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猝不及防的别离
陈心昭2019-12-16 17:433,622

  江沉舟一时有些心慌,正巧感到肚子被水撑得发涨,便起身去了盥洗室。

  到底是西洋制式的店铺,盥洗室也都充满了异国情调,彩色的瓷砖铺成可爱的小天使,门上也用花体字写着一句看不大懂的英文。江沉舟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店铺,只觉自己好没文化,连泡尿也撒得战战兢兢。

  完事以后她出来站在盥洗台前,拧开黄铜制的水龙头,一面洗手,一面观察着镜中的自己。干裂的嘴唇明显湿润了不少,然而脸上的伤痕与肿胀依然十分明显。现在的她看起来简直就像个滑稽的小丑,而不是什么面容娇好的上海佳丽。

  仔细想来,今天算是她第一次与一位异性单独约会。年幼时她曾无数次想象过约会时的画面,她想象到约会对象是位英俊得体的青年才俊,也想象到他们会在隐秘却不失风雅的店铺谈心,然而她不曾想象到她会以这般模样出席,不觉有些沮丧。

  冷不丁一位衣着邋遢的中年男子带着一身酒气踉踉跄跄地走到江沉舟身边洗脸洗手。她有些嫌弃地皱皱眉头,然后还是自顾自整理起头发来。事实上她的头发依然很整齐,她只是轻轻将手指插进发丝之中,一路向下,模拟着邵昊梳头的动作。她猛地回神,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顿时十分羞赧,心脏在胸膛中狂跳不止。

  “小妹妹,你一个人来啊?”不想那中年男子忽然回过头来,一脸傻笑地看着她,嘴里喷出阵阵酒气。

  “我是和哥哥来的。”江沉舟一面掩住鼻子,一面戒备地后退。

  “说笑呢吧。深夜把妹妹带来这种地方,看来也不是亲妹妹吧?”

  江沉舟正想着怎么反驳,却见那男子忽然猛扑向她。

  “陪哥哥好好玩一玩。”中年男子紧抱着她,阵阵酒气喷吐到她苍白的脖颈间,“你只要听话,哥哥不会亏待你的。”

  男子突如其来的暴力行径令江沉舟一阵惊恐。她剧烈挣扎,但男子却稳如磐石,甚至还伸出一只手向着她的裙底摸去……

  “啊!”

  她发出撕心裂肺地尖叫。

  店中立刻骚动起来,几乎是在下一秒,邵昊便出现在她眼前。

  她转动惊恐的眼眸看向他,只见他灰色的眸子,刹那间暗如深夜。

  他上前一把拽住中年男子的后衣领,仿佛是撕开某种强力胶一般,硬生生将他从江沉舟身上扒开。他熟练地将中年男子拖倒在地,一道冷光骤然一闪,一把锋利的刀刃自他袖口落于时掌心。就在他举起刀准备下刺的时候,接待员一个疾步上前抱住了他腰身。

  “客人,客人您别冲动啊!”接待员死抱着邵昊。

  中年男子见状就要逃,然而邵昊迅速将手一伸,依然扯着他后衣领,令他不得前进半步。

  闹剧愈演愈大,不少客人走来围观,其中也包括一身白色西服的店老板。

  “老板,对不住,您的店,今天可能是要见血了。”邵昊冲店老板笑笑,然后不等他反应,拿刀的手便迅速一挥。顿时一束鲜血喷涌而出,他英俊的面庞上也沾染了几个血点,然而他眼睛眨都不眨。

  “邵昊!”江沉舟不禁大喊他的名字,惊恐令她的声调都变了。

  邵昊抬起脸看她,手中的动作跟着停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神态镇静,仿佛是只刚完成猎杀的狼王。而猎杀对于他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

  她怔怔地看着他,身体依然在不受控制地颤抖。她感觉自己似乎终于见到了他的真面目,见到了他包裹在诸多礼节,以及闲雅中的那个野蛮的灵魂。恐惧以及震惊等众多强有力的情绪混杂在一起,直冲她的天灵盖。

  中年男子抓住时机双手撑地,连滚带爬地就要往外逃。之前因为接待员的阻拦,邵昊没能一刀刺中要害,只割伤了他的耳朵。

  邵昊回过神来,一脚踹开束缚他的接待员,提着刀子就要追上。

  “客人……客人!”老板连忙上前,拦住邵昊,“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这位先生今日里不太顺心,做事多有冒犯,还请您见谅。”

  “不顺心拿我妹妹消遣?”邵昊死死盯着即将滚到门口的中年男子,目光越发凶狠。

  “是,这种事是不大好……以后要是有人再这么干,我这小店可就开不下去了。”老板打一个响指,便有两个反应敏捷的侍应生上前,架着中年男子将他扔回到邵昊脚边。

  邵昊蹙起眉头。他原以为中年男子就要成功逃脱了,不想还是回到了他掌心之中。

  “赶紧给这位客人道个歉吧。”老板弯下身来,低声对中年男子说话,“您也别为难我,好吗?”

