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灵蛇巨蟒
清水雅染2018-11-07 14:343,590

  傍晚时分,睡了一觉起来的少年很快便恢复了精神,把黎衍和夏追月打回来的山鸡野兔还有些野菜浆果精心烹制一番,虽然条件简陋,但经他之手做出的叫花鸡和烤野兔仍是香飘十里,滋味不凡。

  四人吃完晚饭,又商量了一下对策,便各自找堆干草睡下。

  如此两日之后,立夏日终于在众人的翘首以盼中来临。

  这天一早,洛阳早早地便醒来了,他是被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他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东西在动,其他三人也都已不在山洞里了,想来是出去狩猎采药还未回来。

  他正准备把前日黎衍和夏追月打回来的野味拿去山谷溪边剖洗赶紧,未料不小心被他用来切肉的匕首割伤了手掌,所幸只是小伤,他也并未在意,拎着山鸡野兔便出了山洞。

  刚出洞口,入眼的便是成群的蛇。

  落英缤纷的花树底下,每一株都被一群蛇盘踞着,那些蛇缠绕在一起,嘴里吐着紫黑色的信子,每一条的头都是三角形,周身极是鲜艳多彩。

  这……便是传说中的灵蛇么?

  月白色衣衫的少年站在洞口看呆了,他不是没有见过蛇,只是像现在这样突然有这么多出现在面前还是极其骇人的,更何况,它们每一条都是剧毒无比且拥有奇特的能使人失却记忆的能力。

  “小阳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摘取叶子的事交给我们就行,千万不要靠近那些灵蛇。”黎衍和夏追月还有乔雪帛去树林里做完早课晨练后回到山洞里,便见洛阳正站在洞口发呆,他连忙上去再三叮嘱小孩儿,“一定要离那些蛇远远的。”

  洛阳点头,“放心啦,我又不是智障,它们那么毒,我才不会没事找虐呢!”说完便在洞口靠里的地方找了个干净处坐了下来,“不才在下我,笑而不语纯围观。”

  乔雪帛望向外边花树下盘踞缠绕在一起的蛇群,疑惑道:“诶,黎楼主不是说这灵蛇乃是巨蟒么?怎么今日一见……”

  黎衍右手食指贴近唇齿摇头道,“嘘……此间蛇群只是灵蛇巨蟒的后代,那两条巨蟒只有在缚眉夏叶开始掉落时方会出现。各位小些声音,切莫惊扰了巨蟒提前出洞。”

  众人闻言点头,皆都屏气凝神一言不发只专心盯着最大的那株花树之下,那里,便是灵蛇巨蟒的洞穴。

  洛阳见他们三人都专心致志地凝视着蛇群,一时觉得无聊,想起方才被匕首割破的伤口,刚刚太专心观察灵蛇没有在意,只是随便从衣服上撕下片布条便包扎了,此时一静下来,竟然觉得手掌被划伤处疼得厉害。

  他慢慢地一点一点极其小心翼翼地将包裹着左手掌的布条拉开,凝固在布条上的血渍将皮肉和布条紧紧连在一起,每拉开一点,那些本来开始就着布条慢慢结痂的伤口就裂开一点,像是再次被割伤,而且是用的钝器,那感觉,疼痛却又难以言喻。

  血液从被拉开的布条中缓缓渗出,洛阳狠狠心,一咬牙,便使劲把最后一点紧粘在手掌上的布条扯下,顿时伤口的血液浸湿了半边手掌。

  少年连忙拿方才裹着手掌的布条擦拭血液,奈何原本细小的伤口被他这样再次撕开,血一下子止不住,流得更多了。

  洛阳这才知道自己小看了那道伤口,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愈合能力,连忙压低声音冲正在一边检查银针药瓶的乔雪帛道:“乔医师!你的金疮药云南白药什么的,能止血的药都带了没呀?快给我点儿,我手受伤了!”

  乔雪帛闻言,从药篓里抓起一个血色玉瓶三两步跨到少年面前,“我先看看伤口。”

  细长白皙的手伸到眼前,乔雪帛不禁眉头紧皱,原本白玉一般的手掌上沾满了鲜血,看伤口,像是被匕首一类的利器所伤,虽然没有大碍,只要洗净之后抹点药膏再包扎一下,不过数日便会完全愈合。

  只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受伤,那浓郁的血腥气,可能会引起蛇群的骚动……

  他从腰间取出清水将少年的手掌冲洗干净,然后又迅速打开玉瓶挖出些许药膏涂抹在伤口上,复又快速给他包扎好。

  “小阳!”黎衍本来正一刻不敢松懈地盯着花树下的蛇洞,突然鼻尖嗅到一丝血腥味,刚一转身,便见乔雪帛正在给洛阳包扎伤口,他责备道,“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若是被那些灵蛇嗅到血腥味,事情就不好办了。”

  少年嘟着嘴皱着鼻子小声反驳,“又不是故意的,你以为谁愿意被划成这样啊……”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完全是在添乱,所以只敢小声对嘴,不敢真的和黎衍吵闹。

  可是,洛阳望着被乔雪帛包扎得服帖平整的手掌委屈地想,从上来眉山到现在,没有人告诉过他,灵蛇对血腥气很敏感,不知者无罪啊。

  这边刚被黎衍训斥了的少年正自委屈,那边的蛇群却突然开始慢慢地爬动了。

  无数条色彩鲜艳三角头的灵蛇蜿蜒着向着一个方向爬来,开始是试探着缓慢地爬动,渐渐的,像是嗅到什么一般,突然全都兴奋起来,爬行得越来越快。

  而蛇群爬行的方向,正是四人所在的洞口方向——果然,灵蛇对血腥气极为敏感,即使乔雪帛在处理好洛阳的伤口后迅速在地上撒了些香气浓郁的半月仙芝的粉末,但那残存的一丝血气,仍是被灵蛇群捕捉到了。

