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江式表演
陈心昭2019-09-18 15:033,337

  江沉舟的声音还是太轻,茶馆里依然哄哄闹闹,没有人注意到她。王掌柜和表舅还在满头大汗地劝客人不要闹事,而带头的客人不依不闹,嚷嚷着非要退钱。

  这样下去,非得出事不可。

  她环视着四周,不由地有些怀疑自己。她真的能以一己之力,平息这场闹剧吗?或许她什么都做不到,当灾难来临时,只能眼看着它发生。或许她跟其他同龄的女孩儿一样,注定要度过无所成就的平凡的一生。

  但是等一等,她都一个人跑到上海来了,她不该只是个普通女孩儿。

  她抿住嘴唇,不由回想之前的种种,在东北时,她是女生团体的中心,她说什么都有人聆听,如今场合变了,听众也变了,但这不代表她不能借鉴之前的经验。

  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她不停在心里告诫自己,她可以再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她可以的。

  “诸位,来都来了,再留几分钟也吃不了什么亏啊!”她深深吸气,放大了音量,顺带露出热情的笑容,“大家说是不是啊?”

  或许是笑容的缘故,这次真的有了效果。

  不少客人停下来看向她,目光中却写满怀疑。表舅和王掌柜也是一脸迷惘地看着她,不知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王掌柜,您这茶馆是怎么了,怎么请了三流说书人不说,还找一个年轻茶房撑场子,有困难和大家说嘛,大家都能体谅的。”然而事实并非她所想的那么简单。一个不领情的客人当即就把矛头对准了王掌柜。

  一时间茶馆里哄笑不止。王掌柜一时没招,拿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见王掌柜这般态度,大多数客人也有些腻烦了,嚷嚷着说以后不来了,就要往外走。

  “大家看了今天的《申报》吗,我碰巧知道一些关于柳莺莺的事!”江沉舟孤注一掷,吸气大喊。

  令她暗松一口气的是,果然不少客人闻言停下了向外走的步子。之前炸场的白衣年轻人率先坐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柳莺莺是谁?”

  “就是自杀的舞女啊,你没看报纸吗,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抢救呢。”

  众人顺着江沉舟抛出的话题窃窃私语起来。这是个好现象,但江沉舟知道这只是开始,她必须更加努力地抓住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时机,稍一怠慢,便会前功尽弃。

  “其实柳莺莺并非如报纸上所说的那样是一位当红舞女,据我所知她并不那么红,至少没有到红岛炙手可热,家喻户晓的地步。她其实和在那个行业里摸爬滚打的大多数一样,不时会度过一段没有客人的寂寞时光,只得在角落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以此打发时光。”江沉舟不敢停顿,于是流畅而快速地继续说下去,“我第一次见她,她对我说,她有一项奇技,只要轻轻搂着一个人,便能知道那人的底细,知道那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她忐忑不安地停下来,刻意留时间给听众反应。这无疑是一种冒险,如若没抓住客人的注意力,那么这个空档只会令客人走得更快。

  然而事实是,她又险胜一步。

  坐下来等着她继续说下去的客人又多了一批,从他们的眼神里她可以看出,“舞女的奇技”这个话题,显然很合他们的胃口。她弯一弯嘴唇,正要继续,却忽然听一个声音插进来。

  “报纸上说柳莺莺是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吃安眠药自杀的,难道是因为没人找她跳舞,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才出了这般下策?”开口的正是那白衣年轻人,他看样子十分投入,已经开始认真思考。

  不少人见状也纷纷加入讨论,各抒己见。

  “就在新闻出现前一天,柳莺莺曾对我说,她已经计划好离开舞厅,与情人远走高飞。我觉得柳莺莺既然有这样的计划,断不可能草率自杀。而且报纸上也提到了,柳莺莺自杀前,酒店工作人员曾目睹一位男子进入她房间。虽然后续报道还没有出来,但我敢斗胆猜测……这起自杀事件必然另有殷隐情,没准……是一桩谋杀。”

  江沉舟话音刚落,茶馆里便炸起锅来。众人纷纷加入讨论,不少在门外观望的客人,见状也加入了谈话,顺手点了些零嘴和茶水。这个时候没有人再嚷嚷着退钱的事儿了,濒临打烊,茶馆生意竟然鬼使神差地迎来一天内最为兴隆的片刻。

  江沉舟又即兴发挥,描绘了舞厅中的旖旎场景,以及柳莺莺的风情万种,直引人遐想万分,讨论热潮更是一浪高过一浪。然而她毕竟才接触舞厅,为了不出纰漏,见气氛差不多了,也没人再闹事,便悄悄退离书桌。

  “哎呀小江,可真有你的!”王掌柜立刻迎上来,激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不……我不该叫你小江,应该叫你小江先生!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这场闹剧该怎么收场!”

