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华
忍顾2021-05-19 02:112,290

  我捏着一把稻草,正不住的向着屋里面望去。念暮归随着我和夜阑回来了,可是师傅却只是让他一个人进去了。

  师傅让他换上了夜阑的衣裳,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往我见夜阑穿那些的衣裳的时候,就只是觉着穿着满打满算还是凑合,却是到了他的身上,就让人眼前一亮了!

  我早前只是听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的。没成想,原来衣服还是要靠人装的……

  我不知道师傅与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私密要洽谈,但是看样子该是一些很不得了的事情。

  我就抬眼望向了夜阑,装着很是漫不经心的道:“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我微微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道:“那个念公子是来这里取什么的?”

  夜阑泛着眼前的医书瞥都没有瞥我一眼,许久才漫不经心道:“鬼知道。”

  我挠了挠头说:“我想这件事情师傅知道,你这就是在说师傅的坏话。”

  夜阑下意识幽怨的看向了我。

  我:“……”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透过沉沉的氤氲雾气,清晨的爽朗,念暮归安闲的站在了我的跟前,一副我难以言喻的复杂神情,好似正在斟酌什么很重大的事情。

  良久,道:“阿鸾,你可愿意随我一道离开么?”

  他的声音极轻,犹如夏日里竹林之中静谧的夜色,在我的耳中显得如是的安然,恍若只要听到了,就会很安心。

  我竟然不住的下意识点头,可是一转念,又低下了脑袋,默然不语。我不知道跟着他离开,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未来。他一定还在等着那个姑娘,就百念皆灰的等着那个姑娘,就朝思暮想的等着那个姑娘,就苦苦的等着她回来嫁给他。

  夜阑却猛的跳了出来,对着我道:“阿鸾,若是你不想要离开,就不要离开了!留下来吧!其实,阿鸾,你是不想要离开的吧?”

  我听完了之后,就幽幽的道:“其实,我……想的。”

  夜阑在听到了我的回答之后,便再也不做声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约莫想起了夜阑往日说过的那一句“女大不中留”。我想,我大抵就是这样的。

  “可是……”我咬着嘴巴又补上了一句。

  “可是什么?”念暮归略带着一些些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可是我却不知道,跟着你离开,我可以做到一些什么。”我说着说着把脑袋垂的更加的低。

  我不敢看任何的人,我不知道大家都是在想这些什么。

  我猜,刚刚夜阑本就只是想要客气的挽留我一下的,而我却是毫不客气的一口回绝了,搏了他的面子,约莫这会儿他心里面肯定是记恨我的;而大抵是师傅急着想要把我给嫁出去,以来迅速解决时下谷中的经济危机,就强迫着念暮归带我走的,他肯定是觉着师傅是这块地盘的地主,不太好不照顾他的面子,强撑着要带我走的。

  这般想来,我果真还是一无是处的。

  他听完了我的话,却好似有着什么难言之隐,硬是怎么都没有说出来,半会儿说了一句::“阿鸾,和我走吧。”

  我默默的听着,一言不发。

  师傅说:“阿鸾,往日里一直不曾告之于你,那一日,有人将你托付于我。他说十年后,就会来接你。阿鸾,其实你不是被丢掉的……”

  我说:“那……你是这个人么?”

  念暮归默默的摇了摇头,我想也是,他看着最多不过是弱冠而已,十年前不过也该是个孩童,又怎么可能将我托付于师傅,就是那个回来接我的人呢?想到了这里,我的心里边又寂寂的空了半截。

  师傅却继续道:“可是倘若你此番离去的话……说不定,就会遇到那个人。他把你交给我之时说,你叫阿鸾,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他会在十年后等你,会一直等着……他还说,是他对不起你,伤了你的心了,而你转一念却从不记挂……他还说,若是有来世,定会好好待你。就把这半块盘龙古玉挂在了你的脖子上面,告诉我十年后就会有一个人拿着另外半块玉佩,来这里接你。”

  我震惊的看向了念暮归,只见他也是一脸扑朔迷离的神色,望着我道:“对,阿鸾。那个人,或者就是我。”

  说着,他就从拿出了腰间的另外半块玉佩。

  我帮他擦药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原来他的身上还有着这样的好玉,而且还是与我的那块宝玉一模一样的好玉。

  他说:“阿鸾,这并不是一般的玉佩,乃是我家中祖传之物……我不会认错的。那一年,我随父亲大人前去山中狩猎,曾被猛虎偷袭,继而为一蒙面男子所救。我便就言说要向他报恩。他就问我身上可带有一枚古玉,我拿了出来,他便就把这枚古玉掰成了两半。”说着,他又从师父手中拿上了我的那半块玉佩,不动声色的把两枚玉佩合到了一块。“其实,我心中亦是疑惑的,只因此物乃是我家中秘而不传的至宝,我也不清楚那个人究竟是如何得知的。”

  那两块玉佩竟然犹如完好无损一般的在眼前合并在了一起,上面雕了一只栩栩如生,正欲遨游九天的苍龙。

  他接着说:“阿鸾,这就是那另外半块。”

  我望着那半块玉佩,淡淡道:“他要你做什么?”

  他蹙了蹙眉,好似很是难以说明:“他说……曾有个姑娘不顾一切的喜欢着他,为了她宁愿折了百岁的光阴。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漫不经心的负了她。最后,还以为她是该死的刺客,一剑想要杀了她。可是她躺在他怀了的时候,却只是笑着说定要在他的手上绕上一匝细密红线,以此来……盼得累世情牵多几重,能够情牵三世亦不休……”

  我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故事听着我发怵,心里边毛毛的。我心想,我若是那个姑娘,才不会傻到那个地步。人都死了,还要爱情干什么?

  念暮归道:“他给了我一幅画,画上面正是画了一个姑娘正站在桃花下握着笔欢笑……阿鸾,或者你不相信,其实当初见到你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因为那画上的姑娘和你长得很像。我曾以为那个姑娘起码该是你的姊姊或者是旁的长你一些的女子……他说,那个站在桃树下,嬉笑着握一只镂金管,兀自对镜描摹的姑娘,就叫阿鸾。是的,阿鸾,那个姑娘也叫阿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