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代价
陈心昭2019-09-12 18:233,463

  杨真决定为江沉舟补一场迟来的欢庆会。

  因为与之前的转学生相处得不太好,大家心中都存有阴影,所以不那么敢靠近江沉舟。但是如今大家也都知道江沉舟是个直率之人,于是就渐渐的熟络了。

  这天放学,一班穿着裙衫校服的学生如同欢快的鸟儿似的,都聚在学校附近的茶馆开茶话会,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叽叽喳喳,好不热闹。江沉舟打了五局便离了牌桌,有意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首饰添做彩头。个别体贴的女生惦记着她家中有难,劝她收回首饰,然而她随便说几句话婉拒了,女生也就没再坚持。

  江沉舟在心中快速打了个算盘。这些首饰不可能救她家人于水火,但却能为这场茶话会助兴,让女生们都开开心心的,因此把首饰用在当下,才是更为合适的做法。

  “沉舟,你家人都还好吗?”杨真就坐在江沉舟对面,一脸沉静地问她客套的问题,但言语里的关切却是真心的。

  虽说杨真有意拉近江沉舟与其他同学之间的关系,然而到头来与江沉舟最亲近的却还是杨真本人。几日的朝夕相处,也令江沉舟大致了解了这位班长的秉性,她不似林采那般没心没肺,也不似程雨蝶冷艳孤高。杨真总是一副沉静模样,不那么热情,但从来不会对他人的困难置之不理,并且会真心相待。大约是比较聪明的缘故,她总能心平气和地与各种模样的人相处,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与杨真相处,喜爱说话的江沉舟也觉得十分舒服。而杨真欣赏她上讲台演讲的大方气度,班里一些要紧活动,也会听从她的建议。

  “我刚到上海时就寄了书信回去,还没回音,也只得不抱希望地等着。”谈起家人,江沉舟露出罕见的凝重表情,“现在他们寄住在远离战场的亲戚家,我只能希望他们一切安好。等这阵子战事过去,找机会回家看看。”

  “你还是别回家了,一旦回去,没准就难出来了。”杨真的面色也跟着一同沉重起来。

  “大家都那么说,所以我也尽量不想着回家的事。”江沉舟努力露出笑脸。

  “等着吧,你父母一定会克服难关,来上海找你。”杨真用肯定的语调说道,“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叫沉舟?”

  “是不是觉得有点儿不吉利?”江沉舟淡淡地笑着。

  “只是觉得不像女孩子的名字。”杨真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不是说你不像女孩子。”

  “我爹说这个名字,有破釜沉舟,一鼓作气冲出阻碍之意。”想起改名的经过,江沉舟的面色又有些许黯淡。

  杨真有些茫然,正要说话,却见林采低着头从不远处走来。

  “呦,你手气真好。”江沉舟见林采手里攥着她拿来当彩头的首饰,于是顺嘴一说。

  “沉舟,我是来跟你道歉的。”林采匆忙拉过一张椅子坐到江沉舟身边,急不可耐地解释,“程雨蝶她其实人很好的,不过是因为你突然不跟我们玩了,有点生气,反应过头罢了。”

  所以林采是来给程雨蝶道歉的。这些天来,江沉舟也不是不知道林采和程雨蝶的相处模式。比起闺蜜,林采更像是程雨蝶的跟班。

  江沉舟顺势望向不远处正在跟其余三个女生玩牌的程雨蝶。程雨蝶觉察到她的目光,有些幽怨地凝望她片刻,便又低头玩儿牌了。

  “再气不过也不该那样说话。”杨真在旁听着,淡淡地插话进来,“一个班里的同学,又不是什么仇人。”

  “是,是,班长说的是,我们会认真反省的。”林采冲杨真点头哈腰着,似乎很敬畏这位班长。

  也不知为何林采和程雨蝶平日里活动像是连体婴似的,性格却相差这般大,林采能大大方方地道歉,可程雨蝶本人却钉在位子上一动不动。不过江沉舟并不是计较这些的人,眼下自己手里难得掌握着主动权,自然还是要尽快把矛盾化解了。

  “没什么,我不介意的。还是要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一开始带着我玩,我会闷死的。”江沉舟眯着眼笑道。林采也跟着笑了,两人之间一片和气。

  “跳舞要是门课程就好了,你们一定能得高分。”杨真不动声色地插进话来,林采的笑容立刻就僵在了脸上。

  杨真不看林采和江沉舟,自顾自拈着茶杯,垂眸喝茶:“往后没事干可以一起复习。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测验,你们俩数学都没及格吧?”

  江沉舟和林采都是一脸尴尬。数秒之后,林采才低眉顺眼,讪笑着说话:“哎呦,班长,不是说今天就是来热闹轻松下的吗,你怎么忽然提起这出?”

