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
忍顾2021-05-19 02:112,374

  我们骑着马在岐山中走了一日,总是可以远远的望见前面的村落,却总是怎么样也到不了的样子。到了傍晚时分,夕阳如血,我们意的在山中寻了一处洞穴住下了。

  风餐一日,我当真是觉着有些累了,稍作拾掇,整顿了片刻,就倚在一边的岩壁上边半眯着眼睛休整,眼神却是正静静的望着念暮归生火,他的动作十分的熟练,大有游刃有余之势。我望见刚刚生好的柴火,火光有一些刺眼,就别过了脸不再看了。

  继而念暮归对着我道:“阿鸾,我去找点吃的,顺便再寻一些柴火回来。你好好的呆在这里,给火堆添一些柴火。野兽什么的应该不敢来袭的。你呆在这里好好的,知道么?”我略微的点点头,蜷着身体靠着岩壁,火堆暖暖的,照的我有一些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给我盖了件衣裳,就转身离开了。朦胧间,好似听到那个人说:“采采,我暮时便就回来。”

  我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察觉到的时候,正发现我在不自觉的往前面走去,就像是只漫无目的游魂,好似拨开了眼前漆黑的一片。面的光线依旧十分的暗淡,完全看不清楚方向。我蹙了蹙眉,忽然嗅到一种很难闻的味道。听到一些或大或小的呼喊声,就像是来自九幽渊冥,那么的幽深可怖。

  我以一些下意识想着后退,忽然就听到有人说:“苍天啊,难道是老天要亡我一族么!”

  “不……我不要死……放过我……”

  “我的孩子啊……快跑!快跑!”

  “啊!!!不要杀我的孩子啊!”

  “不要杀我!不不……”

  “活下去……”

  “啊……我……火……我不想被烧死,救救我……救命……啊……”

  “……”

  “……”

  各种凄厉的喊声交汇在我的耳中,这声音听得我心里面觉得很难受。我弯着腰,有一种恶心得要吐出来的感觉,胃里面也似乎正在翻江倒海的不消停。这些声响,我一点也不想要听到,可是却偏偏的全部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我捂上了耳朵,可是声音一点都没有变小,眼前的光线瞬间就全部都亮了起来!我就刹那失神的跌坐在了地上!

  因为眼前的景象我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满眼都是死尸,到处都是鲜血,血流成河,杳无生机!我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向身后退去,好似下一刻郑有什么东西要涌了出来。却瞬间踩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我不敢转身向后看去,就连身体都止不住的发抖了起来。然后慢慢用着余光瞥到,我踩在了一个女人的尸体上面,只见她瞪着大大眼睛躺在地上,留着红色的眼泪,眼珠简直就像是要掉了出来一样,她就咧着嘴巴好像是在对着我微笑,可是笑起来的样子显得如是的狰狞。那微微张开的嘴巴,更像是在轻轻的对着我说:“孩子啊,快跑……忘掉这一切吧……永远都不要再记起来。”

  转瞬之间,四合的百骸犹如幽灵一般陡然都睁着大大眼睛,七窍流着鲜血慢慢的爬了起来,向着我走来了,似乎都在与我说着同一件事情,他们在说:“他们说,这一族只可留一人生还。孩子啊,离去吧……遗忘吧……传承吧……吾等这古老的重罪一族啊……”他们就伸出了手向着我扑了过来,很像是要把我拽到他们的世界一样。

  “不要……不要……”我拼命的摇着头,不想要听到这些话,可是却怎么也听不到我的呼喊!我的嗓音就像是被卡在了喉咙里面什么都喊不出来!

  再一回首,一片雪白的世界,原来我的手上全部都是血,这个世界就只有这么一抹鲜艳的色彩,我猛的愣住了。

  “啊!”

  “阿鸾!阿鸾?!你这是怎么?什么不要?阿鸾……”他的声音渐渐的沉了下去,我愣愣的望着他,还有他身后那一方空洞洞的寂寂夜色。

  月色静好,清风薄凉,秋日的夜晚静谧的让人害怕。我猛的不知所措,愣愣的透过师傅给我的那面镜子看到了自己的面无血色的模样,原已是泪流满面。

  缓缓的抱住了我,轻声道:“阿鸾,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我有一些怔忡,僵硬的抱着他,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张了张嘴:“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他的声音却听起来很严肃,道:“阿鸾,若是有什么伤心事,就同我说说吧,这样兴许会好受一点。”

  我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够静静的抱着他,任眼泪掉了下来,真的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约莫是过了很长的时间,我觉得眼睛酸酸的。望着洞外缄默着的月光,秋日寂寥的山色,就喃喃道:“这个梦以前也老是做,夜阑不知道怎么哄我的时候,就给我讲一些故事。他说的每一个故事,听的多了,我基本上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你可以给我说个故事么?说不定这样,我就会睡着了。”

  他已经安然的抱着我,我看不到念暮归的神色,却很想要看到他的神色。

  真的是过了良久、良久,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阿鸾,那我便就说个故事给你听,你可不能嫌弃我的故事不好听。话说从前啊,在某个地方,有个年轻的储君。他喜欢上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也很高兴的是,那个姑娘也很喜欢他。于是,他就去求父王的恩典,想要把那个姑娘许给他,等他们都长大了,就成婚。可天不作美,他尚只是个龆年孩童,他的外公便就向他的父王进言,说那孩子配不上这个年轻的储君,往后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姑娘适合这个储君。可是年轻的储君却怎么也不愿意,因为他知道,不会再有比这个姑娘更加好的人了,不会再有了。他的父王听后,就真的成全了他,就真的把那个漂亮的姑娘许给了他。他知道后,曾高兴地整宿睡不着觉,对那个姑娘说等她长大了,就骑着马来迎娶她。直到很多年以后,那个年轻的储君才慢慢的从各种各样的人口中,探听到了那些许年前的大家都曾讳莫如深的秘辛。而是那一日,他随父王去往山中狩猎,曾与她约好了暮时相见,打一双大雁送给她……”

  我听得昏昏沉沉的,约莫是真的哭的累了,还没有听完就想要睡着了。不过也许不是真的累了,只不过去不想要听下去了。或者,可以慢慢的明白这个念暮归,原是两解:其一,是他百念皆灰的在朝思暮想的等着一个姑娘回来嫁给他;其二,是那个姑娘,曾在暮时念着他回去。

  而那个姑娘,不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陇头吟:缘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