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眉山天叶
清水雅染2018-11-07 14:533,848

  清晨的露珠悄悄浸湿窗纸,“吱呀”一声,大客栈的门被人打开,小二打着呵欠站在雕花木门前伸了个懒腰,探出头去四下张望一番,见街上没几个行人,便又呵欠连天的回去后院洗漱了。

  夏追月和乔雪帛从楼上下来时,黎衍正斜倚在太师椅上,一手撑着下颚,一手毫无节奏地敲着椅子的扶手,一副等人等得无聊至极的慵懒模样。

  “夏姑娘和乔公子都下来了,你再不快点,我们就出发咯。”远远地瞥见他二人下楼来,淡青衣衫的男子百无聊赖地朝后厨喊道。

  所幸清晨人极少,小二还在后院借洗漱的功夫偷懒,掌柜也并未精神留意他们,依旧边打着瞌睡边站在柜台后算账,算盘珠子拨弄得哗哗响。

  待洛阳从后厨房端着热腾腾的饺子和四副碗筷出来,三人早已在桌前坐好,专等开饭。

  “我在想,你在遇到本少爷之前,每天难道都没吃饭么?”洛阳边往碗里盛饺子,边极度鄙视地瞪了黎衍一眼。

  被瞪的某人倒很开怀,也不对嘴,只接过盛满饺子的碗,笑眯眯道,“那不是小阳你做得好吃嘛。”

  清秀可爱的少年“哼”了一声,没有理他,手下工作不停,给四人都盛好饺子,便坐下吃自己的。

  食不言,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戒律,他洛阳今儿就破次例,从了一向不被他看好的老祖宗罢。

  唉,谁让他还有事求着人家呢,不然依他的脾气,早就破口大骂那个无耻之徒了。

  要进眉山,辜孟古城是必经之路。

  从青充到辜孟不过一日路程,因此傍晚时分,一行四人便抵达了辜孟,并在小客栈住下,专等翌日上山去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四人便出发向山上行进。由于这时节山上蚊虫蛇蚁颇多,乔雪帛还背上了他的药篓,带了许多药瓶,以备不时之需。

  春末快夏初的早晨还有些微的凉意,进了山里,尤其冷了。

  葱郁的丛林里,极目望去,入眼的除了绿色还是绿色,鲜香的青草味夹杂着露珠的清味,整个树林给人感觉格外清新。

  黎衍在前方带路,洛阳被保护在他后面,由于乔雪帛功夫不高,便由夏追月殿后。

  顺着记忆中的路线,黎衍边走边注意着脚下,眉山四周的猎户很多,若是不小心踩到了猎户的捕兽夹,那就比较麻烦了。

  此间灵蛇巨蟒正开始苏醒,若是被捕兽夹弄伤,灵蛇嗅到血腥气,便会极其敏感而迅速的聚集起来,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黎衍在前面引路引得极尽谨慎,跟在他身后的月白衣衫的少年倒是乐得自在了,反正采药什么的他也不懂,他的安全也多得是人照顾,所以他只是东瞅瞅西看看,顺便和鸟儿逗逗乐,间或停下来采几株渴求已久能给菜加味的花草。

  至于乔雪帛,身为一个医师,他对药草有着极强的敏锐力,只要经过他眼的植物,有药用价值的,都一一进了他背后的药篓。

  走在最后的夏追月倒是从容淡定得很,许是因了她向来便冷情的心性,还有曾在九剑山上住过多年,加之山中的景色环境让她感觉很是舒爽,因而在山中行走,于她而言,倒是多了几分熟悉的逍遥自在感。

  一路向前走去,除了洛阳偶尔和黎衍抱怨一下山路难行,其余时间大家竟都是沉默。

  不是没话说,只是各自想着自己的事,便分不出多余的心去闲聊。但奇怪的是,即使是沉默,四人却并不觉得尴尬。

  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便是如此罢。

  穿过繁茂的密林,入眼的便是开阔的山林和陡峭的悬崖。

  眉山虽形似人的眉毛,但其实山中并不真如眉般细长光直,裂开的山缝里,不乏山谷存在,加之眉山又是眉江发源之地,故而在山中瀑布也极为常见。

  对面山上的瀑布飞流直下,如一卷白绸轻纱罩着山体,虽然两山之间已是相隔甚远,但那汹涌向下的水流拍击山石的声音依旧格外清晰。

  夏追月望着眼前的瀑布,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在不久之前,也是这样一道瀑布,她曾亲身感受过它的宏大和冲击力。

  “从这座悬崖下去,再穿过对山那道瀑布,我们要找的东西就生长在那里面。”黎衍对众人说道,“崖边有藤蔓可攀援,此处山木皆生长过百年,一条藤蔓应能承受两三人之力,待会儿我把小阳带下去,二位随后跟上,不知意下如何?”

  夏追月和乔雪帛纷纷点头,乔雪帛多年在山中采药,虽武功招数不算拔萃,但轻功却是极好,而夏追月不仅剑术高绝,一身师承崔府的轻功身法更是格外精绝,此处悬崖峭壁于他们而言,应是不难飞越。

  见二人点头答应,黎衍也不管身边的少年正和掌中的小鸟逗乐得正开心,伸手便揽过丝毫不会武功的洛阳,纵身向悬崖下飞去。

  可怜小小少年玩得正高兴,突然就飞到半空之中,其间惊悚恐惧之情,实非言语所能言表。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被人抱着飞行,洛阳还是觉得极度不适,直到抱着他的男子在崖底的巨大山石上停下,他依旧觉得头晕目眩。

