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崔家三少
清水雅染2018-11-07 14:593,694

  夏追月幼时最好的玩伴除了大舅沈宁家的二表哥朝香,还有一个,就是大姨沈静家的三表哥崔珏。

  崔家是百年将门,就连当家主母沈静也是上得战场杀敌千万的女将军,更在丈夫战死沙场后多次为朝廷立下大功。

  和沈家出了个游手好闲到处惹祸的沈朝香一样,崔家也有异类——筋骨奇佳武艺超群的崔家三少崔珏,十岁便打败身为武状元的大哥崔璋,十二岁被世外宗师少林方丈收为俗家弟子,十七岁学成归来,武功深不可测,崔沈两家,除了被玄实天师收为徒弟的朝香勉强和他打成平手,其他人在他手上根本过不了五十招。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功夫奇才,却完全不懂兵法战术和权谋阵列。

  崔家若是武林世家,崔珏定是下任家主。然而崔家世代为将,虽然崔珏武艺高强,却对难以*控千军万马,因此崔家人对这个老三是又爱又恨。

  崔珏的爷爷崔老将军曾不止一次让他进校场练兵,都以失败告终。崔珏兵书倒是背得滚瓜烂熟,问其意思解释也说得头头是道,但只要一进校场,就全然不知如何是好,指挥对阵更是一塌糊涂。

  崔老将军几次失败之后,便叹息着不再让孙儿进校场了,用崔老将军的原话就是,“古有赵括,私以为玩笑也,今见吾家三子,知古人诚不欺我。”

  于是崔珏这个崔家武功最高的人也成了沈朝香一样的闲散之人,风流倜傥自在不羁,到处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看热闹,偶尔家中有事急招,就回家住个三五七日,事办完了就再出去继续游山玩水吃喝玩乐看热闹。

  立春之后,崔珏被大哥逼着教他武艺,于是在家多住了几日。没想到住着住着,圣旨就来了——崔家世代为将,然崔家三子珏虽武艺超群却不能为将,皇帝陛下深感可惜。为表朝廷对崔家的重视和青睐,皇帝陛下特封崔珏为钦差,前往昆右城为城中迎丰节做祈福司仪。

  靠!

  崔珏看到圣旨就在心底暗骂皇帝迟彦:你小子在西临日理万机不得逍遥,看见老子到处潇洒就眼红,几百年改不掉小心眼儿的臭毛病!老子就是不去你又能耐我何?

  当今皇帝迟彦还是太子的时候,因其生母先孝明惠皇后乃将门崔家之女,按照朝中规矩,太子五岁出宫,寄住皇后娘家,未满十八不得入主帝都,所以从迟彦五岁离宫后就一直住在崔家,和崔珏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竹马竹马的交情。

  小的时候,迟彦就什么都喜欢和崔珏争,见不得崔珏好,外人看了,都说小太子有些小心眼。

  其实崔珏和迟彦打小的交情,虽说崔家是皇后娘家,但当时崔珏父亲战死沙场,崔家实权就落在当家主母沈静头上,崔珏知道迟彦只是离开母亲寄住在别人家格外缺少安全感,而且自己的母亲沈静又对迟彦格外严格,所以对于迟彦的偶尔任性小心眼儿从未放在心上,即使长大了,也早就养成让着迟彦的习惯,没法改了。

  这不,虽然腹诽了几个时辰,但他接了圣旨还是火急火燎的奔赴了昆右。

  他倒是不怕迟彦这个皇帝给他定个罪什么的,反正崔家迟彦是不会也不能动,至于崔珏自己,嘿,当他十几年轻功白练的啊,只要迟彦敢做,他就敢跑……

  好吧其实,之前崔珏崔三少就这样跑过路,不过这次他可不敢了,家中老娘有交代,此次若不乖乖拿着圣旨去昆右城做钦差,就得马上去平江金家提亲。

  开什么玩笑!

  他才二十有三好不好,根本还没玩儿够本,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娶个夫人回来绑住自己!

  二者选其一,崔珏很是利索的抓起圣旨就走。

  原以为这次又是无聊而来败兴而归,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让他在祭祀盛典的最后一天看到了熟人——他那个小妹妹,夏追月。

  “我注意了你好久,你却直到我以司仪的身份出现时才发现我,月儿你的眼力和警惕不如小时候了。”

  祭祀完毕,崔珏带着夏追月和乔雪帛回到自己下榻的府邸,一路上对这个许久未见的表妹颇有不满。

  “哪有,是珏表哥你太厉害了。”夏追月淡笑着回道。

  崔珏闻言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他的这个小妹妹,似乎变了许多啊。

  从前的她,在他批评她时总会露出很惊讶的表情问“哪有哪有”,很可爱也很灵动,没有如今这么平静冷淡。

  也许前些日子听说她跳崖的事情是真的,崔珏在心底叹息,想询问却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现在这个在他面前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女子,早已不是他记忆里那个会迷路、会抱着他大哭、会瞪着清澈天真的大眼睛惊讶的问“哪有哪有”的小妹妹了。

  崔珏叹口气,虽然性子变了,但她还是他最宠爱的小妹,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揉了揉夏追月的长发,笑道,“你以前从来不会说我厉害的。”

