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谓之归属
清水雅染2018-11-07 14:453,830

  很多时候,很多事,明知道做了也徒劳无功,却依旧忍不住想要顺从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去做。

  比如说现在。

  夏追月再次俯下身去,唇贴上乔雪帛布满乌青的温热皮肤,一口一口将正慢慢侵蚀入里的毒血吮吸出来。

  虽然知道这样做也不能真正将毒血全清干净,但奇怪的是,她的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暗示说——多吸出来一些,这样进去乔雪帛身体的毒就会少一些。

  人总是这样,在危难的时刻,即使只是一个极其微小的希望,也当做救命稻草一般抓紧,牢牢不放。

  但其实,那所谓的救命稻草,不过也只是一个并无多少实际作用的心理安慰而已。

  夏追月看着乔雪帛受伤的手臂,眼前又浮起方才退敌之后进入船舱中看到的那一幕。

  这个男子,即使受伤中毒威胁到生命,也甘愿独自忍受,只怕惹她分心。

  夏追月不禁在心底喟叹,如此一个向来温和淡然智慧聪明之人,何以单单为她这样一个连记忆都遗忘的人做到如斯地步?

  她摇了摇头,苦笑着从怀里取出沈朝香送给她用来保命的药丸,喂进身边皱眉昏迷的医师口中。

  那是天师琉夙特意为师弟沈朝香配的药,真正能解百毒的神药。

  当时离开太傅府时,沈朝香在袖子里摸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摸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她,说是好东西,虽然不多,就一颗,但危急时候防防身什么的还是极有用的。之后她便将药拿给乔雪帛瞧了瞧,原本她以为是朝香表哥随口那么一说的,故而并未当真,谁料乔雪帛竟道那是真正能解百毒的“万物丸”,并嘱咐她千万好好保存。

  虽然她曾好奇过万物丸的真实效用,一度想要能试试药效,但夏追月没有想到的是,竟会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用到它。

  头愈发昏昏沉沉了,青衣的女子静静地躺在乔雪帛身边,她早在为他吸出毒血的时候就料到自己也会因此中毒,所以现在很是坦然淡定地等待着毒发。

  自从在一线天被五煞归一之阵埋伏又发现乔雪帛受伤后,她便快速地将船驶过一线天,极其小心地把小船拖到岸上用树枝遮掩好,方才背着昏迷不醒的医师躲进了山洞里。

  夏追月环视着山洞四周,对自己的杰作感到很是满意。

  眼前的事物变得越来越模糊,她最后侧头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医师,在心底默默念道,一定要醒过来救我,于是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直到晕过去的前一刻,青衣女子才蓦然想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她为何会对他如此信任?

  夏追月觉得很奇怪,她分明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中毒晕了过去,却又格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做了个梦,一个漫长而又温暖的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爹爹和娘亲都在建在的小时候。

  那个时候,小小的她每年都会和朝香表哥一起被送到宜苏崔府去度夏,说是为了给大姨沈静庆贺生辰,实则是将他们送去崔家修习武术。

  小小的女孩虽然玩起来就嬉笑疯闹没心没肺,但还是很念家的。

  即使刚到崔府时会因有玩伴和好吃的点心而觉得开心,但不过两三天时间,当新鲜感过去,那离开家离开爹娘的不习惯的感觉便开始慢慢滋生。

  有些时候,当一个想法一旦产生,便会再难抑制,总会不知不觉便绕着它转。

  于是每次在崔府呆不过数日,夏追月便会莫名的极度想要回家。

  又一次被彦哥哥和瑛儿姐姐捉弄之后,小小的女孩偷偷爬上最爱的那株紫叶金钱树,缓缓将身体放松靠在树上,无意识地晃动着双腿,静静地凝视着远方的云朵。

  瓦蓝瓦蓝的天空,白云随风变幻莫测,小小的夏追月盯着那时而变作龙马时而又散成几团不规则形状的云朵出神。

  她其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望着不断变换模样的云朵,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或许,她只是为自己的小脾气小心眼觉得烦躁,莫名的,突然好想回家,回去看着娘亲绣花,偶尔撒撒娇要娘亲亲手做桂花糕来吃。

  落日的余晖衬着云霞,纯白的云朵被染成嫣红,清风拂过她的脸颊,很温柔的感觉。

  这个时候,娘亲应该刚放下手中的绣活,去后院厨房叮嘱莫姨她们晚膳的菜要做什么了吧,说不定遇到娘亲心情好,还会给莫姨露两手呢。

  她的娘亲,虽是沈府的千金小姐,却跟随御厨练得一手好厨艺。

  唉,想到父亲能吃到娘亲亲手做的好吃的而自己却不能,甚至连她不是很喜欢的明月姑姑都能好福气地吃到,小小的女孩攥了攥小拳头,眉头紧皱,心底的烦躁和难过愈发变得浓重了。

  哼,早知道就不来大姨家玩了!