  “诶,怎么这么多次了,还是会不舒服啊?”戴着面具的淡青衣衫的男子见小孩儿被他放开后便直接瘫倒在山石上,原本白皙的脸庞变得愈发苍白,连忙过去把他抱了起来,不禁有些担心地抚上小孩儿的额头试探温度,嘴里担忧地问道,“很不舒服么?你还是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吧。”

  夏追月和乔雪帛来到崖底山谷时,看到的便是少年惨白的脸庞和正一脸担忧地望着他的千金楼主。

  见此情形,乔雪帛便知洛阳身体极为不适,于是从背后的药篓里取了几个青瓷小瓶,走到黎衍面前,轻声叹道,“先给他吃点这个吧,毕竟是不会功夫的少年人,果然还是受不了。”

  许久之后,三人直到等洛阳再次醒过来,才开始继续前行。

  “虽然只来过一次半,不过那里面的景色却让人看一眼便毕生难忘。”黎衍边在前方带路边道,“说起来,那一次是和朝香一同过来探险,至于那半次么,倒是为救小阳而来。”

  清秀的少年自晕过一次之后便一直精神不佳,此时也只是微微皱着眉头跟在后面走。

  至于夏追月,无论多么美丽的东西对她来说都是注定要遗忘的,因而她依旧淡漠无波。

  倒是乔雪帛,由于精通医药,每天都和药草药花打交道,故而听到黎衍说里面景色不错时,不禁有些兴奋,他还想着生长着缚眉夏叶此等仙草的地方,必然其他珍稀药花药草也不少。

  缘瀑布水流聚成的溪流向前行走,数十步后,远远地便瞧见瀑布边上生长着许多如方才一般无二的*藤蔓。

  “还得再用轻功才行。”黎衍对三人说道,夏追月和乔雪帛点头,一直沉默的少年却眉头拧得更紧了。

  黎衍见他眉头皱得更紧,忙温声安抚几句,直到少年听话的闭上眼睛抓紧他的衣衫,他才安心攀上藤蔓,借力冲过瀑布。

  瀑布之后,又穿过长长的山洞,不消片刻,便重新瞧见了光亮。

  这是一个山谷,如世外桃源一般的美丽之处。

  极目望去,落英缤纷,花瓣落满了整个地面,如一条粉色地毯铺就在地上,梦幻而又华丽。

  绯色的花瓣顺着轻风缓缓飘落在地上,花树的叶子却绿得发亮,凑近闻,还可以嗅到淡淡的香气。

  “好奇怪,这树的花没有丝毫的香味,貌似香气全集中在叶子上。”洛阳自进了山谷,便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得忘记了身体的不适,他走近一株花树,采了朵过来闻,却什么都没嗅到,倒是随手摘下的叶子,散发着特殊而清淡的香味。

  黎衍闻言,凑过去定睛瞧了瞧,复笑道,“你手中的,便是缚眉夏叶了。”

  此语如石击起千层浪,其他三人都不由自主地眼睛盯着少年手中的叶子。

  “你是说,这个就是我们要找的拥有神奇功效的绝地天叶?”洛阳这才仔细端详起手中的树叶,卵形叶片,锯齿状的叶缘,碧绿欲滴,如玉石般光洁美丽,“这个叶子长得可真好看啊!看起来都不像是真的叶子,倒像是拿通体碧色的玉石雕刻而成的。”

  “不然为何世人都道此叶为难得之珍品呢?”黎衍笑着接过话道,“其实除去它的药用价值,缚眉夏叶也有着绝对的观赏价值。”

  一边的夏追月沉默着,仍是不敢肯定黎衍的话,她总觉得若是就这样简单便能采到缚眉夏叶,那朝香表哥便不会特意让他们来这一趟了。虽然二表哥向来既不靠谱也不着调,但他却从未做过无意义的事。

  夏追月想了片刻,终究还是看向乔雪帛,临出发前二表哥画的那张图一直保存在他那里,若是图中的叶子和他们采到的一般无二,那她便可完全放心了。

  乔雪帛走到少年身边,伸手也在花树上采了片叶子下来,他细细地打量一番,然后又取出沈朝香画给他的图,对照着看了好几遍,才转脸对夏追月点头。

  虽然对于这叶子来得会如此容易他也曾有怀疑,但谁也说不准,保不齐今日便是他们的黄道吉日也不一定。

  “这的确是缚眉夏叶不假,但几位别以为采到它是极为简单容易的事。”黎衍见乔雪帛特意又去证实一下,便知他二人对这么容易找到东西存有怀疑,他笑道,“别忘了我曾说过的,缚眉夏叶成熟掉落之时,便是灵蛇巨蟒在树边聚集之日。”

  乔雪帛点头,他倒忘记这茬了。缚眉夏叶只有自然掉落且未沾泥土者方有效,而它自然掉落之日,便是立夏时分。这也就是说,他们此时虽然与要寻找的东西近不过咫尺,却只能观望,不可采集。

  “后日便是立夏,我们便在此地等待两日罢。”黎衍带着三人向重重花树后走去,边走边道,“若我没记错,在不远处貌似有个山洞,这两日我们便在那里歇脚休息。”

  一行四人没走多远便看见了黎衍所说的山洞,四人先后进了去。

  待一切安顿好后,洛阳由于身体仍然有些不适,找了块干燥的地方铺上干草便躺下歇息,乔雪帛把一路上采摘的药材从药篓里取出,开始一一细细地辨别其药性。

  黎衍帮洛阳铺好干草,直到小孩儿渐渐睡熟过去,方去找夏追月,“此间无事,早就听闻夏姑娘不禁剑术精绝,且也是射猎好手。不知可否与在下一同出去打些野味回来以作晚饭?”

  青衣的女子颔首,颇有些担心地看了洛阳一眼,又对乔雪帛叮嘱再三,要他好好看着小孩儿,这才起身同黎衍一道出了山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