  中年男子本就被吓得魂不附体,听闻此言,立刻跪下来冲邵昊磕头。他见邵昊抿唇不语,于是又忙不迭地冲江沉舟磕头。

  “沉舟,你原谅他么?”邵昊转过头来,柔声问江沉舟。他仿佛又变回从前那副温文得体的样子,与刚才杀气腾腾的他判若两人。

  “滚!”江沉舟嘶吼一声,那中年男子便马不停蹄地滚走了。

  江沉舟无力地倚靠在盥洗台上,不明白她为何要在同一天接连遭遇两场劫难。或许来上海,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吧。

  越想心中的苦就积得越多,她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好难过,好想回家。

  她哭得不能自己,却忽然感到一股温暖的皂荚香气将她环绕。她微微怔住,才发现是邵昊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对不起,我不该带你来这种地方。”他盛满愧疚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假装出来的。

  “邵昊……”她哽咽着呼唤他的名字,用力抓紧他背后的衣衫。

  在这座风雨飘摇的城市里,偏偏是他这样不按章法行事的人,才能给予她所要的安慰。她在他的怀抱中逐渐恢复了理智,才想起他素来喜爱干净,断然是不会喜欢她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在他身上的。可她也不想在意那么多了,只顾猫在他怀里疯狂地汲取温暖。

  “车还没到吗?”邵昊抱着她转头问接待员。

  “啊,正好,刚到了一辆。”

  邵昊不再动作。江沉舟知道他在等她平静下来,也不敢耗太多时间,用力抹掉眼泪,强打了精神就往门外走去。邵昊洗了脸和手,便快步跟上她的步伐。

  “我希望你知道……我很感谢你所做的事。”店门外,江沉舟面对着邵昊,低垂着头小声说话。

  “我明白的。”邵昊点头,继而又柔声道,“上车吧。”

  江沉舟也不敢再麻烦人家,连忙坐上人力车,刚报了地址,就见邵昊爽快地付了车钱。

  “这这么好意思?”江沉舟一阵羞恼,有些语无伦次地说话,“你这样……我都不知如何报答你。要不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邵昊闻言,扬起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容来:“我想以后,我们还是不常来往的好。”

  江沉舟望着他一如既往的平静双眸,震惊许久,却依然怀疑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邵昊依然笑,只等她自己反应过来。

  “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什么?”她慌乱询问,直盯着他的笑容看,很想看出些什么。然而不知为何,她却慢慢觉得那本该温柔的笑容,显得尤其冷漠,而疏离。

  “是不是因为表舅跟你说了什么?”她慢慢回过神来,“那为什么你还来救我?”

  “你遭人绑架的事,是你表舅告诉王掌柜,王掌柜又告诉我,我才知道的。”邵昊十分平静地说话,“我接受王掌柜的请求,前来救你,其实跟你表舅并无多大关系。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关系不该过于亲密,你也终将寻得更值得依靠的人,仅此而已。”

  “这算什么,”江沉舟又从黄包车上下来,惶恐地注视着邵昊的眼睛,“你刚才对我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假的吗?”

  “我是真心的。然而有聚终归有散,我们的缘分,便到此为止吧。”他依然微笑,灰色的眼眸中,倒映出她惊恐的神情,“希望在下,给江小姐留下了不错的回忆。”

  她原本以为,他们已经足够亲近。之前,他明明还唤她“沉舟”。

  就在今夜,她的心开始为他悸动,她甚至还幻想,自己在他那认识的众多小姐太太中,还算特别。然而她现在才知道,一切皆是幻象,一切皆是虚无。

  都是她自作多情罢了,她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罢了,或许,还算是个麻烦。他愿意陪她哄她,不过是出于礼貌以及修养,并不是因为她是什么特别的人。

  “那……往后我们就算见了,也要做陌生人么?”她紧咬住嘴唇,强迫自己不再哭出来。

  “倒不至于。”他轻声说话,“日后要是再有今天这样的事发生,你也可以来找我,我还是会帮你的。”

  江沉舟傻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发懵。她不敢相信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前不久她还以为,一切才刚开始。

  “沉舟,上车吧。”他伸出手做一个“请”的动作,手势姿态,依然盛满温柔。她不经就想,他一定也似这般送走了不少对他心怀情愫的姑娘。

  “不……”她不想走,真的不想走,晶莹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滑出眼角,坠落下来。

  “那小木马呢,我的小木马……你答应做给我的小木马。”她哽咽着,近乎无理取闹地说话。她也不在乎那么多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留下他。

  邵昊顿了顿,便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木马,原来他一直带着。

  “就当送你的礼物了。”邵昊将小木马递到江沉舟的手里,“保重。”

  “不!求求你不要离开……”她用力抓紧他的衣袖。他是点亮她夜幕的星,可是却毫无预兆地要离开。再往后,她又要去哪里寻得光明?

  “你不是说,要报答我吗?”邵昊缓缓说话,“那么以后,与我保持距离吧,这便是最好的报答。”说完他便抽过衣袖,戴上帽子,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

  “邵昊!”她扶着黄包车,缓缓瘫倒在地,泣不成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