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早膳
萝小藦2019-12-04 16:573,234

  尾鸢拿起木梳,蘸了蘸木樨花头油,从上往下,细细梳理着纪明疏的长发。

  开春至今几个月的功夫,陛下的头发又长了些许。不过变化的,又何止头发呢。

  尾鸢偷偷从铜镜里面看了一眼纪明疏。

  自从陛下风寒好了那天起,感觉整个人都变了。一夕之间,举手投足分外稳重不说,平日的行为也变得成熟了。首当其冲的便是再也没有发过脾气,背地里骂过国师。

  这实在是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转变虽好,可是来的突然,着实让他们这些下人胆战心惊了好一阵子。说来也是,灼华帝姬已经继位成为了东麓的帝君,再像以前那样自然是不成体统……

  尾鸢想了想,觉得一切合乎情理,转身替纪明疏整理朝服。

  明黄色的长裙及地,衣摆上的金凤毛羽焕五彩,展开翅膀,栩栩如生。

  她不禁想起昔日先皇昭华帝高贵冷艳的身姿,有些感慨。

  到底是昭华帝的血脉,容色和气度真是传了个十成十。豆蔻年华的少女肤若凝脂,螓首蛾眉,面上却是不喜不怒,只是往那里一站,靠着与登基前截然不同的气质,硬是显得威严十足。

  “陛下……”您真的成长了很多……

  “对,再拿块干净小手帕,”纪明疏淡定的指挥宫女,“把这两个小糕点包起来。一会朕上朝饿了的时候吃……对了阿鸢,方才你想说甚?”

  尾鸢一个踉跄:“……您……其实可以早些起来……”

  纪明疏伸手将宫女包裹好的鼓鼓囊囊的小手帕揣进袖子里,“朕也是想多睡会嘛。”

  说罢,她挥手:“备辇,咱们先去东华门一趟。”末了补充一句:“对了,行事要低调。”

  ……

  天已经蒙蒙亮,地平线上拉出一抹璀璨的霞光,将周围的薄云染成温暖的橙色。

  文武大臣已经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探讨生活琐事或者朝堂政事,气氛轻松愉快。

  纪明疏命人在不远处停下龙辇,借着高大的城墙遮挡住了自己。

  很快,她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姜竞淅。

  没办法,在一堆老头子里,姜竞淅实在是太过惹眼了,一身朝服都能穿的玉树那个临风呀,真是好看的紧。

  见国师被几个大臣围住,她随手唤过一名小太监,吩咐道:“去,把国师叫过来,别让旁边人起疑。”

  这般贼眉鼠眼的模样,让小太监心中一震,国师又要倒霉了?妈呀本以为国师风光无限实际上可真是个高危职业啊……

  他心中悲凉,面上却不敢显露,只得乖乖小跑上前。

  “欸姜大人,今晚我们几位约在莳花馆小聚,大人要不要一道?”督察院左都御史笑的春风满面。

  姜竞淅顿了顿:“陛下还有课业未完成……”

  他话尚未说完,大理寺少卿接过了话头:“诶,国师大人整日繁忙,都没有时间放松放松……听说莳花馆来了几名异域舞姬,那身段十分妖娆……啊哈哈哈哈……”

  姜竞淅微微蹙眉。

  邺京巡抚立马察言观色:“或许国师大人不喜莳花馆?那么天香阁如何?下官强推琼琚姑娘,琴艺一绝……当然还有……”

  小太监在一旁听了半晌,颤颤巍巍的打断:“拜见各位大人……小人奉命……国师大人可否移步?奴才有事要向国师大人禀报。”

  姜竞淅点点头,对着眼巴巴看着他的几名大臣道:“在下先告辞……”

  督察院左都御史慌忙道:“那……下朝之后,我们等您!”

  姜竞淅罔若未闻,转头低声询问小太监:“何事?”

  小太监也不敢答话,只得赔笑:“奴才也不清楚……国师大人这边请……”

  姜竞淅心生疑窦,见也问不出什么,便不再说话,随着小太监拐了出去。

  “……”

  这是什么情况?!

  一抬金碧辉煌的步辇嚣张的横至大道前,车身上的宝石珍珠映照着日出的光芒耀眼夺目,数名宫女太监恭敬的站立在步辇旁,垂着头默不作声。

  这般霸气豪气的阵仗,自然也只有皇帝才能担当得起。

  “……参见陛下。”

  姜竞淅心里是有些震惊的。他从未在早朝前见到过纪明疏,这又是什么路数,他是真的看不懂。

  一旁的宫女上前,扶着纪明疏下了龙辇,她径直走到姜竞淅面前。

  “哦……”纪明疏斟酌用词,“朕此番来就是问一问。你……吃早膳没?”

