑惑着并未起风,风便毫不留情的吹了过来。

  “看来,是有一场大雨要下了,我得去把东西收一收,”子音说着,便去收拾院内的物品,“如今是春末,这场雨一下,夏天也就来了。”

  慕容明点头,随后一只手‘抱’着阿城,“进屋吧,不然又该添染风寒了。”

  说罢,迈开长腿,向屋内走去。

  慕容明将阿城安置在红木圆桌旁的圆木凳上,一只手从熏炉上提起茶壶,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雕花小瓷杯,倒茶,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然后将茶杯放到了阿城手中。

  一股温暖流进掌间,阿城几乎能想象到慕容明流畅而优雅倒茶的模样。

  “这几天你先在我房间里休息着,等眼睛好了,再让子音再给你收拾房间出来,我和子音在隔壁房,有什么事,你唤我们便可。”

  阿城心想着如此麻烦先生,正欲开口之际,似被慕容明看穿心中所想,“你要是说麻烦我之类的话语,我可就生气了。”

  “先生莫气,阿城不说就是。”

  阿城赶忙解释。

  “那就好,”慕容明估摸了下时间,“子音应该将沐浴用的水给你准备好了,我先带你去房间沐浴,尔后我会去药房给你熬药,你沐浴完后,在房间内待着就行,药熬好后,我会给你送来,喝了药之后再行休息。”

  听着慕容明一一交代着行程,阿城乖乖点头,不再说那些虚礼的话。

  慕容明将身后的药篓随地放下,然后抽出她手中的茶杯,起身之际,牵起她的手,缓缓的向他的房间走去。

  阿城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有一双温暖的手,指引着她去摸索,何处是浴桶,何处是放衣衫的矮几,何处是床榻。

  慕容明返身去药房时经过大厅,将他今日刚采摘的草药带去,他进入药房时,子音还在整理方才收进来的药材。

  “今日采药可还好?”

  子音放下手中的药材,接过慕容明递过来的草药,清洗之后,开始用药杵捣药。

  他看一眼便知道,那是为阿城治眼的外敷药。

  “除了被山刺刮伤之外,一切都好。”

  慕容明边抓药,边淡淡的回答着。

  子音蹙眉,放下手中的事,打量着慕容明,看见他的右手衣袖上,透着点点暗红。

  山刺为何物?

  一种古木所长之刺,锋利无比,但致命的,是刺中剧毒。

  常人所沾,渗入皮肤,一滴致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