  “我是想大家一起热闹放松的。”杨真郑重将茶杯放下,“但你们扪心自问,你们那样的成绩,真的开心的起来?”

  江沉舟也不好说话,只顾和林采一起垂头听骂,也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头上有一片阴影笼罩下来,有个人走到她身旁。

  “请问是新香茶社的小江先生吗?”那人开口问道。

  江沉舟微微愣神,抬头发现说话的是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眼睛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和蔼,但是她对他并无印象。不过既然他这样说话,那就必然是看过她表演的观众了。

  一个中年男子扎在一堆女生当中自然惹眼,不少女生们停下手里的动作,好奇地往江沉舟这边瞧。而江沉舟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认出来,一时间受宠若惊,然而更多的却是无措。

  她过去常在杂志上看红人与崇拜者之间的趣闻轶事,大约知道两者是如何相处的。然而眼下她一则不清楚男子是否是她的崇拜者,二则也觉得自己还远远不是红人,因此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仰头先露一个仓促的笑容。

  “真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小江先生。”那人满脸笑容地说话,“我有个朋友很倾慕小江先生,就在外头,小江先生是否愿意去看看他呢?”

  “你们不是一道来茶社的?”江沉舟一脸迷惑。

  “他还有事,送来我这儿后就要走了。”

  江沉舟迟疑片刻,还是站起身来。她有点儿好奇自己的铁杆崇拜者是啥样的,也不想辜负了别人。

  “你做什么?”杨真见江沉舟有脱离组织擅自行动的意图,立刻警觉地竖起脑袋。

  “我去外面看看人,稍后就回来。”

  “为什么要见?不是认识的人吧?”林采仔细审视着江沉舟的面色。

  江沉舟一时沉默,正想着该如何应对时,林采忽然开口:“班长不要着急,我陪她去就行。”

  江沉舟闻言,赶紧点头。杨真看看一脸期盼的江沉舟,又看看一脸殷切笑容的林采,一脸怀疑,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江沉舟觉得自己真是小看班长了,此时经由杨真批准,她还真有大松一口气的感觉。她也不犹豫,立刻拉着林采跟中年男子一齐出了门。中年男子走在前头带路,两个女生就跟在后面嘀咕。

  “怎么回事,你是去见你的倾慕者吗?”林采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里写满好奇,“我大概能猜出发生了什么。我跟你说啊,我们学校有个高一年级的学姐,也是一有空就去茶馆唱曲儿,倾慕者众多。”

  “还有这样的?那学姐是谁?”

  “你呢?你也是在茶馆唱曲儿吗?”林采不依不饶地追问,“跟我说说呗。放心,我嘴很严,不告诉别人的。要是我朋友成了个红人,那才叫厉害呢……”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与此同时,江沉舟忽然顿住脚步。

  不知不觉间,她们跟着男子走进一条无人的暗巷。此时有五个面色不善的壮实汉子拦住她们的去路,将出口堵得不透一丝光线。

  江沉舟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她爹过去也在道上混过,因此她通常能比普通人更易觉察出危险的气息。她能看出这些人是专门的打手,他们一出马,不见些血是不会走的。

  一滴冷汗顺着脊背快速下落,江沉舟想也不想,迅速拽着林采掉头欲逃。

  然而落入蛛网的猎物,又怎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一打手迅速上前,扯住江沉舟的头发,扬起手就是一记恶狠狠的耳光。

  “啊!”

  林采不受控制地惊叫出声。然而很快又有一壮实的男子靠近,用力捂住她的口鼻。在这群壮实汉子面前,少女玩儿命的挣扎完全就是徒劳。

  江沉舟匍匐在地,勉强撑起身子。她被打得眼前一黑,视野逐渐恢复,才发现面前是一摊触目惊心的血,都是自她口中溅落的。

  “放开她!”她不顾满溢在口中的血腥味,看着束缚林采的打手,嘶声说话,“她是我同学……是从南京来的,家里有亲戚做官!”

  为了令打手放手,她不惜顺口胡诌,那打手估计也知道她是胡说,然而手里的动作还是下意识地缓和了些。

  “你们要找的人不是她。”江沉舟见有些希望,于是继续说道,“放她走吧,她嘴很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是吧,林采?”说完,她勉强冲林采露出一个笑容。

  林采定定地看着她,眼眶泛红,却又不敢哭。

  “放了她吧。”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

  江沉舟猛然回头,就见身穿青色荷叶纹旗袍的柳莺莺手夹香烟,迈着妖娆的步伐自巷口走来。她娉娉婷婷地穿过打手们组成的人墙,立于江沉舟眼前。她的气色较住病房时好了不少,举手投足间不见丝毫病气。

  江沉舟微微一怔,随即咧开染血的嘴唇,露出了然的笑容。到底,该找上门的,早晚都是要找上门来的。

  人活在世,逃不过命中注定的代价。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绝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