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沈氏朝香
清水雅染2018-11-07 15:082,748

  沈氏一门,文成武就,文豪忠烈比比皆是,朝野江湖赫赫有名。

  沈家先祖沈安足智多谋运筹帷幄,为太祖皇帝谋下大半江山,晋定国之处,被封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后,其长子沈平因博学多识文采卓然官拜太傅,次子沈定武艺超群,飞羽将军的美名更是流传百年。

  现如今,沈家家主沈宁承袭太傅之位,朝中半数官员皆为太傅门生,其二妹沈静文韬武略,嫁与宜苏崔家,是为将军夫人,三妹沈致虽在先帝时因夫家落罪被斩,但夏氏主母的位置确实光耀一时,五妹沈黛则是名震江湖的空音谷主、玉面罗刹,且精通医毒。

  除却沈家二少沈远早年夭折,沈家人个个都称得上人中龙凤,就连小一辈的沈家大小姐沈柔也是江湖上声名鹊起的药圣。

  当然,沈朝香另当别论。

  他没想过要继承父亲的位子去做什么无聊太傅,也不想去江湖上打打杀杀。虽然他早就知道沈家人都瞒着他的那个秘密——他父亲是先帝,母亲是沈黛,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大少爷那么聪明,每年生辰都会见到那两个人,这么浅显的事看不出来才有鬼!

  他就想做个自由人,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起来,被人伺候着吃完饭再出去街上凑凑热闹。偶尔无聊了,就去昆吾山上小住几日,把师兄琉夙那儿的花花草草还有琉夙的小徒弟青葙折腾一番再下山。

  若是实在折腾得过分,被师兄赶下山了,他也不愁没地方去。反正沈家家大业大,家族别系旁支又多。再者即使合州没得玩儿了,他还可以去泉州找洛染去“那边”。

  只是最近,貌似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乔雪帛自第一次在西临街上见到沈朝香,就觉得此人非等闲,再见面,更肯定了心中想法。

  早已日上三竿,此时的朝香公子才将将起床洗漱完毕。乔雪帛和夏追月进来沈府时,他正悠闲地吃着早餐。偶尔夸夸那个好吃说说这个太腻,很是悠然。

  “哟,来了自己找椅子坐下吃啊,本公子可没办法在美食面前抽出空来招待哟。”沈朝香喝口粥,嗯嗯,昨天跟七婶提了建议,今天就变了口味,果然还是加了桂花更加爽口。

  乔雪帛见过无拘束的纨绔子弟,这般随随便便的自然做派的倒是闻所未闻。但奇怪的是,这样的话由他朝香公子说出来却并不让人厌恶或指责,反而觉得像是和多年未见的好友在一起般,无所顾忌,安然自在。

  他眼神略略扫过桌子,只有朝香一人在用餐的桌子上倒是早早就备了三副碗筷,想是他早已料到他们会来这里一探究竟。虽说是让他们自己找椅子,但其实饭桌周围早就备着。

  “二表哥你不吃斋了?”夏追月拉着乔雪帛坐下,顺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粥碗就开吃,毫不迟疑。

  她扫了眼桌上的菜,除却一盘青菜和一盘咸菜,几乎全部都是肉类。她记得幼时朝香是个和尚样的人,长大后怎么变成这副德行了?清冽的眼眸审视了朝香片刻,方顿悟,淡声道,“画饼充饥,望梅止渴。”

  “你才吃斋,你全家都吃斋!”

  朝香愤愤然,但好在打小练就的涵养在那,他只是很鄙视的瞪了那个总是冷冰冰淡淡然的表妹一眼,不过倒是把改变饮食的缘由倒苦水般说了个七七八八,“染染说我太瘦了,要我增肥。不然她就不带我去FormatMemory玩儿了。讨厌,她每次都拿这个威胁我,太可恶了。虽然说本公子是有那么一丢丢苗条,但也用不着这样吃吧,还说什么填鸭式的快速育肥法,哼哼,分明是嫉妒我比她长得漂亮,比她有魅力……”