  姜竞淅一愣:“……回陛下,吃了。”

  居然吃过了?“哦……你吃的甚?”纪明疏招了招手,一宫女上前,手上捧着一个精致的食盒。

  “不过一些粗茶淡饭。”姜竞淅目光中有点点疑惑。

  纪明疏指尖一顿,掀开了盖子。

  食盒中,安安静静的躺着一碗热腾腾的红枣枸杞银耳粥,一旁小碟上摆着小巧精致的桂花糖蒸栗粉糕、玫瑰酥、七巧点心,甚至翡翠芹香虾皇饺……

  陛下您是特意来秀早膳的么……

  姜竞淅一时无言。

  纪明疏见姜竞淅默然无语,已经习惯了他的“没反应”,只得接着道:“或者你不喜欢这些?”她又挥手,另一宫女上前掀开食盖,赫然是槐叶冷淘、灌汤肉包、丹桂花糕、卷煎饼……香气扑鼻,热气缭绕。

  “……”姜竞淅扶额,“恕臣愚钝,陛下您此举何意?”

  纪明疏干咳了一声:“你……吃饱了么……一会还要上朝,你要不要再吃点?”

  “……”姜竞淅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今日的太阳是从哪边升起的来着?

  “微臣叩谢陛下关心,臣……”若他敢张口说吃饱了,这食盒怕是会直接扣在他头上吧?

  纪明疏心里一颤,撇开了头:“没关心。朕其实是想让你试试毒而已。”

  ……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

  姜竞淅无言以对,默默从食盒里拿出了筷子,随意夹起一块翡翠芹香虾皇饺放入口中。

  纪明疏有些紧张:“如何?”

  “回陛下,御膳房做的自然是极好的。”说罢顿了一顿,“就目前来说,应该是没毒。”

  “哦……”纪明疏淡定的理了理衣袖,“那国师就替朕解决了吧,朕先走了。”

  ???

  宫女闻言乖顺的将食盒递在姜竞淅手上。

  纪明疏走了几步复而回过头:“……从今儿个起,你莫要自己吃早膳了。朕以后每日都给你带御膳房做的。”

  说罢,也不管姜竞淅同意或是拒绝,扭头便走。

  姜竞淅目送龙辇逐渐远去。

  虽然陛下登基不久,但是以她的性格,从来只有迟到与早退,却从未见过早起……

  而今日她舍弃她宝贵的睡眠时间,这么早的来东华门,只是为了给他送早餐?!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食盒,心里有些恍然:这早膳……莫不是真的下了毒?

  他陡然沉思纪明疏背后的用意,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也就没留意到纪明疏临走时,微微发红的耳根。

  哎……自己口是心非的毛病一时半会真是难以扭转过来,纪明疏有些丧气。她想了想,侧头唤过一名小宫女:“方才朕表现的如何?”

  小宫女一脸惶恐:“陛下这般体贴,国师大人一定非常感动。”

  “唔,”纪明疏又想了想,“你说,万一要是有人这么对你,你会怎么想?”

  小宫女有些受宠若惊:“那奴婢一定开心幸福死了……”

  这就对了嘛,纪明疏满意的点点头。

  以前她亏欠的,总是会慢慢弥补回来。想到这里,她心情大好:“那这些都赏你了。”

  “对了,”纪明疏摆手唤来刚才的小太监,笑容温和,“方才他们在说什么?”作为皇帝,了解一下大臣平日的生活也是很有必要的嘛。

  小太监面如菜色,如实相告:“回陛下……方才……邺京巡抚、大理寺少卿和督察院左都御史……约国师大人……下朝之后聚一聚。”

  “哦?”纪明疏思忖,姜竞淅和同僚的关系这么好?

  “去哪里?”

  “莳花馆……”

  “……”

  他大爷的!纪明疏狠拍了一下龙辇。那些乱臣贼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怂恿姜竞淅去烟花之地!而姜竞淅居然还没有直接拒绝,这混账到底去了多少次!

  “陛下息怒!大人们尚未决定,还有可能去天香阁……”

  这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面前的女子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将要爆发。

  但是……她好像没有资格去管这些事吧……纪明疏你醒醒!这不是上一世这不是上一世,可不能走了从前的老路啊。她飞快平复了心态,恢复了正常。

  这种小事不值得动怒,想要解决,总有法子。

  她微微一笑,抚平了衣襟上的皱褶。

  身后初日将升,未来么,总是充满希望的。

  小太监苦巴巴的看了一眼天空,今日将会是个好天气。但是不知为何……总感觉会有一场暴风雨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朕与国师相皎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