  小小的夏追月不禁在心底抱怨,全然忘记了当初和朝香表哥一同坐上来崔府的马车时的兴奋。

  青衣的小姑娘就这样思来想去地坐在树上发呆了许久,直到临近晚膳时分,方被寻了她很久的崔珏找到。

  那时的崔珏还是少年模样,灼灼的桃花眼盛满散漫,却又隐隐藏着对小妹妹的担忧,他飞身纵上花树,轻飘飘的,便落在树上,安静的坐在她身边。那右耳边绑着的金色铃铛,随他的动作轻轻响了几下,清脆的声音唤醒了正兀自沉思发呆的小姑娘。

  “想什么呐,这么入神?”少年小心翼翼地抓紧树枝,他的轻功尚未完全熟练,不然方才坐下时铃铛便不会响了,“马上用晚膳了,今晚有你和朝香最爱的五香酱牛肉和四圆扒鸭哦,你要再不去,被朝香、迟彦还有二姐抢光了,可别对着我和大哥哭鼻子哟。”

  被他这么一说,小姑娘突然想起上次自己只去慢了一步,便只剩下虾壳的水晶虾,突然对几个玩伴觉得有些忿忿不平,然而那忿忿不平也只在一瞬间而已,对家的思念很快便驱逐了想要去饭厅抢夺美食的心,如潮水般席卷了她的全身。

  “珏表哥……”小小的女孩低下头,用极细微的声音唤了唤身边的少年,却又恍若不知该如何表达般,欲言又止。

  漂亮的少年安抚地轻声笑问,“月儿是想家了么?”

  小姑娘闻言惊异地抬头瞪大眼睛看着少年,他怎么会知道的?

  见到小妹妹那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崔珏随手在树上摘了片叶子放在鼻前嗅了嗅又扔掉,笑眯眯地解释道,“因为我也有离开家很久之后偷偷躲起来自己一个人想家的时候啊。”

  他摸了摸小妹妹柔软的头发,温柔地说:“每次去西临玩,时间久了我也会一个人很低落地偷偷想家。虽然住在沈府吃好喝好和家里没什么两样,但当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觉得格外想回到娘亲身边,即使是被娘亲责骂,也觉得很安心。

  然而有一次,我又独自想家的时候,就这么发呆着发呆着,竟然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于是从那之后,我无论走到哪,再没出现过低落和不安了,对家的想念虽然还有,但也变得貌似不再那样浓烈了。”

  青衣的小姑娘眨着眼,很是配合的好奇地问,“明白了什么呀?”

  少年笑了笑,又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明白了啊——我只是出来玩几天,虽然离开家离开娘亲,但又不是永别。崔府的所有人都还在那里,我所拥有的东西也一直存在在那个地方,不会改变,如果真的想回去,也不过就是几日的路程而已。”

  小小的夏追月满是疑惑地眨眨眼,她不是很明白珏表哥话里的意思。

  “小笨蛋。”少年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你只要记得,你所拥有的东西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走到哪里,它们都会在原地等你,并且不离不弃,你并不是孤单一个人。”

  不是……孤单一个人吗?

  小姑娘望着跳下树对着自己张开怀抱的少年,愣愣地想,原来她一直以来的低落和烦躁,只是因为觉得孤单啊。

  闭上眼睛扑向珏表哥的怀抱,当感觉到他身体的温暖时,小小的夏追月就像那时的崔珏一样,也突然想明白了——属于她的一切,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存在在它原来的地方等待着她。

  心莫名的,突然变得格外柔软,想清楚之后那满心满意的归属感让她觉得格外幸福。

  她……并不是一个人啊……

  乔雪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

  他看着手臂上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困惑地准备运功逼毒,却在运功不久后猛然发觉自己体内的毒早已清除干净。

  这是怎么回事?

  他起身拍了拍背对着自己睡着的夏追月,既然毒已解,他们还是尽早离开这个地方为妙,省的那些追杀他们的人再次回来。

  拍了几下都不见她醒,乔雪帛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将熟睡的女子翻转过来,他才惊异地发现,夏追月的嘴唇变得青紫,根本就是中毒的征兆!

  乔雪帛连忙给她把脉,果然,夏追月是将他身上的毒吸出来时中的毒。

  他取出腰间的银针布包,迅速施针,所幸他醒来得时辰不算太晚,否则,这毒便是琉夙天师也无能为力了。

  按照在中毒后想到的解救手法下针,不消片刻,夏追月乌青发紫的嘴唇开始慢慢恢复红润。

  见她体内的毒渐渐清除干净,乔雪帛才轻舒一口气,暗暗道幸好。

  望着正自熟睡的女子,妍丽俏美的脸上眉头依旧紧皱,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抹平她眉间的皱痕。

  他原来已经对她这般重要了么,让她宁愿自己中毒也要救他?若是他没有及时醒来,若是他没有想到解毒的方法,是不是,她就这样死去也毫无怨怼呢?

  那是怎样难得的信任啊……若不是她也喜欢了他,何以甘愿以命易命?

  乔雪帛深深凝视着眼前的女子,在心底暗叹,无论她失去的那些记忆是什么,也无论让她失忆的那个很重要的人是谁,这一次,只怕他对她不仅仅是只想陪伴那么简单了。

  直到第二日,夏追月才悠悠转醒。

  她醒来时乔雪帛正在烤鱼,食物的香气让饿了一天的她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乔雪帛把烤好的鱼递给她,温和笑道,“先垫点东西,不然胃会受不住的。”

  沉默着接过烤鱼,夏追月看了眼他温柔的笑脸,终于明白自己何以会用生命来信任他了——他给她的感觉,便是梦里那一般无二的归属感。

  他的陪伴,就像从前的夏家给她的感觉一样,温暖、安心。

  原来在她心里,早已将他当做最亲的人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