  乔雪帛看一眼正兀自碎碎念起劲的沈二少,再看一眼淡淡然吃着粥嚼着肉的夏追月,一时有些疑惑。

  他除了听懂第一句貌似是有人对朝香公子的身材有些不满,后面那一堆,都完全不懂。

  “表哥从小就很——不一般。”

  夏追月喝完粥又添了一碗,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这个从小有异于常人的二表哥到底在碎碎念些什么,看样子貌似是遇到什么新鲜好玩的人了,不过好像又被人要挟了,但看到同来的圣手医师还兀自打量着自己那二表哥,甚至在听到他一番碎碎念后还皱眉貌似认真思索了一下内容,想要给予安慰,她不禁有些为这个善良的人叹息,忍不住淡声提醒道,“再不吃就没得吃了。”

  乔雪帛闻言,这才醒过神来,慢条斯理地开始动手吃饭。

  一顿饭下来,等到碗筷饭菜撤完,朝香公子的碎碎念也念完。

  “想起来了?”

  粥足肉饱后,沈朝香打开随身带着的缘金折扇,徐徐扇着,见夏追月点头,方又眨眨眼奇道,“事情都解决了,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跑我这儿来蹭吃蹭喝啊?虽然说本公子是有说过邀请你来,但月儿啊,那是客套话你听不出来啊还是听不出来啊还是听不出来啊?”

  最后那句是跟洛染学的,谁让她经常在他朝香公子身边说这些古怪的句式,反正听着好玩儿,他就借来用咯。

  果然,青衣的少女状似认真地歪头想了想,没怎么明白为何二表哥会把“听不出来”这几个字说了三遍,自动忽略掉后,一双眸子清冷淡漠,“我来找你有事。”

  “关于云寒秋的话,本公子我也不是很清楚。”锦衣的朝香公子施施然摇着扇子,一副和你不熟离我远点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懒散模样,“至于宛阳舞色……”

  “嗯?”

  “哎呀烦死了!本公子什么都不知道。”

  沈朝香突然很焦躁,“啪”地收起折扇起身转了几圈,好一会儿似想起了什么事,才又恢复了施施然的贵公子模样,“本公子倒是可以给你们指点一二,至于报酬嘛……”

  说着命人取来纸笔写写画画一番,然后满意地拿起纸张吹干墨迹,很是得意的递给乔雪帛,“喏,这是缚眉夏叶,你应该认得出来吧。你们把这个带回来给我就行了。”

  乔雪帛接过纸张,上面画着片树叶,正是千古奇树缚眉。

  缚眉树极难存活,通常刚刚立夏便开始落叶,到了秋季便光秃秃的了。缚眉的叶子可做药材,具有奇效,很是珍贵,而且采集缚眉叶必须是在夏初时,并且只有未落地的落叶才有药效,一旦落地,便和普通树叶无二了,所以医者又称其为绝地天叶。

  但是据他所知,这种树早在先帝时就已灭绝,若是找这个,恐怕比登天还难,不过既然沈朝香要求了,必定是哪个地方还存在缚眉树,只是为被人们发现而已。

  他虽见过珍稀药材无数,但对于缚眉夏叶,倒是从来只是在医书上见到,此次去采集,顺带多摘几枚回去入药也未为不可。

  乔雪帛打定主意,把纸张折好放入怀中,刚一抬头,便看到身边的青衣女子正自皱眉。

  是了,他方才便觉有点奇怪,但想不通是哪里,现下看到夏追月,才终于想起来——依沈朝香和夏追月的表亲关系,怎么帮忙还会需要报酬呢?

  对于这个问题,沈朝香像是料到他二人会提,于是摇着扇子脸不红气不喘的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让你们帮个小忙还腻腻歪歪啰啰嗦嗦的,还不快去找,清明都过好几天了。”

  就这样,乔雪帛和夏追月告别朝香公子出了沈府,一路北上,前往眉州。

  沈公子说了,那种树在眉山的某个角落里还长着一棵,前些年他去千金楼找黎衍玩的时候还看见过,至于到底是哪个角落……

  找着找着,不就找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