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妖
忍顾2021-05-19 02:112,419

  念暮归在谷中养了月余的伤,等到伤全部都好了的时候,正是到了满眼金色的秋日。迎着清晨山中飘渺的秋岚,我和念暮归离开的时候,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阳光普照,半明半媚。

  夜阑都没有来送送我,只有师傅来了。我想夜阑定是高兴地花天酒地去了。他往日一直嫌弃我,说我没有什么大的见识,倒是头发挺长的,而且还很烦人,一点都不懂温柔什么的。现在好了,我要走了,他该高兴了。

  师傅偷偷的把我拉到了一边,还支开了念暮归去给马匹喂草。一脸严肃的对着我道:“你此次出谷,可能是凶险万分。”

  我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会有什么凶险?我这是要去杀人么?”

  师傅微微的摇了摇头,接着从怀里探出了一面镜子,我见那镜子纤尘不染,映着秋日里的山峦,透过秋日温吞的阳光,闪着耀眼的光芒。

  师傅说:“这面镜子,唤作离镜。阿鸾,可能不不记得了,这面镜子是你家中的祖传之物,只有你和你的族人才可以使用。你不知道,可是我却是知道的。”

  我素日里并不喜欢照镜子,也不知道这一面镜子为嘛可以成为我家的祖传之物,就一脸郁闷的接了过来,道:“这面镜子有什么神奇的?”

  我将镜子翻来翻去的打量了起来,只见镜子的正面除了雕饰的花纹比较繁复,就只是看着与一般的镜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可是它的背面却雕了一只栩栩如生,犹如正要破镜而出的妖兽。那妖兽的双臂甚长,突了出来成了那面镜子的把手。只见那只妖兽张着血盆大口似乎正要吞噬什么。一双眼瞳竟然是用着黑曜石雕成的,看在人的眼中显得格外的妖异。

  师傅捋了捋胡须,怔忡的望着我道:“阿鸾,你果然是这面离镜的主人。”

  “这是什么?”我纳闷的问道。

  “一般的人只要看到这只妖兽,心魄都会被摄走。它是一只镜妖,许多年前被你的先祖收服,就困在了这面镜子里面。所畏惧的就只是镜子破碎。”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愣是没觉得有什么好玩的,道:“哦。”

  师傅就接着道:“阿鸾,这面镜子并不是一般的镜子。镜妖的乐趣就是窥探镜子里照不到的人们心中的面貌。”

  我又是听得一愣一愣的,随便师傅说的天花乱坠的,茫然的问:“额……那么这有什么用?”

  “阿鸾,你可见到了这背面镜妖的血盆大口了么?”我听着师傅说话,就认真的点了点头。师傅见了,才继续道:“若将一个人的心爱物件放在这镜妖的嘴中,镜妖就会显现出来那个人关于这个物件的最为刻骨铭心的回忆。”

  “哇塞!”我乍一听完,就乐了。想着要赶快回去挑几件夜阑往日里的心爱物件先试试,看看管不管用,然后再从念暮归那里骗两件他的心爱物什,看看他心里面的那个姑娘到底是谁!

  师傅见我这么高兴,却显得十分的纠结,好似我不该这么高兴似的……

  我虽总觉着虽然窥探旁人的心是不正确的,可我还是毅然决然的想要敢这么件不正确的事情。

  我就猜,师傅接下来一定是想要苦口婆心的教导我不要干这样的坏事情,这是不道德的。

  可是师傅却说:“你的祖先认为可以借助镜妖的力量来造福世人,就与这镜妖定下了契约。而与镜妖定下的契约是每一次使用,镜妖都要喝一滴血。”

  我想着果然是件不道德的事情,那么少掉了一两滴血那也无妨,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嘛。

  可是师傅又说:“阿鸾,那一滴血不仅仅是一滴血……而是那个喂血之人一年的阳寿啊……且这面镜子源自九幽阿鼻,性子刁钻的很,一个人的血他只喝七次,每被它喝一次血,那个人就与阿鼻地狱近一分。而七次过后,这个人就会星殒命散,死不超生。”

  我猛的愣了半会儿,许久才道:“那……那我的父亲可是被这镜妖吸干了血……而害死的?”镜子却是在我不注意之时“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却是完好无损,一点坏了的样子也没有。

  师傅没有说话,默默的将镜子拾了起来,放在了我的手中,黯然销魂的模样我见所未见。然后,缓缓的回过了头,喃喃道:“阿鸾,你便好自珍重罢……为师且送你至此……”

  我望着秋日高升的朝阳,听到禽鸟在林子里边欢快的飞翔。心里面却有着很多难以说清楚,道明白的东西。

  而这个时候,夜阑总是爱神出鬼没的出现,他大概是见师父走远,就从草丛里边跳了出来,挡在了我的眼前,挡住了我偷偷望向了前方念暮归的视线,盱衡厉色道:“阿鸾,若是你只是想要知道你生从何来的,或者就可以直接从这面镜子里面知道……就不需要出谷了。”

  我低下了脑袋,沉思了片刻,道:“你这是在诅咒我死么?”

  望着他在地上面影子,见他摇了摇头,又听到他说:“阿鸾,我只是在担心,若是你留下,或者只是折了一年的阳寿……若是你离开了的话,或者……”

  “或者什么?”我眨巴眨巴眼睛,淡淡的抬起了头,一脸笑意的盯着夜阑。

  他却望向了别处,道:“或者会死不超生。”

  我说:“见你的鬼去吧。”

  他就在我的身后道:“阿鸾,你一定要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着你回来。我们,不见不散。”

  秋日里的桂花香味弥漫着这片谷底,夜阑缄默不语,我静静的握着那面镜子。若无其事的转过了身,不再理会夜阑,大步流星的离去。这样也许可以显得我潇洒一点,因为按照师傅和夜阑的思维,这也许会是我留在这岐山谷底的最后一个背影。我想,我该要留的好看一点,潇洒一点。就这一次,不再婆婆妈妈,唧唧哇哇的吵闹不休。

  我望见念暮归,见他正在给马匹喂水,见我来了,就问:“你师傅说要交代给你的事情,可是交代完了?”

  “嗯,交代完了,一件不剩的。”我略微点点头。

  他就把马牵了过来,笑道:“这谷里只有一匹马,看来只好你与我同坐了。”

  我的脸红一截,别扭的道:“那我们什么再回来?”

  他没有看向我,笑着牵着马,说:“等我找到了那个人……找到那个救过你,也救过我的人,我们就回来。”

  我垂下了脑袋,说:“若是有一日,我去了九幽渊冥的阿鼻地狱,再也回不来了,也请你把我带回来。有个人说,要和我在这里不见不散。”

  他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跟前,摸摸了我的脑袋,道:“傻丫头,我会好好的带你回来的……一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