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明月谷篇(三)
汤小菇2018-11-01 19:072,283

  待慕容玦将药碗放好后回到房中,阿城已经熟睡了。

  他探了探阿城的额头,烧已经退下了。

  二哥的药效果然快,不过……

  他平白无故的带这女孩回谷,着实奇怪。

  慕容玦看了看窗外皎洁的月光,打了个哈欠,轻手轻脚的行至桌案前坐下,支头浅寐。

  半梦半醒间,听到床榻上的女孩叫着娘亲,慕容玦蹙眉睁眼,放心不下,便起身来到她的床前。

  在听清她的话语后,慕容玦的面容变得严肃,眉眼之间,尽显疑虑。

  这个女孩……

  然而,他终究还是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坐在床边,握紧了阿城冰冷的手,给她温暖。

  一夜无梦,慕容玦有个早起的习惯,哪怕前夜睡得很晚,顶着眼下浅浅的黑痕,他也会起得很早,所以,醒来时,阿城还在熟睡。

  其实,关于早起这个习惯原本只是慕容明的特权。

  忽的有一天,不知道他缺了哪根筋,拉起还在呼呼大睡的慕容玦说什么晨散,就走了出去在山谷里漫步。

  在被慕容明折磨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慕容玦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在二哥叫他之前便自然醒了,那天早上倒是让慕容明好好打量了一番。

  更可恨的是,慕容明接连几天看着他早醒,之后便再也没有拉着他晨散了。

  这一点,着实让慕容玦认识到他二哥的险恶。

  阴险。

  真阴险。

  他轻轻地放开手,并没有戏剧性的吵醒阿城。

  这孩子,怎么手总是冰凉的,这一夜居然连带着我的手都凉了。

  果然还是身子太虚,得补。

  他琢磨着起身,走出屋内。

  当他端着放有肉粥和汤药的托盘再次进屋的时候,阿城已经醒过来坐在床榻上了。

  慕容玦透过屏风模糊的身影发现她已经坐起,便顺手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原木桌上,向阿城走去。

  “先生?”

  阿城听见动静,一时忘了慕容明去采药的事。

  慕容玦笑了笑,“免贵复姓慕容,单名一个玦字,从今天起呢,就是你三哥了,你可以叫我子音哥哥,小阿城。”

  听到不是自己想见之人,阿城的笑容瞬间消散了许多。

  嘟了嘟小嘴道,“哦,子音哥哥早安。”

  子音见状,心里想着阿城果然还是个单纯的孩子,喜怒形于色。

  伸手扶起她,见她未下床便衣衫完好,定是昨日病况紧急,忘了褪下。

  他们兄弟二人竟丝毫没有察觉,果真是关心则乱。

  不同的是,慕容明关心的是阿城,而子音关心的,是兄长。

  关心则乱这回事,也会发生在二哥身上?

  子音心中抖了抖,显然不会,应该是避嫌才对。

  “子音哥哥年长阿城五岁,为何会有表字?”

  子音闻言眸中些许暗淡,“家父生前所取,便用着了,我先扶你去洗漱,而后再去吃粥喝药可好?”

  阿城听此,想着说错了话,木讷的点头,不再言语,却也显得乖巧。

  见二哥带回的小妹妹如此的乖巧,子音不禁心生欢喜。

  不过,这份欢喜并没有维持多久。

  话说,让阿城洗漱完之后,子音将她扶到桌边坐下,打算给她喂粥。

  “来,小阿城,子音哥哥给你喂粥吃,张口,啊——”

  阿城没有张口,而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片刻,在一片死寂中开口,“子音哥哥,其实阿城前面的‘小’字,是可以没有的,况且,阿城只是双眼不便,并非双手残疾……”

  子音:“……”

  昨天是谁喝了二哥喂的药和水!!!

  我收回方才觉着她乖巧的心声,这丫头,贬人竟不带脏字!

  说我幼稚,难道不是为了哄她?

  表示被嫌弃之后的子音默默地将碗勺递给了某人,某人开始乖巧的吃粥。

  子音哀怨的沉默半晌后,想起了件事,“小阿城,我问你件事。”

  “何事?”

  阿城边在心中感叹子音煮的粥世间竟无人能比,边回应。

  “如果一个人称自己的娘亲为大人,你说,这人该是何等身份?”

  “娘亲大人?”

  “对。”

  阿城不舍的吃掉了最后一口粥,接过子音递过来的汤药,眉头都未皱的一口便将药给喝完了。

  这气魄,惊到了子音。

  他二哥的药,他都不敢这么喝。

  阿城镇定的抹了抹嘴,根据子音声音来源判断他大致的方向,向他看去,“此人,非富即贵,说不定,还是大富大贵之人。”

  子音一直打量着阿城的神情,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还真让他看出了异样,不过……

  “你这是什么表情?”

  阿城的表情分明在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居然还要问我?’

  “子音哥哥,你当真,略大阿城五岁?”

  竟然被一个小毛孩怀疑自己的年龄!

  死可忍,生不可忍!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在我的地盘上还敢如此嚣张?”

  阿城立马换了个笑嘻嘻讨好的表情,“子音哥哥莫气,小阿城知道,方才你是在考验小阿城的。”

  子音闻言,挑眉。

  倒似大丈夫,能屈能伸。

  找到了台阶,子音也不会真的同她计较,端起托盘起身,“你且待着,别乱动,我收拾好碗具便来。”

  阿城浅笑点头。

  子音并未看见他走后,房间内的人,面容严肃,虽人生得稚嫩,却有着尊贵之气。

  慕容明出去采药的这一天,阿城虽担忧挂记,但和子音打打闹闹下来,却也显得清闲悠乐。

  此时已是傍晚,阿城在前院小坐,虽然看不见,不知道什么时辰,但感到了一丝凉意,估摸着一天已经过去,“子音哥哥?”

  “哎!”

  子音听见她唤,一个闪身,从屋内至她身边,顺手带了件袍子,披在了她的身上。

  关切的问到,“是不是冷了?我带你进屋?”

  披上了袍子,阿城瞬间感受到了温暖。

  这个人,表面看上去做什么都不在意,其实心细得紧。

  她给他一个微笑,询问道:“先生可归?”

  听到这个问题,子音无奈的咽了口口水,“这个问题,你已询问不下数十遍了……”

  而后阿城感觉声音渐远了些,是他跃身上了围墙,望向远处,查看慕容明是否归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指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