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孤立
陈心昭2019-12-16 17:433,470

  江沉舟匆匆赶到学校,一进教室门,果然又看到一群女生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柳莺莺事件。学校的生活枯燥无比,登载于报纸上的奇闻轶事,自然是最佳的课间谈资。

  “你知道柳莺莺现在在哪家医院吗?”江沉舟放下书包,顺口询问林采。

  “这你算问对人了,她现在应该在人和医院呢!”林采本身就对舞厅里的事极感兴趣,特别喜爱分享她的所见所闻,因此毫无保留地对江沉舟说话,“我妈就是人和医院的医生。最近总被堵在医院的记者烦得头疼,真是赶完一波又来一波。”

  “你妈妈可真了不起。”江沉舟顿了顿,试探着问道,“那,我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柳莺莺?”

  “这……”林采一时迟疑,坐在她身后的程雨蝶按住她的肩膀,起身似笑非笑地看江沉舟,“我看你前阵子装模作样地扮乖乖女,仿佛是要与我们划清界限,不想竟然对一个舞女这样上心。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呀?”

  程雨蝶的话,可说是火药味十足了。然而江沉舟也明白,她应是在恼怒自己不与她们一同去舞厅的事。

  “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最近在忙别的事情,不方便出去玩。”江沉舟有些局促地笑笑。她不想直接说出自己在茶馆打工的事情,毕竟学校对学生外出工作并不提倡。

  “这么说,你还挺忙的?”程雨蝶双手环胸,一声轻嗤,“也是,贫民窟里一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要忙吧。”

  “你跟踪我?”江沉舟愕然一惊。她不会一周七天都在茶馆工作,自然有几日是从学校里直接回家的。不想偏偏是那几日,被程雨蝶给盯上了。

  “只是碰巧遇着罢了。”程雨蝶故意上上下下打量江沉舟一番,眼中盛满讥诮,“看你一天天的,发型打扮都这般精致,还以为你是什么大家闺秀,原来不过是装装样子。依我看你还不如在东北待着呢,来上海的贫民窟住个什么劲儿啊。”她刻意放大了音量,引周围同学纷纷将注意力从柳莺莺事件上调转过来。

  女生们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围观着,目光中依然透着一股疏离。

  这样的目光令江沉舟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就仿佛她从未融入过上海,融入过班级。

  “怎么,是不是说中了,都不说话了?”程雨蝶见江沉舟久久不言,于是又开口喝道。

  江沉舟骤然回神,不无凄凉地想,也罢,反正她来上海,也不是就为交朋友的。

  “为什么来上海,当然是因为我要活下去,并且要活得好。”江沉舟忽然抬头,目光坚定地望着程雨蝶,“我不可能傻乎乎地窝藏在残垣断壁中惊恐地等待别人来救,我……需要找到自己的出路!”

  她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语,登时唬住了程雨蝶。程雨蝶不禁向后迈了一步,微微失神。

  “我不需要你理解我,程雨蝶。”她的面上浮过一丝风轻云淡的笑容。

  她有很多想说的,但又觉得多说无益,索性提起书包,走出教室。

  看门大爷见她推车往外走,忙拦住她问她出了什么事儿,她只借口道身体不舒服,随后便骑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起来。

  她的脑海一片混乱。本来她就一直跟不上进度,此时又偏偏意气用事逃了课,根本不知如何收场。不过既然出来了,她也不想再回去,索性就向着人和医院骑去。

  医院大厅里果然哄闹,挤满了记者以及凑热闹的人,少说也有百十来个人。而应付这些人的只有一名医生以及两名护士,都是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

  “医生,你就让我见见莺莺吧。”一个手提果篮,身着暗红色旗袍的女子一脸忧愁地央求。

  “柳小姐已经明确发话了,她不见你,我又有什么法子。”医生也是一脸无奈。

  红衣女子的面色渐渐黯淡下去,她转过头来,正好与江沉舟的目光撞在一处。江沉舟抿住嘴唇,略一思索,便大胆上前道:“你也是来找柳莺莺的?”

  “嗯。”红衣女子点点头,她上下打量一番江沉舟,见她一身学生装扮,不像是个有坏心的,于是索性把怀中的果篮推到她胸前,“我有事要走。若是莺莺能见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带给她?不能的话,就帮我扔了吧。”红衣女子的眼里尽是疲惫,此时大约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

  “我试试吧。”江沉舟抿唇苦笑。

  “嗯,还有就是帮我带一句话,就说……就说晚香姐很想她,希望她别再闹了,人平平安安的才要紧。”红衣女子说完便匆匆向门口走去。

  江沉舟提着果篮,稍微酝酿一番,便走到那医生面前道:“医生,我是柳莺莺的表妹,听闻表姐出了事儿,特地从家里赶来的,能让我见见她么?”