  以前的她,极其的自尊自信,也倔强得像头牛。即使再佩服他,和他感情再好,也从来没承认过他厉害。崔珏还记得当时他把这件事情告诉朝香后朝香还不信,又是恐吓不再带她出去玩儿又是拿她最喜欢的鸡腿诱惑,但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她都从来没松过口。

  “我忘记了一些事,现在只想起了零星的部分。”夏追月连忙解释。

  崔珏是她幼时除父母外最最亲近的人,比朝香还要亲上一分,她感觉得到崔珏笑容里的无奈和悲伤,想要安慰,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干涩的说自己失忆了。

  “我知道……”崔珏笑着安抚她,“朝香都告诉我了。”

  他只是有些难以接受罢了,毕竟是他最爱护的唯一的小妹妹,没想到多年不见,竟会如此生疏客气。

  他不再说话,夏追月也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两人沉默的往太守给崔珏安排下榻的府邸走去。

  一边的乔雪帛一路上只温和的陪在夏追月身边,除了和崔珏刚见面时客套一番,便没有再说过话。

  他看得出来夏追月其实对这个表哥很在意,比对朝香公子还有在乎。看到她想要亲近却不知所措的模样,乔雪帛觉得格外心疼。

  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亲密的兄妹会变成如今这样生疏客气,但他感觉得到,崔珏和夏追月心里都不好受。他想做些什么来缓和一下二人之间的沉默,却也明白自己只是个外人,没有任何立场和资格。

  所幸,他们的目的地很快就到了,三人看到门前的石狮时都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到了。

  崔珏让管事给夏追月和乔雪帛安排了房间,便离开了。

  夏追月望着表哥离去的方向愣愣地出神了许久,她又回到自己一个人了,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了她,连这最后一个,也被她自己推开了……

  良久,直到乔雪帛拉她衣袖才回过神来。

  夏追月转过头,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男子——他也会离开的吧……有时候,真希望永远也找不回那些记忆啊。

  这样,他就会陪着她久一点、再久一点……

  昏暗的夜色里,夏追月猛然发现,自己对这个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医师有了些细微的依赖。

  她摇摇头清醒过来,对乔雪帛道声“我没事”,便回去自己房间了。

  翌日一早,三人坐在一起吃早饭。

  “这里是祭祀盛典结束之后,我也该回去了。”崔珏倚靠在椅背上,他盯着手中捧着的青瓷茶杯,漫不经心的道,“母亲很是挂念你,月儿。”

  夏追月闻言放下筷子,没有马上回答,倒是先看了看乔雪帛。

  崔家在宜苏,离眉山虽然也近,但她若是答应去,免不了会耽误几日。

  这一路行来,她早就知道其实乔雪帛根本可以去做他自己的事,到处采采药,或者救济医治下没钱看病之人。但他却选择了一路陪伴她,从九江到西临,再从西临到眉山。

  虽然他总是告诉她,她是他的病人,医师就应该跟着病人,直到病人完全康复,但她做决定前从来没有过问过他,现在想想,真的有些惭愧。

  乔雪帛见夏追月向他询问,一时有些惊喜,毕竟以往要去哪里都是夏追月做主,他永远都是那句——“我陪你”。如今夏追月突然问他意见,他其实无所谓,只要能陪在她身边,到哪里都是一样。

  乔雪帛轻啜一口清茶,瞥见崔珏期待的目光,终于还是心软,第一次给二人的行程拿主意,“宜苏距离眉山很近,而且听闻崔府后山种有世上独一无二的紫叶金钱树,这种树开花时很美,现下正到了花期,若能有幸观赏一番,倒是人生一大乐事。”

  “乔先生客气了,若我没记错,紫叶金钱的花蕊还是极好的药材。先生若能亲临寒舍,在下必定命人采摘了赠与先生。”崔珏听出乔雪帛话中决定去崔家之意,生怕表妹又改了主意不听乔雪帛的,连忙把自家宝贝献了出来。

  好吧其实,崔珏真的想让表妹去崔府住上几日并借此找回幼时一起玩闹的感觉,好让她不那么冷淡漠然,能和过去一样多笑笑、一样开朗,但除此之外,他还有自己一丢丢别的打算。

  他早就想好这次把昆右城祭祀司仪的事忙完后再次开溜,奈何他老娘对他使阴招,趁他不备暗地里在半路命人给他下了独门秘药,他这辈子难得一次放松对母亲大人的警惕,没想到这唯一的一次,他就被算计到了。

  而且那要连他崔家三少都没有解药,非得要回去崔府了才行。

  天知道他崔三少是有多不想回去,而且依他母亲大人的精明,肯定借此机会逼他去什么平江金家求亲,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回去之后用什么方法在母亲让他去平江之前把解药弄来,坑蒙拐骗偷,每一招貌似都用过,真真是头疼啊头疼。

  而正在他为自己的快活日子要没了而感慨时,夏追月出现了。

  崔珏知道自小母亲就格外宠爱朝香和月儿,说不定这次他把月儿带回去,母亲大人一高兴,就把解药给他了。

  “那就去罢。”夏追月点头,她知道乔雪帛心软,果然被珏表哥期待的目光看了没一会儿,他就答应了。

  既然乔雪帛都没有异议,她也无所谓,反正时间还有,她也想去看望下大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