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传闻
陈心昭2019-09-18 15:033,449

  “等等,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要当茶房了!”江沉舟当即皱着鼻子反问。她顺势扫视一番四周,茶馆本身敞亮齐整,但地板因雨天的泥泞而变得有些不堪。来往客人身份各异,有些衣装得体,而又有些满身脏污,身上汗臭难掩,还旁若无人地往地上吐了口痰,末了还用鞋底踩上去一抹……

  江沉舟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看来是我误会小姐了。”年轻的工匠彬彬有礼地说话,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弯起嘴角,“也是,小姐这样的装扮,一看就跟我们这些做体力活的不一样。”

  “你是不是在嘲笑我?”江沉舟觉得他话里有话,于是拿眼睛瞪他,“有话就直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有的事。”年轻工匠眯一眯眼睛,一贯克制的眼神,居然在这一刻显得有些狡猾,“不过火车站里的那一幕……在下这辈子可能想忘都忘不了了。”

  “你……”江沉舟万般羞恼,但还是竭力制止了自己的情绪,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姐这是想记下姓名,日后方便报复?”

  “别左一小姐右一小姐的,仿佛我没有名字似的……我叫江沉舟。”江沉舟咬一咬唇,依然觉得面上发烫。想她在老家仗着自己家有些门路,在一帮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前也是横着走的,哪想如今会在一个工匠面前屡次三番地受挫。不过她觉得这个工匠到底不是坏人,于是支支吾吾地开口:“你可能不记得,你还有顶帽子在我这儿。其实那天……我应该跟你说谢谢的……唔……”口齿一贯伶俐的她说到此处竟然有些语塞,她是想诚心跟眼前人道谢的,但不知为何就是有些说不出口。

  “邵昊。”工匠敛起笑意,淡淡说话,“这是我的名字。”

  “那如果我要还帽子的话,该去哪儿找你?”

  “你可以交给王掌柜。”

  “嗯,好的。那我下次来还。”

  这么看来,邵昊还挺常来这茶馆的。她好像再没想说的了,一时间陷入安静,却不觉得尴尬。她静静地看着他的灰眼睛,置身灯光明亮的地方,他的眼睛颜色会更浅一些,仿佛琉璃水晶一般。而他没有打断她,亦静静地回望她,不言不语。

  “哎呦外甥女啊,你怎么来了?”表舅的大嗓门忽然在耳畔响起。

  她恍然回神,觉得有些气恼:“我不可以来吗?”

  “哎呀,这大晚上的还下着雨,可不危险吗!”表舅拍一拍大腿,说完又将视线转到名作邵昊的工匠身上,当即又换上一副热切的笑脸:“小邵啊,有阵子不见了嘛!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认识我家外甥女。”

  “原来是梁先生家的。”邵昊看看表舅,又看看江沉舟,微笑点头,“难怪。”

  “你什么意思?你这人怎么总是话里有话……”江沉舟没说下去,因为表舅在后面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

  “江小姐,没别的事,那我先走了。”邵昊轻轻瞥江沉舟一眼,随即便撑起伞,噙着笑意慢步进雨中。

  江沉舟转身一脸迷惑地看向表舅,却见表舅一副阴沉模样。“我先讲完后半场书,别的稍后再说。”他说完,便心事重重地回到桌前,继续讲他的妲己去了。

  江沉舟半倚在门口听着表舅说书,没听几句就有了打瞌睡的念头。她迷迷瞪瞪地看向坐席,只见有个听书的比她反应还快,已经仰躺在椅背上打起了呼噜。呼噜声时高时低,高的时候甚至盖过了表舅的声音,惹得客人们一阵哄笑。

  “江小姐,刚才你和小邵一来一回的,我没来得及插话。”茶馆的王掌柜见江沉舟等人等得无聊,便出声招呼她,“其实我就想跟你说一声,我们茶馆确实缺人,尤其缺性子活泼率直的小姑娘。”

  “为什么要小姑娘?”江沉舟戒备地瞥一眼王掌柜。

  “每个茶馆有每个茶馆的调性,咱们这儿还是大老爷们来得多。要是别的专门组织女子茶话会的馆子,那就肯定得请些得体的小伙子来呀。”王掌柜看起来倒是十分坦诚,“我呢,就是想说一声,你要真想找份差事的话,不如真的考虑考虑我们这儿,或者也可以介绍你朋友。”

  江沉舟环视四周,不由陷入沉思。人来人往的茶馆虽然不是个舒适的地方,但却有它独特的优势。越是鱼龙混杂,就越有利于打探消息,没准能从这儿入手,找到与仇人有关的线索……

  “嗯,我考虑考虑吧。”江沉舟打定主意,对掌柜轻轻笑了笑。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表舅的书总算讲完了。所剩无几的客人陆陆续续地离开,茶馆里的灯一盏盏灭去,即将结束一天的营业。

  “你跟那个小邵很熟悉?”表舅站在桌前,用手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昏暗的灯光下,几个茶房以及王掌柜拖地的拖地,擦桌的擦桌,正在进行最后的清场。

  “就路上碰见了,说了几句话而已,其实不怎么熟悉的。”江沉舟照实回答。

  “你还是少跟他相处的好。我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什么样的传闻?”