  医生看江沉舟的神情和装扮,一时间也无从判定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于是道:“那我去问问吧,你跟我来。”

  来到病房前,医生先让江沉舟等着,然后自己进了病房。

  江沉舟一时也是十分忐忑,觉得自己有极大可能会被拒绝。正当她盘算着是否要冲进门去试一试时,门忽然开了,医生示意她可以进门探望,并叮嘱她只有半小时的时间。

  江沉舟千恩万谢,忙不迭地进门,便看到柳莺莺躺在病床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她脸上粉黛未施,但眉宇间风情尤在。她看上去似乎是比初见时虚弱了点儿,但总体来看,气色还算不错。

  “我就好奇哪里多了个妹妹,舞场里那帮子假情假意的姐妹听闻我出了事儿躲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有人来看我,不成想,原来是你。”柳莺莺顺手从果篮里拿出个苹果,撩起衣摆擦了擦,然后便惬意地啃起来,“怎么不见你那俩个朋友?”

  “她们大概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江沉舟轻叹一声,有些失落地坐到病床前,“今天我们在班里闹得很不愉快。她们觉得我家里住得寒碜,却故意打扮成大家闺秀,装模作样。”

  “那到底是不是呢?”

  “原先在老家,我爹妈都宠着我,无论我打扮成什么样,他们都不会说不好听的话。来了上海,我觉得更应该注意些打扮,不想一不小心下手太重,还被嘲笑成圣诞树。”江沉舟刻意停下,等柳莺莺笑完,才继续道,“然而现在我有些迷惑,难不成住得不好,就连打扮也不需要了么?注意点儿外貌,怎么还就不行了呢?”

  “我看她们不过是觉得寂寞,没话找话罢了。”柳莺莺乐呵呵地啃着苹果,“年轻时我也是这种没事找事的小贱人。这长大了呢,就成了老贱人。”

  江沉舟一时无言,根本接不上话。

  “你是做什么来的?”柳莺莺又问。

  “那个,谋杀的事……难道是真的?”江沉舟顺势聊起报纸上的新闻。

  柳莺莺凝望江沉舟半晌,许久没有说话。就在江沉舟感到尴尬,想要转移话题时,她却又突然开口:“那天我约黄闻……也就是我男人到房间里商谈我们俩以后到底该如何度日,怎想他忽然退缩,之前说好的远走高飞的事儿只字不提,只一味说自己没能力,无法彻底地离开家庭的支持。我们激烈争吵,怎么吵都没有结论,后来他出了个同归于尽的主意,就说学西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正在气头上,便也答应了他,将存着的几瓶安眠药都拆了。我干脆地吃了自己那部分药,然而那杀千刀的竟然临阵退缩了,不敢服药,一个人偷溜着跑了。”

  “还有这样的事?”江沉舟忍了忍,还是决定不出言诋毁柳莺莺的情郎。

  “黄闻倒还有那么一点点儿良心,走后叫了救护车来接我。可我怎么气得过,非得要个说法不可。”柳莺莺轻哼一声,狠狠咬下一口苹果。

  “所以你要告他谋杀。可是……这真的算谋杀吗。”江沉舟有些茫然,“毕竟,药是你主动服下的。”

  “如果没有他的唆使,我会去服药么?我偏不信,他没有一点儿责任。”柳莺莺瞥一眼欲言又止的江沉舟,又有些心烦意乱地接道,“你别说了,反正等法官判决就是了。”

  江沉舟无言,只得默默点头。

  “江妹妹,我说得口干舌燥,你该有个表示是不?”柳莺莺笑眯眯地看着她。

  江沉舟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掏出荷包。这么一想也是,柳莺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人进来,她必然是有所意图的。

  “这又是医药费,又是律师费的,还真是招架不住啊。”柳莺莺接过江沉舟递来的三枚大洋,一脸愁苦地感慨着,“行吧,你毕竟是个学生,我也就不为难你了。你要是无事就走吧。记着可别把我的事儿说出去,我还指着用它多收点儿同情费呢。”

  江沉舟点点头,然后推推花篮:“这个花篮是个叫晚香的姐姐给你的。医生说你不让她探望,所以她拜托我来送果篮。她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其他的就别管了。”

  柳莺莺微微一怔,登时露出略显复杂的笑意:“舞场里像晚香那样真心待人的可没几个,然而她也是个苦命人儿,前阵子为了弟弟念书的事儿操碎了心,现在手底下的丫鬟又不知所踪,我实在没那个心思见她,与她一起抱头痛哭。这果篮我就收下了,日后我会当面道谢的。”

  “这样是再好不过。”江沉舟道了别,便向门口走去。

  “也谢谢你啊,江妹妹。”她临走之前转头,便见柳莺莺拿着块大洋在唇间轻轻一碰,抛一个飞吻给她。

  在那一刻,江沉舟莫名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她觉得她和柳莺莺之间的关系,不会就此结束。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机会来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