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镖出逍遥
清水雅染2018-11-07 15:212,073

  阳光如水倾泻入山洞,那明媚的辉光看在乔雪帛眼里,恍若新生一般耀眼夺目。

  “再过一个时辰余毒便能除尽了。”乔雪帛给夏追月把了把脉,沉吟片刻,终究还是没忍住心底的疑问,道,“你……是用什么救的我?”

  枫叶镖上的毒虽不是能瞬间致命的大毒,但只要一沾染上,便会四肢迅速抽搐动弹不得,因而即使是懂得如何解救的医师,也无法自救。

  而夏追月虽也懂些医术,但并非精通,何以能解救于他?

  乔雪帛回想起昏迷时,貌似曾有一物被喂入口中。现下想来那物什有些微苦,却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清凉。且自从吃了那东西之后,他便感觉周身的毒素顺着血脉聚散到一处,然后渐渐散发出去了。

  那物什,若未猜错,定然是传说中能解百毒之神药。

  莫非……她把那唯一的一颗万物丸给他吃了?

  青衣女子收回手,从怀里拿出个小瓷瓶丢给他,起身淡声道,“反正也空了,给你装别的药。”

  乔雪帛伸手接过飞向自己的小瓶,展开一看,果然,是沈朝香给她的那个装有万物丸的药瓶。

  “你答应过要治好我的病,那么在此之前,你就不能死。”

  轻飘飘地话从洞口飞来,乔雪帛看了眼那青色的背影,她这是……在解释为何会用这世间最难得的药来救他么?

  眼神转向手中握着的小瓷瓶,年轻的医师脸上浮出温和的笑。

  万物丸虽不是世间仅有这一颗,但却也极难得到。因为这世上能做出此药的人,除却昆吾之巅的天师琉夙,再无二人了。

  沈朝香沈公子作为天师琉夙唯一的师弟,能得到万物丸并不难解释,他将这药交给表妹夏追月也不难解释,毕竟是血浓于水的血亲。

  然而,夏追月却把如此珍稀的药给了他,真的只是为他们医师和病患的关系么?

  乔雪帛低头叹息,那个分明有着最善良炽热之心却总以冷漠淡然示人的倔强女子啊,要如何才能解开你心中的那个结呢?

  午后时分,将山洞收拾一番之后,夏追月便和乔雪帛找回被她藏在岸上的小船,继续顺江而下。

  一路上虽仍旧感觉得到被监视,但却并无杀气,想来是被那日二人用药粉所作出的“墨月临世”的幻象震慑,因而不敢轻举妄动罢。

  “那日用毒镖打伤你的人……”青衣的女子忍了忍,还是边撑着船篙边不由自主地开口问道,“他怎会伤了你呢?”

  她一直都是知道乔雪帛武功的,即使他的招式剑术并不精妙高绝,但一身轻功却是格外厉害,在她印象中甚少有人能练得与乔雪帛媲美的轻功身法,怎可能会如此轻易便被毒镖打伤?

  乔雪帛摇了摇头,叹道,“当时我正专心配置‘幻影粉’,察觉到有人靠近时,已然晚矣。那人轻功修为不在我之下,我与他缠斗了不过十来招,恰巧那时你将那五煞首尾二人打入江中,我在将他打伤后便将幻影粉撒入空中,谁料也因此未能躲过他断气前的那飞来一镖。”

  原来到头来,竟是她害了他……

  夏追月闻言沉默了,那些人真正的目标是她她怎会不知道?伤了乔雪帛不过是误中副车罢了。

  “所幸他已死,知道墨月临世之事的人不过你我二人。否则现在他们便不会只是在一旁监视了。”在船舱内整理药瓶的医师温声道,“你不必为此介怀,我答应过会治好你便会一直陪你到你恢复记忆那一刻,在此期间所有经历的事都是我心甘情愿。”

  有些事,即使明知道也必须说出来,否则依夏追月的性子,定然会认为是她连累了他。

  将手中的枫叶镖翻来覆去看了许久,不经意间,竟瞥见在镖的内侧刻着小小半月印记,果不其然。

  “先别回去,顺江直下,去中州咸冲顶一趟。”把玩着掌中的枫叶镖,年轻的医师对正自沉默着撑船前行的青衣女子笑道,“虽然冤冤相报没完没了,不过我想或许这一趟我们会有意外的收获也不一定。”

  “逍遥门?”被他这么一说,夏追月脑中登时闪过枫叶镖的模样,从第一眼见到那飞镖她便觉得有些怪异了,哪有枫叶是蓝色的。当时情况危急,乔雪帛正中毒昏迷,她便以为是因镖上淬有毒汁因而会呈异色,更何况逍遥门毕竟是名门正派,怎会做出此等偷袭暗杀之事,她顿了顿,又问,“那镖原本便是蓝色?”

  乔雪帛颔首,“不错。而且我在它背面内侧还发现了逍遥门专有的半月印记。”

  逍遥门门人虽武器各异,但都习得一手好暗器。

  逍遥门的暗器皆由自家工匠打造,以蓝为底色,形态万千,却每枚暗器背后内里都刻有逍遥门独有的半月标记。

  夏追月点点头,撑着船篙的手心不由注入了些许内力,想必逍遥门内也并不太平安宁罢。

  她有种感觉,在他们上眉山寻找缚眉夏叶之时,江湖上必定出了大事。

  而那大事,定然与她有关,不,更确切的来说,是和她那些怎么也想不起的记忆有关。

  夏追月转身望向正对着掌心里的枫叶镖沉思的医师,他必然也猜到了罢……

  果然跟她在一起,只有被她拖累。

  夏追月回身继续撑船前行,忽然想起他们刚从以贩卖消息来经营的千金楼离开。

  她在心底叹息,想来黎衍并不知道此事,否则必定会在他们离开千金楼时告诉他们。

  又或者,此事世人皆知,黎衍以为他二人也必然知道,故而没有多说。

  不管是何事,现下他二人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眉江之中纵然如何猜测也无济于事,既然镖出逍遥门,那么,所幸就去逍遥门一趟,顺道查查到底发生何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