  “灵蛇开始移动,看来是嗅到血气了。小阳怕是被蛇群盯上了,还有一刻灵蛇巨蟒便会出洞,届时缚眉夏叶开始掉落。我得在此保护小阳守住洞口,因此还请二位看准时机采到天叶。”黎衍见蛇群出动,思虑片刻将计划和盘托出,待夏乔二人点头答应后,便将少年赶回山洞里,自己守在洞口。

  洛阳听闻蛇群盯上自己,倒不是很惊慌,反正被咬一口也不过是再次失去一些想起来的朦朦胧胧的记忆而已,对他个人来说,这些都无所谓。只是看黎衍那样紧张他的安危,若他自己还不识好歹,便也太过对不起黎衍了。所以虽然是被强行带进山洞避难,他却并不因此责怪黎衍不让自己看热闹。毕竟,现在真不是看热闹的最佳时间。

  夏追月和乔雪帛待洛阳进了山洞,见黎衍在洞口严阵以待,于是放心地纵身掠向高处,屏气凝神,只待最后一击。

  蛇群距离山洞越来越近,黎衍拔出腰间的长剑,待群蛇行至离他不过几丈远时,掌心运功以内力隔成一道天然屏障护住洞口后,飞身至半空之中,手挽剑花,几道青光划过,无数灵蛇死去。

  乔雪帛密切注视着最大的那株花树下巨蟒洞口处,见黎衍飞身出来砍杀蛇群,便知灵蛇巨蟒即将出洞。

  绯色的花瓣在灵蛇巨蟒出洞的同时瞬间全部掉落,原本是绯红花海的山谷刹那落红满地,乔雪帛纵身停在其中一株幼小花树之巅,对夏追月道,“就是现在!”

  他话音刚落,两条巨大如柱的蟒蛇从谷中心最大的花树旁钻出,粗长的蛇身缠绕着花树盘踞着,那不停吐出的暗黑信子又肥又长,极是骇人。

  与此同时,所有缚眉夏树的树叶开始掉落,而那些原本嗅到血腥气攻向山洞的群蛇也都迅猛地回到原先守护的树下,像那两条巨蟒一般盘踞缠绕着。

  “灵蛇都回去守护缚眉夏树了。”乔雪帛看着眼前恢复守护姿态的蛇群,对夏追月道。

  夏追月放眼望去,叶子只要掉落便进入了蛇口,若要取得缚眉夏叶,为今之计只有两个方法可以,其一便是比那些缠绕着整个树干的灵蛇们更快,其二,便是在叶子掉完之前将所有的蛇全都杀死。

  “全杀了吧。”夏追月凝眸片刻,对不远处的医师还有千金楼主道,“比速度注定比不过那些蛇,若是能在天叶完全掉落之前杀完所有的蛇,也许会有机会采到。即使这次没有好运,把它们全杀了永绝后患,下次再来就不会为难了。”

  黎衍和乔雪帛闻言怔愣,皆被夏追月话中的杀气骇住。虽然知道将灵蛇全杀完不仅时间或许不够,更重要的是,凭借他三人之力,未免斗得过那些不知守护了天叶多少年的灵蛇巨蟒,但二人想了想,确实除了这个方法再没有其他更直接有效的了,于是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夏追月见他二人同意了自己的提议,拔出腰间缠绕着的墨月软剑便飞向最中间的那棵大树。

  两条巨蟒,用她的墨月剑来对付,完全绰绰有余。清光之下,青衣女子那双冷若腊月冰雪的眼眸愈发寒冷,唇角勾起弧度,她在心底叹息,她的墨月,无人能敌,即使的灵蛇,也不例外。

  那场人蛇大战,是洛阳十几年人生中见过最精彩绝伦的战斗。

  青衣的女子借助缚眉夏树之巅站立,手中的长剑时而挽起剑花时而勾拨挑刺,那一身青色的衣衫随着她的转身飞纵翩翩起舞,长剑发出的清光刺眼夺目,那漫天的剑气犀利而又浓烈,尖锐得恍若让人有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狠厉决绝。

  完全不知道何时黎衍和乔雪帛已将群蛇全都消灭,月白衣衫的少年眼中,除了那飞舞的青衫和漫天的剑光,便再无它物。

  在最大的那棵缚眉夏树掉完叶子钱,剑气和清光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条巨蟒倒地的血腥模样。

  乔雪帛见夏追月一人解决了两条巨蟒,不禁对这个一直以来都冷淡善良的女子有些改观,原来,她也可以这样满是杀气浑身浴血。

  从开始在渡船上认识,到陪伴她走到如今,他从未见过她拔剑,虽然江湖传闻夏追月是个剑术极其高超之人,但他始终觉得她只是个姑娘,永远不会有沾染血腥的一天。

  然而,江湖就是江湖,这个世上,怎会有入了江湖却不会沾血的人呢?

  那充满杀气的话语和剑气,让乔雪帛终于明白,这个女子,从来需要的不是保护和禁锢。

  在最后一枚缚眉夏叶掉落之前,黎衍、乔雪帛还有夏追月一人接到一枚叶子。

  三片,业已足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