  “王掌柜,您别这样,”江沉舟有些招架不住王掌柜的热情,“其实……我现在脑子依然很乱,根本不记得自己都说了什么。”

  “说得好啊,说得好啊!小江先生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然颇具大师之风。我活了那么久,还没见几人能光靠着几句话,如此轻松地化险为夷,扭转乾坤。”王掌柜立刻竖起了大拇指。江沉舟面对这一顿狠吹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将笑容继续挂在酸疼的脸上。刚才当众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坚持面带微笑,直笑得脸上肌肉发颤。

  茶馆里讨论的热度慢慢散去,不少客人心满意足地起身离去,有个别慷慨的,临走前还往笸箩里扔了几枚大洋做赏钱。王掌柜摆出一副笑脸,点头哈腰地与客人们道别。

  “小江先生,你可是天生的表演家啊!”王掌柜送完了客人,又再次回到江沉舟身边,将她上上下打量个遍,颇有惜才之意,“只不过你这表演方式十分独特,不是相声,却比相声更灵活些,不是演讲,却比演讲有趣……不如就称之为‘江式表演’吧!”

  “王掌柜,您这么夸我,我都不知怎么回……”江沉舟忽然见表舅走来,立刻将话头和脸上的笑容一齐刹住。

  “明个我就去别的地儿抠饼去了,王掌柜,咱们就此别过吧。”表舅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便上前冲王掌柜深深作了一个揖。

  江沉舟本担心表舅会大受打击,但从面色上看来,还算是平静。

  “哎呀,你怎么忽然……这是做什么?”王掌柜一阵错愕,“我不是都跟你说了,被听书的为难那是说书人的必经之路,你何必就这么撂挑子呢。”

  “王掌柜,咱俩之间就别客套了。我要真留下来,不好收场的可是你啊。”表舅难得的没有露出笑脸,用一副严肃面孔说话。

  王掌柜见状,便也不吱声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虽然今天有江沉舟救场,但这闹剧并不算完全过去,要是下次客人再在书场里闹着要退钱,可就麻烦了。表舅走人虽是下策,但好歹算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江沉舟知道这个道理,就算再为表舅难过,也只得在旁边黯然失神。

  “再说我们这种四处混饭吃的,换地方是常有的事儿,可你就不一样了。”表舅见王掌柜和外甥女儿都耷拉着脑袋,忍不住笑了。“瞧瞧你们,跟办丧事似的,”他伸手拍拍王掌柜敦实的肩膀,“你要真有心,就好生照顾我的外甥女儿吧。她既然选了在你这儿工作,那就是一种缘分。”

  “那你想好以后去哪儿了么?”

  “还没有,走一步看一不吧。”

  王掌柜沉思许久,才咬一咬牙道:“那行,按照惯例,临别前我们上好地方喝个酒去。”

  “这……”表舅露出迟疑的神情。

  “别担心酒钱,我出。”王掌柜拍了拍胸脯。

  “好嘞。”表舅立刻喜上眉梢。

  掌柜与表舅、江沉舟一齐分了客人的赏钱,随后迅速关了店,和表舅一齐往外走。

  “外甥女啊,那你自己小心点儿回家?”表舅看看立在自行车边上的江沉舟,目光中透着担心。

  “嗯,我没问题的,表舅你也早点儿回来。”江沉舟抿一抿唇,拧着手靠近表舅,“发生今天的事……我很难过。”

  “难过什么啊,说心里话,表舅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表舅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以前你没出生的时候,家里人都指着我出人头地。其实我自个儿心里清楚,我不是那号人。如今出来个你,这光耀门楣的重任,总算可以交出去咯。”

  “表……表舅,您这说得是什么话。”江沉舟一时间哭笑不得。

  “我是真的高兴。”表舅拍拍江沉舟的脑袋,笑弯了眼睛,“苍天有眼啊,可算让我们家出了个能成大事的人才。外甥女,表舅今天就下个定论,你以后定会飞黄腾达,绝不可能只窝在小小的藩瓜弄,也不会只窝在这小小的茶馆里头!”他说完便跟着王掌柜肩挨着肩,说说笑笑地往远处走了。

  明明是两位不惑之年的长辈,然而此时却像小孩子一样嘻嘻哈哈,仿佛没了一切烦恼。看着他们的背影,江沉舟忍不住也露出真诚的笑容来。

  “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表演的才能。”

  冷不丁一个声音自背后传来,江沉舟猛然回头,果然看到那一双熟悉的灰眼睛。是邵昊。

继续阅读:第九章 小木马(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