  “说他不是个好招惹的主,表面上人畜无害,但实则心眼毒辣,背后也不知有什么靠山。”表舅小心看一眼周围,“有个跟他做交易的客人无理取闹,结果被发现惨死家中……是被乱刀砍死的。”

  “这样啊。”江沉舟微微蹙眉,“惨是惨了点儿,但这手法听起来……跟我们那儿的胡子也差不了太多。”她其实是有些怀疑的,邵昊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真的会乱刀砍人,或是指使他人乱刀砍人吗?

  “哎,你就是没见过世面。也有人说啊,那邵昊有帮派大哥做靠山。你是不知道,上海的帮派跟东北的土匪完全是两码事。这儿的帮派四通八达,手眼通天……你要是不懂他们的规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表舅大概是说书说习惯了,声调不自知地抬高了,不远处的王掌柜听见,下意识地投来一个眼神以示告诫。

  “嗳,说点儿开心的吧,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去给你问了问学校的事儿,大家一致推荐南市区的务本女中。”表舅换了个话题,继续滔滔不绝起来,“务本女中是咱们国人建立的第一所女子中学,说是对外省人挺友好的。前不久有个别跟你情况类似的女学生都顺利入读了,手续办得挺顺利的。”

  “表舅,你……你那么忙,竟然还惦记着帮我找学校?”江沉舟一时间有些没回过神来。她光顾着安家了,还真没想到入学的事儿。不过学校是肯定要去的,这是认识同龄人最好的途径,也姑且算是个情报来源。

  “这叫什么话,外甥女的事儿能不管嘛。”表舅“啧”了一声,然后便甩开长袍踏出门去,“来,给你看样东西。”

  已至深夜,茶馆外安静了不少。雨也小了,淅淅沥沥的,一滴一滴,温柔而无声地砸在头发上。四周雾气氤氲,却也不算太冷。江沉舟随着表舅拐到茶馆后,看到一辆锁在树边的自行车。自行车八成新的样子,浑身挂满晶莹的水珠。

  “务本女中也在南市,离我们住的闸北还有段距离,我寻思着你一个姑娘家,每天上学这么走肯定吃力,所以就借来了辆自行车。你以后啊,就可以骑着它上学啦。”表舅拍拍车座,一脸得意。

  “表舅,我这还没入学呢,你怎么就想到上学的事儿了啊。”江沉舟依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有这车……到底哪儿来的?您是不是上哪儿借高利贷去了?”

  “你想啥呢?表舅我穷是穷了点儿,但还不至于做那么没谱的事情嘛!是一个常来听我说书的铁杆书座,聊天时顺嘴说起他闲置的自行车,我这就顺手借来了嘛。”

  “自行车可不是便宜的东西,怎么能说借就借呢?”江沉舟发现自打来上海后,自己就变得像亲娘一样爱操心了。

  “车肯定不能白借,不过这事儿表舅会处理的,你就别操心了。”表舅冲江沉舟招招手,“来,快试试看。”

  江沉舟没有动,她看看新车,又看看表舅,依然一脸怀疑。自行车在东北也是稀罕玩意儿,当时她爹买给她时,受到不少邻居朋友的围观。后来时局动荡,战火及逃亡的人将路面弄得坑坑洼洼,根本不适合骑车,车自然就卖了。

  正因为知道自行车的稀有,所以江沉舟着实不相信,表舅会如此热心主动地为她搞到一辆。

  “怎么,是不是想不到表舅是这么热心的人啊?”表舅一下看穿江沉舟的内心想法。江沉舟有些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她可是清晰记得,刚到表舅家时,表舅一眼便惦记上了她的玉镯子。

  “老实说,你表舅我确实不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辈子过去大半,既没实现自己的志向,也没找到生财之道。表舅平时虽然抠了点儿,爱占点儿小便宜,但是做人的骨气还是有的。”表舅负手站在树下,弱不禁风的身体,看起来竟多了几分伟岸,“你只身一人来上海,而东北又是那个样子,我肯定得尽全力照顾你啊。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家里人有难,怎么能不帮衬呢?”

  “表舅……”江沉舟眼眶发热,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

  “什么都别说了,来坐上来,表舅带你回家。”表舅拍拍后车座,冲江沉舟滑稽地挤挤眼睛,“别多想,明天一定会更好的。”

  “嗯!”江沉舟用力点一点头,斜坐到后座上。

  表舅踩下踏板,嘴里念着几句定场诗,在外甥女的欢笑声中,优哉游哉地向着家骑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 舞厅奇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